毛泽东为何对邓小平不满,毛泽东一生中10张经典
分类:中国史

图片 1

原标题:宁都会议气氛紧张真相:并非因周恩来和毛泽东对立

毛泽东对邓小平产生不满,根本原因固然是因为他与邓小平在对“文化大革命”的看法上存在难以弥合的分歧,但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经常在毛泽东面前说邓小平的坏话,也是十分重要的因素。

毛泽东对邓小平产生不满,根本原因固然是因为他与邓小平在对文化大革命的看法上存在难以弥合的分歧,但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经常在毛泽东面前说邓小平的坏话,也是十分重要的因素。

1961年,毛泽东同志在庐山。

  中共苏区中央局于1932年10月上旬召开的宁都会议,“开展了中央局从未有过的反倾向的斗争”,而且把矛头突出地指向毛泽东。因此,会议气氛紧张,争论非常激烈,对立面明显。

由于毛远新是在“文革”中“发达”起来的,思想从根子上与“四人帮”是一致的,因此他与邓小平在政治上格格不入。他利用毛泽东对他的信任,表达对邓小平的不满。

由于毛远新是在文革中发达起来的,思想从根子上与四人帮是一致的,因此他与邓小平在政治上格格不入。他利用毛泽东对他的信任,表达对邓小平的不满。

图片 2

本文摘自《毛泽东史实80问》,田树德著,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1975年同毛远新的一次谈话,使毛泽东对邓小平深为不满。

1975年同毛远新的一次谈话,使毛泽东对邓小平深为不满。

1949年与毛岸英在香山双清别墅。

中共苏区中央局于1932年10月上旬召开的宁都会议,“开展了中央局从未有过的反倾向的斗争”,见1932年10月21日《苏区中央局宁都会议经过简报》。而且把矛头突出地指向毛泽东。因此,会议气氛紧张,争论非常激烈,对立面明显。

1975年9月,毛远新路过北京去见毛泽东。当毛泽东问,社会上有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风吗?毛远新回答说,有。毛泽东问,这股风来自哪里?毛远新回答说,我认为来自中央。我很注意小平同志的讲话,我感到一个问题,他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很少提批判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毛泽东认为,毛远新工作在基层,了解实际情况,而且毛远新与邓小平没有任何历史恩怨关系,因此他的话是可信的。

1975年9月,毛远新路过北京去见毛泽东。当毛泽东问,社会上有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风吗?毛远新回答说,有。毛泽东问,这股风来自哪里?毛远新回答说,我认为来自中央。我很注意小平同志的讲话,我感到一个问题,他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很少提批判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毛泽东认为,毛远新工作在基层,了解实际情况,而且毛远新与邓小平没有任何历史恩怨关系,因此他的话是可信的。

图片 3

那么,对立的双方,主要是谁与谁相互对立呢?对此,有的著作记载,宁都会议气氛紧张,主要是周恩来与毛泽东的对立。这样讲,无疑是错误的。

这个时候,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刘冰通过邓小平向毛泽东写信反映问题。毛泽东认为,刘冰的信中有对“文化大革命”不满的情绪,是代表对“文化大革命”不满意的那些人的,而邓小平转刘冰的信,就表明他也对“文化大革命”不满。联系毛远新对他说的话,他认定邓小平确实是那些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人在中央内部的代表。

这个时候,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刘冰通过邓小平向毛泽东写信反映问题。毛泽东认为,刘冰的信中有对文化大革命不满的情绪,是代表对文化大革命不满意的那些人的,而邓小平转刘冰的信,就表明他也对文化大革命不满。联系毛远新对他说的话,他认定邓小平确实是那些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人在中央内部的代表。

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

1932年10月21日《苏区中央局宁都会议经过简报》、《红旗飘飘》第18期发表的王稼祥撰写的《回忆毛主席革命路线与王明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和中央文献出版社于1996年8月出版的《毛泽东传》(上)记载,宁都会议的斗争,从根本上说,是在敌强我弱、敌大我小的情况下,王明“左”倾盲动主义的所谓“积极进攻战略”同以毛泽东为代表的“积极防御战略”斗争的总爆发。因此,会议争论的焦点是前线的作战方针问题。

毛远新留在北京后,再次向毛泽东讲邓小平的坏话。毛泽东决定,让毛远新在小范围“帮助”邓小平。

毛远新留在北京后,再次向毛泽东讲邓小平的坏话。毛泽东决定,让毛远新在小范围帮助邓小平。

图片 4

对前线的作战方针,当时的临时中央和在后方的苏区中央局成员任弼时、项英、顾作霖、邓发与在前方的苏区中央局成员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的意见,是有严重分歧的。所以,在宁都会议上便出现前方中央局成员为一方,后方中央局成员为一方,其阵营分明的对立局面。

11月2日,毛远新再次向毛泽东谈到,邓小平从不谈“文化大革命”,实际上是对“文化大革命”不满意,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的路线不对。毛泽东听后,决心把他和邓小平之间的分歧挑开,让毛远新出面“帮助”邓小平。毛泽东在这次谈话中又一次说到刘冰的来信,说信中的矛头是冲着他的。在当时,反对毛泽东是个重大政治问题。毛泽东还说,这是当前两条路线斗争的反映。把事情上升到路线问题,就意味着要搞一场大运动。毛泽东还对毛远新说:“你找小平、东兴、锡联谈一下,把你的意见全讲。你要帮助他提高。”

11月2日,毛远新再次向毛泽东谈到,邓小平从不谈文化大革命,实际上是对文化大革命不满意,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的路线不对。毛泽东听后,决心把他和邓小平之间的分歧挑开,让毛远新出面帮助邓小平。毛泽东在这次谈话中又一次说到刘冰的来信,说信中的矛头是冲着他的。在当时,反对毛泽东是个重大政治问题。毛泽东还说,这是当前两条路线斗争的反映。把事情上升到路线问题,就意味着要搞一场大运动。毛泽东还对毛远新说:你找小平、东兴、锡联谈一下,把你的意见全讲。你要帮助他提高。

1955年,毛泽东在全国代表会议上。

对这次会议,应首先说明,宁都会议刚开始时,因为周恩来在前线没有到会,所以,会议先由任弼时主持召开。

在毛远新主持的“帮助”邓小平的小范围会议上,邓小平与毛远新顶了起来。

在毛远新主持的帮助邓小平的小范围会议上,邓小平与毛远新顶了起来。

图片 5

在任弼时的主持下,后方中央局的一些人因为会前得到临时中央的支持,所以气势很盛,咄咄逼人,一时占为上风,逼迫会议“一致同意中央长信指示”。

11月2日下午,毛远新按照毛泽东的意见召集会议,“帮助”邓小平。当毛远新再次说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的路线不对时,邓小平反驳说,我主持中央工作三个多月是什么路线,全国的形势是好一点还是坏一点,实践可以证明。邓小平接着说,把生产搞上去,安定团结,是主席的指示,执行这个指示是对的。毛泽东听取了毛远新的汇报后指出,要再开会,“帮助”邓小平,扩大一点人,然后政治局再讨论。

11月2日下午,毛远新按照毛泽东的意见召集会议,帮助邓小平。当毛远新再次说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的路线不对时,邓小平反驳说,我主持中央工作三个多月是什么路线,全国的形势是好一点还是坏一点,实践可以证明。邓小平接着说,把生产搞上去,安定团结,是主席的指示,执行这个指示是对的。毛泽东听取了毛远新的汇报后指出,要再开会,帮助邓小平,扩大一点人,然后政治局再讨论。

1957年10月29日,毛泽东观看苏联芭蕾舞团演出《天鹅湖》。

所谓“中央长信”,即临时中央于1932年7月21日给苏区中央局和闽赣两省委要求坚决执行“进攻路线”,“夺取中心城市”,“争取江西首先胜利”的长信。

11月4日,毛远新召集八人开会。会上,大多数人的发言根本不涉及争论的焦点问题,即肯定还是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问题,而邓小平更是不谈“文化大革命”,他只是强调现在搞生产、实现安定团结是正确的。毛远新见很少有人响应他的话,便停止了开会,并向毛泽东汇报。

11月4日,毛远新召集八人开会。会上,大多数人的发言根本不涉及争论的焦点问题,即肯定还是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问题,而邓小平更是不谈文化大革命,他只是强调现在搞生产、实现安定团结是正确的。毛远新见很少有人响应他的话,便停止了开会,并向毛泽东汇报。

图片 6

会议在对中央苏区自2月攻打赣州以来的全部工作进行总结时,把矛头指向了毛泽东,开展了苏区中央局从未有的反倾向的斗争。

八人会议的情况使毛泽东对邓小平更不满意,他决定再扩大会议,继续“帮助”邓小平,并让邓小平写检查,毛泽东听了汇报后,注意到不但邓小平更不承认“文化大革命”正确,参加会议的其他人也不谈“文化大革命”。他对此十分不满。毛泽东说,会议还要开,要逐步扩大几个人,开会就是帮助邓小平及大家,互相帮助,搞好团结,搞好工作。

八人会议的情况使毛泽东对邓小平更不满意,他决定再扩大会议,继续帮助邓小平,并让邓小平写检查,毛泽东听了汇报后,注意到不但邓小平更不承认文化大革命正确,参加会议的其他人也不谈文化大革命。他对此十分不满。毛泽东说,会议还要开,要逐步扩大几个人,开会就是帮助邓小平及大家,互相帮助,搞好团结,搞好工作。

1958年,毛泽东在安徽工厂视察。

面对这种情况,毛泽东没有屈服,据理反击。而后方中央局的成员们认为毛泽东态度不好,“承认和了解错误不够”,见1932年10月21日《苏区中央局宁都会议经过简报》。于是进一步对毛泽东横加指责。毛泽东对后方首脑们的批判极力反驳,并且得到王稼祥等人的支持。就这样使会议陷入僵持的局面。

毛泽东此时还是希望邓小平能承认“文化大革命”正确,在认识上和他保持一致,这样,既可肯定“文化大革命”,又能发挥邓小平的才干,让他继续领导国务院工作,把经济搞上去。因此,他不采取开政治局会议的办法,而是采取指定几个人开会,以及逐步扩大几个人开会的办法,“帮助”邓小平。

毛泽东此时还是希望邓小平能承认文化大革命正确,在认识上和他保持一致,这样,既可肯定文化大革命,又能发挥邓小平的才干,让他继续领导国务院工作,把经济搞上去。因此,他不采取开政治局会议的办法,而是采取指定几个人开会,以及逐步扩大几个人开会的办法,帮助邓小平。

图片 7

正在这时,周恩来从前线赶到。他是中共苏区中央局书记,所以到会后便由他主持会议。

毛远新马上又扩大了“帮助”会议的规模。但是,邓小平在会上仍然坚决不承认“文化大革命”对,在路线上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的。会后,邓小平写出书面检查,但也只检讨具体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不谈“文化大革命”问题。

毛远新马上又扩大了帮助会议的规模。但是,邓小平在会上仍然坚决不承认文化大革命对,在路线上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的。会后,邓小平写出书面检查,但也只检讨具体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不谈文化大革命问题。

1958年,毛泽东八大二次会议上。

在会上,周恩来针对会议斗争激烈的情况,首先以温和的态度,批评说:前方领导人“有以准备为中心的观念,泽东表现最多,对中央电示迅速击破一面开始不同意,有等待倾向”。另一方面,他不同意对毛泽东横加指责,认为后方个别同志对毛泽东的批评过分了。因此,引起后方同志不满,并上书中央,说周恩来替毛泽东“解释掩护”,搞“调和”。

毛泽东决定把事情拿到政治局会议上去解决,由政治局来“帮助”邓小平,但政治局会议开得不理想

毛泽东决定把事情拿到政治局会议上去解决,由政治局来帮助邓小平,但政治局会议开得不理想

图片 8

在研究对毛泽东的处理和工作安排时,后方苏区中央局成员不顾周恩来、王稼祥的反对,极力主张将毛泽东“召回后方”,专做政府工作。

听取了“扩大”的“帮助”会议的汇报和邓小平的书面检查后,毛泽东非常生气。毛泽东说,他的问题是自己属于小资产阶级,思想容易右,却说阶级矛盾看不清楚。他做了大官,要保护大官们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厉害。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听取了扩大的帮助会议的汇报和邓小平的书面检查后,毛泽东非常生气。毛泽东说,他的问题是自己属于小资产阶级,思想容易右,却说阶级矛盾看不清楚。他做了大官,要保护大官们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厉害。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1959年,毛泽东在故乡韶山同贫农社员亲切谈话。

而周恩来对这种主张坚决反对,不同意将毛泽东召回后方。他说:“泽东积多年的经验偏于作战,他的兴趣亦在主持战争”,“如果他在前方,则可以吸引他提供不少意见,对战争有帮助。”因此,他坚持说:“一种是由我主持战争责任,泽东仍留在前方助理;另一种是泽东负指挥战争全责,我负责监督行动方针的执行。”见1932年10月21日《苏区中央局宁都会议经过简报》。

但是毛泽东又说,对邓小平批是要批的,但“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引导得好,可以不走到对抗方面去”。对于邓小平的工作问题,毛泽东说:“小平工作问题以后再议。我意可以减少工作;但不脱离工作,即不应一棍子打死。”毛泽东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同意邓小平不再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这也意味着不让邓小平接周恩来的班,但对他的现任职务暂时不动,同时继续批评他,“帮助”他“提高认识”,等待他 “转过来”。

但是毛泽东又说,对邓小平批是要批的,但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引导得好,可以不走到对抗方面去。对于邓小平的工作问题,毛泽东说:小平工作问题以后再议。我意可以减少工作;但不脱离工作,即不应一棍子打死。毛泽东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同意邓小平不再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这也意味着不让邓小平接周恩来的班,但对他的现任职务暂时不动,同时继续批评他,帮助他提高认识,等待他 转过来。

图片 9

周恩来提出的这两种办法,都意在把毛泽东留在前方。王稼祥、朱德同意周恩来的意见。

毛泽东指示毛远新,要把问题拿到政治局会议上去解决,政治局会议由邓小平主持。但是,政治局会议依然没有达到毛泽东的期望。会上大多数人不发言,邓小平更是不谈“文化大革命”正确。邓小平又写了一篇书面检查,但仍然同上次的差不多。毛泽东非常不满,决定发动一场“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同时在发动运动之前开一次“打招呼”会议,向那些对“文化大革命”有抵触、有“右倾翻案”问题的领导干部“打招呼”。

毛泽东指示毛远新,要把问题拿到政治局会议上去解决,政治局会议由邓小平主持。但是,政治局会议依然没有达到毛泽东的期望。会上大多数人不发言,邓小平更是不谈文化大革命正确。邓小平又写了一篇书面检查,但仍然同上次的差不多。毛泽东非常不满,决定发动一场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同时在发动运动之前开一次打招呼会议,向那些对文化大革命有抵触、有右倾翻案问题的领导干部打招呼。

1974年5月会见英国首相希思。

但是,后方苏区中央局成员认为,若让毛泽东仍然留在前方主持战争,“在政治与行动上容易发生错误”,所以坚决主张调毛泽东回后方。

毛泽东让邓小平主持针对邓小平的“打招呼”会议,但会议仍未达到毛泽东期望的效果。

毛泽东让邓小平主持针对邓小平的打招呼会议,但会议仍未达到毛泽东期望的效果。

面对这种情况,毛泽东感到非常气愤,于是,便违心地提出请“病假”的要求。

一开始,毛泽东还是想把事情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他提出让邓小平先主持开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形成一个肯定“文化大革命”的文件。但是被邓小平婉言拒绝了。于是毛泽东决定“打招呼”会议扩大范围,并让邓小平拟一个参加“打招呼”会议的人员名单,同时主持会议。

一开始,毛泽东还是想把事情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他提出让邓小平先主持开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形成一个肯定文化大革命的文件。但是被邓小平婉言拒绝了。于是毛泽东决定打招呼会议扩大范围,并让邓小平拟一个参加打招呼会议的人员名单,同时主持会议。

毛泽东这样提出请“病假”的要求,显然是违心而无奈的。岂知,会议最后表决结果,却通过了周恩来的第一种意见,并批准毛泽东“暂时请病假”,“必要时到前方”。

11月24日,中央召开“打招呼”会议,邓小平主持会议。参加“打招呼”会议的人大多数不表态,少数表态的人也只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会议没有出现毛泽东所期待的结果,毛泽东肯定不会满意。由此,邓小平预感到,一场大的政治风暴即将来临。果然,毛泽东对“打招呼”会议的结果十分不满意,他决心在全国范围发动一场“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

11月24日,中央召开打招呼会议,邓小平主持会议。参加打招呼会议的人大多数不表态,少数表态的人也只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会议没有出现毛泽东所期待的结果,毛泽东肯定不会满意。由此,邓小平预感到,一场大的政治风暴即将来临。果然,毛泽东对打招呼会议的结果十分不满意,他决心在全国范围发动一场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

从上述情况来看,宁都会议的斗争,是毛泽东与坚决执行王明“左”倾盲动主义进攻战略的后方苏区中央局成员的尖锐对立,而主要不是与周恩来的对立。若把宁都会议的斗争,描写成主要是周恩来与毛泽东的对立,就不符合历史的真实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975年11月26日,中共中央下发关于在全国开展“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文件,一场新的政治运动又开展起来。“四人帮”趁机制造舆论,要重新打倒一大批老干部,并且把攻击的矛头指向了周恩来和邓小平。但是,“四人帮”的所作所为不得人心。终于,在1976年4月5日,爆发了以悼念周恩来,拥护邓小平,反对“四人帮”为主题的群众运动。“四五运动”发生后,毛泽东听信了毛远新的汇报,认为这是邓小平从1974年至1975年长期准备的结果,于是作出决定: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

1975年11月26日,中共中央下发关于在全国开展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文件,一场新的政治运动又开展起来。四人帮趁机制造舆论,要重新打倒一大批老干部,并且把攻击的矛头指向了周恩来和邓小平。但是,四人帮的所作所为不得人心。终于,在1976年4月5日,爆发了以悼念周恩来,拥护邓小平,反对四人帮为主题的群众运动。四五运动发生后,毛泽东听信了毛远新的汇报,认为这是邓小平从1974年至1975年长期准备的结果,于是作出决定: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

责任编辑:

但是历史是公正的。1976年10月6日,中共中央决定对毛远新实行隔离审查。1977年中共中央做出决定,恢复邓小平党内外职务。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已经成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领导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

但是历史是公正的。1976年10月6日,中共中央决定对毛远新实行隔离审查。1977年中共中央做出决定,恢复邓小平党内外职务。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已经成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领导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毛泽东为何对邓小平不满,毛泽东一生中10张经典

上一篇:毛泽东评价斯大林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