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少峰,时髦女巫
分类:中国史

嗨!小丫头,你别小看我,我可是个女巫! 我听完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我怎么也没法把她跟女巫联系在一起。我心目中的女巫,应该是包着头巾的干瘪老太婆,弯钩般的鼻子像老鹰,瘪着的嘴巴包着长长的利齿,瘦瘦的手指骨节鼓起,指甲又尖又长可是她呀,你猜是什么样的? 烫着时髦的卷发,抹着淡红的胭脂,涂着腥红色的口红,嘴里叼着香烟,手指甲上涂着鲜亮的指甲油,身上洒着好闻的香水,穿着旁边开叉的性感的裙子,脚登酒瓶底的高跟鞋天哪,她分明是个时髦女郎,却要骗我是女巫! 没等我笑够,只见她朝我喷了一口香烟,呛得我直咳嗽。等到烟雾消散,咦,她怎么不见了? 我只能承认她是女巫。我到处寻找,喊道:女巫,快出来呀!你在哪儿? 哈哈,丫头,这回信了吧?她一下子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慌忙点头。 想不想跟我一起去玩玩? 我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跟这样的时髦美人一起走在街上,满街的人都会看着我们呢,我有什么可犹豫的!再说,她可是女巫啊!有谁能这么幸运,跟女巫一起去玩! 真是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刚才我们还站在学校大门外,一眨眼的工夫就已经置身于一个时装表演的大会场里了。这会儿,T型台上一个个身材高挑的模特儿,正穿着各种漂亮的时装,来回走着时装步。 我说:咱们干嘛要到这里来?我不喜欢时装表演。 可我喜欢。别忘了,我是时髦女巫,就喜欢时髦打扮。时髦女巫说完又指着台上,丫头,你看那个穿貂皮大衣的模特儿怎么样?她是不是最漂亮的? 我叫周明丽,不叫丫头!我不喜欢人家喊我什么丫头,不满地嘀咕道。 好的,周明丽丫头,这个名字挺好的。听好,你不许跟大人顶嘴!以后就叫这个名字!我师父叫我时髦女巫,我可从来没有反对过。时髦女巫严厉地说道。 我不敢再说什么了。 时髦女巫用食指朝那位漂亮模特儿招了招手,那模特儿就一下子站在我们面前了。她不满地说:干什么呀?你们没看见我正在表演吗! 时髦女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一个可怜的老奶奶。她干瘦瘦的身子,皱巴巴的皮肤,穿得破破烂烂的,正坐在地上发抖。她发出了可怜的微弱声音:小姐,我快冻死了!你行行好,把衣服借给我穿一会儿,只要一会儿,让我暖一下身子好吗? 模特儿说:这怎么行!你知道这件貂皮大衣值多少钱吗?她高傲而冷淡地摇摇头。 哼,没有一点同情心!时髦女巫气哼哼地说道。只见她朝模特儿吹了一口香烟,那件貂皮大衣就一下子跑到自己身上去了。时髦女巫又掏出镜子照了照模特儿,模特儿一下子变成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其中一个又在T 型台上走来走去,而我身边的模特儿真身却穿着薄薄的丝绸长裙,正冻得索索发抖呢。 时髦女巫又对我说:咱们再到一个地方去!说完,她拉着我跑起来。 等一等,慢些!我跟不上!但我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我们又来到一个剧场外面的广场上。这里聚集了一大群人。 这里在干什么?我问。 旁边一个女孩子奇怪地朝我乜了一眼,就像见到一个外星人似的,说:美美琪来了,难道你连这都不知道! 啊,美美琪是我最崇拜的歌星,我马上兴奋起来,对时髦女巫说:快!咱们快挤上去! 可是,我的面前是一层又一层的人墙,瘦弱的我怎么挤得上去呢! 别急,丫头,我来帮你!其实,我也喜欢听美美琪唱歌呢。时髦女巫兴高采烈地说道。 说着,她摆着优美的姿势,对着人群吹一口香烟,人墙也就立刻分开,我和她马上站在美美琪面前了。 这会儿,我听到很多美美琪的崇拜者正向她提问题,例如:你喜欢吃咸的糖果还是甜的糖果?你夜里说梦话时爱唱歌还是爱跳舞?你喜欢绿颜色的猫还是蓝颜色的猫? 你提问题呀!时髦女巫在催我。 可是我不知道该提什么问题。 不要紧,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她!她把我推到美美琪面前。 我忽然想起昨天我表妹问我的一个问题,于是我就问她:你喜欢肖邦吗? 肖邦?噢,他曾经追求过我,不过我不是很喜欢他,所以只谈了几天恋爱就吹了。 我说:不对,我问的是音乐大师肖邦。 对对对,我昨天还听过他的音乐呢。美美琪歪了歪头,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地说道。 哼,白长得那么漂亮!笨得简直像只猪!以后,我再也不听她唱歌了!时髦女巫气乎乎地说道,向美美琪喷了一口香烟,美美琪立刻就变成了一只小花猪。 人们惊叫起来,乱成了一团。 时髦女巫拉着我离开了。她说要带我去参加一个选美大会。 我说:我不想到那个地方去,我要回去做作业。再说,我一点儿也不漂亮,休想选上。 是你要跟我一起去玩的!我是时髦女巫,能不到选美大会去吗?我去,你也得去!她蛮横地说道。 我只好跟着她一路飞跑。可是,路上只要遇到打扮入时的女孩子,她就会停下来欣赏一番。而且,她还经常掏出她的小镜子来照来照去。 我抗议道:咱们究竟去不去呀?一路上走走停停的,你就这么爱漂亮?过会儿,我还要赶回去做课外作业呢! 别对我嚷嚷!我是时髦女巫嘛,当然爱漂亮啰快看! 我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正站在河边拍照,夕阳照着她的身影,使她格外美丽。 时髦女巫只顾站在那儿欣赏,根本不理我。 救命啊! 忽然,我发现有人落水了,落水人就离那个漂亮女孩不远。 快救人呀!我着急地喊道。可惜我不会游泳。 那个漂亮女孩犹豫了一下说:对不起!我马上要去参加选美。我可不能让河水把我弄湿,你喊别人吧!说完,她就跑开了。 我不会游泳,但我还是不顾一切地跳入河中。奇怪!我现在怎么一下子会游起来?我向落水者游去,把他推上岸去。 我狼狈地站在岸边,浑身湿漉漉,头发全贴在头皮上,上面还粘满了乱世八糟的水草。我的样子一定很难看。 我对时髦女巫说:我要回家,瞧这样子太难看了。 时髦女巫生气地说:什么!你现在还不够漂亮吗!说着,她递给我镜子。 我看着镜子里的我,差点儿惊叫起来:这是我吗?我怎么会变得这样漂亮! 我明白了,回过头去,想感谢时髦女巫。可是,她已经不见了。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她。 当然,那天我没去参加选美,以后我也不想去参加。尽管很多人都对我说过:你这么漂亮,肯定能选上!

在花儿的大家庭里,有月季花,君子兰,仙人掌,牡丹花还有无名的野山花等等。每到春天来临后,所有的花儿都争奇斗艳,绽放着美丽。

【壹】
  在经过一所大房子前时,他拉着她的手,对她如是说,“等我们有钱了,我一定会让你住上像这样的大房子。”
  “我不在乎你有多少钱,也不在乎是住小房子还是大房子,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就好。”那时的她还不是他的妻子,顶多也只能算是女朋友。
  后来,他真的让她住进了大房子,只是他已经很少回家。虽然如此,她还是一边搂着他和她的儿子,一边告诉自己,只要记得回家就好。
  是的,后来他回家了,带着另一个大腹便便的她。他说,对不起,男人逢场作戏罢了。他的心还在她们娘俩身上。她问他,能舍得下她吗?他没回答。她说,对不起,是我做的还不够好。说完,不顾儿子的哭泣决然离开。
  
  【贰】
  许多年后的某个季节,阳光热烈得如同你的情人。一架飞机呼啸着直冲向机场跑道。随着空姐甜美声音的响起,人们鱼贯从打开的舱门走下云梯,来到候机大厅。
  候机大厅是浓缩版的社会,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着人间悲喜剧。有落寞惆怅的剧情,也有激动落泪的剧情。
  一个身穿浅灰色风衣、灰色长裤和黑色皮鞋的男子,目无表情地推着行李车向出口处走来。这个男子就是司徒少峰,金彩集团总经理。他的这一身装扮凸显其身材的修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男子独有的气质,他走到等在出口处的四个人面前。
  “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累了吧。”说话的是一位长相与他酷似的穿黑色唐装的老者,他是他的父亲——司徒雷登。
  在老者身边是一个盘着发髻,身穿紫色套装,画着淡妆的女子,她是司徒雷登的妻子——万芳,对另一个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道,“小刘啊,快帮少峰拿行李。”
  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应声把少峰的行李从他手里接过,拎到在停在门口的一辆高级轿车的后备箱上,然后坐进车里等待他们。
  “我先不回家。”少峰此话一出,马上惹来老者、紫衣女子以及穿一套粉色休闲装的长发女子异口同声的问话,“什么,你不回家?”
  “你不回家,还要去哪里?”司徒雷登首先发问。好不容易盼来这个团圆日难道就这么泡汤了?万芳随声附和,“是啊,少峰要没什么事的话,我们还是先回家吧。”
  “爸、妈。”粉衣女子,她叫司徒美琪,是少峰同父异母的妹妹。只见她不满的看向自己父母,说,“大哥不回家肯定有事啦。”
  “我确实有点事需要处理。”他一边说一边向众人投以抱歉的眼神,然后转身出门找了辆出租车,让司机带他去一个地方。
  司徒雷登看着态度冷淡的少峰,叹口气,说,“我怎么会生了这么一个儿子。”这么多年了,无论他如何向他主动示好,他总是以冷淡应对。虽然当自己生病的时候,他也会关心下自己,但是这种关心始终给人一种不痛不痒的感觉。
  “算了,是我们欠他的。”万芳挽着司徒雷登的手臂好言安慰着。司徒雷登拍了拍她的手,一起走出候机大厅,后面跟着司徒美琪。
  另一边,少峰请出租车司机在市区的某个广场停下,然后走走停停,不知不觉中来到一家花店前。女孩子叫卖香水百合的声音吸引住他,他记得今天是生母的生日,她最爱的花就是香水百合。他停下,说,“小姐,请给我一朵香水百合。”
  穿黄色长袖T恤的女孩把一朵香水百合交给他,然后跟他结算。他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才发现,自己的人民币完全不够支付一朵香水百合,一时之间竟又忘了把这几张美元兑换成人民币。他有点为难地看向黄衣女孩,试探地问道,“我就这么多钱,可以卖给我吗?”
  “先生,香水百合一分钱都不能便宜的。”
  “这样啊。”他显然有点失望,边自言自语地把花还给女孩后,转身继续向前行走。
  女孩看看手里的百合,又看看他的背影,出声叫住他。他转身,看向她,眼神难抑感激之色。他把钱交给她,然后接过她手里的花,尔后一路向前。握着百合花,仿佛就是握着妈妈的手。曾无数次在梦中与妈妈相见,梦中的妈妈年轻、漂亮,她的笑容可以抵挡住任何危险,她的手轻轻一伸,自己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妈妈的手。
  他的手伸向空中,却只接住一颗雨滴,下雨了么?他看向四周围,只见大家全都匆忙跑向可以躲雨的地方。商场门口、公车站牌下,全都站满人。原来真的下雨了,他记得小时候为了可以见到妈妈,自己总是盼着下雨,盼着生病,这样就可以看见妈妈。现在的他也像小时候一样,在雨中漫步,希望可以病倒,然后就又能看见妈妈……
  
  【叁】
  又是一个阳光普照大地的好日子,清新的空气可以洗净人心中的脏污。此刻金彩集团副总,同时也是少峰得力助手的周东奇敲门走进少峰办公室,叫了句“学长。”打断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少峰,只见他收起报纸,从沙发上站起,看向他,并未说话。东奇告诉他,新人的作品已经都在会议室里。他点点头和东奇一起出去,去位于5楼的大会议室。
  在会议室里公司各部门的负责人全都严正以待等待总经理的出现。这时,会议室的两扇门被打开,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门口,少峰迎着人们各色复杂目光走向那把代表至高无上权力的座椅,坐下。东奇则坐在他的旁边。会议主持人见总经理已经做好,宣布评审开始,众人手上拿着参赛人员的作品阐述,一边看作品,然后投票。只见美琪和一个叫卓悦的选手之间只差一票。众人都看向最后一个投票的少峰,他们都以为少峰会把最后一票投给妹妹,没想到他居然投给卓悦。
  “总经理,您要不再考虑下吧。我觉得美琪的作品更胜一筹。”有人一副谄媚像的对他说道。
  “是啊,总经理。”熟知美琪性格的人面露担心之色,随声附和。
  “美琪那里我会解释,我们是在替金彩网罗人才,而不是攀关系。”少峰冷冷的一句话噎得每个人都如坐针毡。
  主持人带着征询地问少峰,“那,总经理,我们的这个评审结果就这样出来了?”
  少峰看向主持人回答,“对。”
  得到少峰指示的主持人看向众人,“好,我们的评审到此结束。”
  随着主持人话落,人们纷纷起身走出会议室。整个宽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少峰和东奇两个人,他靠在椅背上,似乎有心事。
  “学长,你真不怕美琪发脾气?”没人的时候,东奇更习惯叫他学长,虽然他是金彩集团保安的儿子,但是司徒家的人从来都不把他和他的父亲当外人,即使后来的万芳也并未为难他们。这么多年过去,周家和司徒家不只是钱的问题,更多的是个义字。
  “我相信美琪。”少峰看着对面的座位说。虽然他恨父亲对母亲的背叛,恨父亲把万芳带进家里,但万芳生下的美琪并没有错。他从来不曾恨过她,但也谈不上爱。他和美琪之间,就像两条平行线,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他扭头看向东奇,明白他想要说什么,笑了下,起身,说,“走吧,我们去公司各处走走。”他在心底暗暗告诉自己,这天还有几场仗要打,必须要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结束一天的工作,少峰坐在办公室里,正捏着眉心,门打开,美琪从外面进来。美琪一进来马上就抱怨道,“大哥,为什么我只得了第二?我比那个叫卓悦的人差吗?”她看着他,问,“是不是因为我妈的关系?我都说过了,我妈是我妈,我是我。我也很讨厌我妈的一些做法,可她毕竟是我妈啊。”
  少峰冷眼看她,问,“说完了吗?”接着打电话给东奇,“东奇,麻烦你把卓悦和美琪的作品拿到我办公室。”
  “知道了。”
  过不久,东奇拿着两幅作品走进少峰办公室。这是美琪第一次见到卓悦的作品,霎时被她作品中表达出来的情绪感染,她自叹不如。对于卓悦的第一名,的确是实至名归。少峰看向美琪,一副你无话可说了吧的表情,美琪虽然心里已经认输,但嘴上依旧不饶地说了一通后,正要出门时,万芳从外面进来。
  万芳一副要吃人的表情,看着少峰,问他,为什么第一名要给外人,不给美琪。在怎么说,美琪是他的妹妹,哥哥帮妹妹是天经地义。少峰反问她,如果每个人都抱着这样的态度做事,还会有金彩的今天吗?万芳被问得哑口无言。虽然她从口才上败下阵来,但是眼神上却一点都不输于少峰。一时之间,众人都神情紧张地看向万芳和少峰,没想到万芳先缓和下来,告诫美琪要好好跟少峰学习,少让父母操心。教训完美琪后又话中有话地警告少峰,直到她满意了,她才出门离去。美琪看看母亲又看看少峰,跟着追了出去。
  少峰看着二人离去,扭头看向东奇,眼神中透着几许无奈。东奇回给他一个我明白的眼神,问他,这两幅作品都拿走吗?他回答把美琪的拿走,卓悦的留下。东奇听闻后,拿着美琪的作品离开。少峰看着卓悦的作品,心有所动,自己仿佛又回到儿时最美好的时光……
  
  【肆】
  “真的吗?”、“啊,太谢谢您了”、“好,我知道了,一定准时报到。”……这些话都出自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女孩子口中,而这个女孩子的状态又处于极度亢奋之中。她叫卓悦,是少峰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小悦啊,什么事这么高兴?”少峰的生母——刘慧兰一边把钱放进抽屉里一边笑着问激动不已的女儿。
  “我最亲爱的妈妈,你知道吗?我被录取了!我马上就要成为金彩集团的设计师啦!”卓悦兴奋地抱住母亲,并未察觉母亲的面部表情。当她醒悟过来的时候,放开母亲看向她,“妈……”她自知闯祸,不自觉的低下头看着地面。
  慧兰面部表情凝重,沉脸看向女儿,“小悦,妈是怎么跟你说的。”在那个家里唯一令她记挂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但是自从认识卓悦的爸爸后,她就狠起心肠不去想念自己的儿子。她明白对儿子的思念就是对卓悦的不公。在卓悦找工作这件事情,她从未干涉过,但是怎么都没想到会被金彩录取。极力不想面对的事情终究还是来了。
  “妈,对不起。”卓悦明白金彩的董事长就是母亲以前的丈夫,所以慧兰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她咬着下嘴唇像是下了极大决心似的,说,“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可以重新找工作的。”
  虽然自己不想面对金彩的人,但卓悦是卓悦,她并没有过错。再说了,卓悦一直都想当一个家具设计师,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怎么因为自己的缘故而令她放弃这个梦想呢,慧兰如此想着,轻敲了下女儿的额头,“你呀,妈又没说不让你去。”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去金彩上班?”卓悦瞪大眼睛有点不相信地看向慧兰,然后又说,“你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我可以不去的。”
  “妈,没有不舒服。你能被大公司录取,妈也替你高兴啊。”
  “妈,你真的太好了。放心吧,我一定会让妈妈你过上好日子的。”卓悦举手发誓道。这时有人进来吃饭,打断母女之间的对话。慧兰扭头看向正在招呼的卓悦,偶尔也会想自己的儿子,现在过得怎么样。他对自己一定怨恨极深吧,当年狠心将他抛下……
  公司地下停车场,东奇问正欲上车的少峰,等下有什么节目?少峰回答,哪还有什么节目啊,还不是老样子。除了回家看老爷子,还能去哪里。说完,俩人在停车场互相道别后各自回家。虽然少峰从家里搬出来了,但每晚还是回父母家吃晚饭。当他开门进去后只见父亲满脸怒气不发一言地看着自己,又看看坐在一边小人得志样的万芳,不用说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饭桌上的沉闷气氛令人窒息。少峰吃完饭后准备会自己的公寓时,司徒雷登终于开口问,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少峰没回头,只说,你会明白我这么做的。说完,开门出去。
  从父母家出来的少峰并没有直接回公寓,而是把车停在广场的停车场里,从车里出来,开始他在这座城市里的游荡。各色灯光把城市的夜空装点得如同白昼,人们从临街的店铺走出,又向其他地方而去。结伴而行的人更显他的形单影只,看着路边有个小朋友向母亲撒娇要气球的样子令他的眼神透露出羡慕来。虽然已经过了撒娇的年纪,但如果母亲在自己面前,他真的会像那个孩子一样同母亲撒娇吧。
  他继续向前,不知不觉间来到一家快餐店前。刚才在父亲家里吃得并不多的他,感腹内正在唱空城计,于是推门进去。他看着墙上的菜单,突然眼前一亮,这是妈妈在的时候最常做的,在这里居然也有。虽然妈妈不在了,但是如果能喝到有妈妈味道的粥,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情。抱着这样想法的他向店老板点了一碗粥,尔后静等。
  不多时,服务员端上粥来。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各种滋味涌上心头。儿时与母亲在一起的片段闪现在脑海中,那些快乐、那些笑声,是他这辈子最珍贵的记忆。然而,幸福总是那样短暂,转瞬只留下妈妈哭泣的样子、父亲的无奈,还有另一个女人得意的样子。从那天起,他就对自己说一定要快点长大,好去找妈妈。后来读大学的时候,自己执意报了妈妈家乡的大学,以为在那里可以找到妈妈,可妈妈并没在那里。后来毕业了,又出国深造,从此寻找妈妈就被暂时搁下。回到国内后,他曾经派人寻找过,但始终没消息,现在能在这里喝到有妈妈味道的粥,怎不令他感激动呢。
  现在的他特别想见到做这碗粥的厨师,想问问他,他是从哪里学到的。他招了下手,有个服务员过来问他,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他问,可以让我见见你们的厨师吗?服务员面露危难之色,这个?她看着他一脸诚恳的样子,只好松口,说,好吧,我去问问我们的师傅。说完,走到后面。   

又一个花开季节,娇艳的月季花有一个新想法,让花儿家族开一场选美大会,当然这裁判由人类来担任,这个提议花儿们都很赞同只有仙人掌缺乏自信退赛了。

选美的准备别提多热闹了,它们用早晨的露水来补水美容,以柔和的阳光来调和自己肤色等等。

其中君子兰和牡丹花俩位都自信十足,而弱小的野山花则显的太不引人注目太普通了,但它并不自卑。一次餐桌上它正巧与牡丹花挨着,骄傲的牡丹花依仗自己美貌天赋,架子大的很,看到不起眼的野山花坐在自己身边,土里土气的,觉的肯定影响自己形象。于是不尊重他人的说:喂!野山花,你长的这么丑,还在这选美大会上丢人现眼,快瞧瞧人家仙人掌,多有自知之明多有气魄啊!长的不美就自己退出了。唉!再瞧瞧你。野山花顿时脸红了,又气又羞的,正要反驳。牡丹花眼一瞟又来一句:不信你可以自己照照镜子,看我说对了没有。是呀!对呀!花儿们大多数认同牡丹花的观点。

野山花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心里想着餐桌上的事。自己还是退出吧!它走到梳妆台镜子前一点自信心也没有了。悲观了一会说:不,我不会放弃竞选的。于是它决定自己一个人去攀登山峰锻炼出一种健美的美。

第二天背着行囊攀岩工具等,就悄悄离开花儿家族登山去了,所有的花儿发现了野山花不在了,都认为她因为没天赋自动退出了。

选美大会一天天临近,所有的花儿都各自化妆打扮,心里期盼着。很多人类来参加这花的选美大会。花儿们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许多人站在君子兰和牡丹花前驻足拍照。君子兰,牡丹花,在拍照中摆着各种姿势,像明星一样。

一位喜欢登上的老年人在离这不远的小山坡上的岩石缝隙中发现了野山花,这位老人赶快拿出相机,啪!啪啪!拍个不停。拍完后,呼喊别人过这里来看这株野山花,所有人都奔向这边来,又是一阵阵长长的拍照声。

嫉妒的牡丹花看到了这关注的气氛,奇怪中赶紧让蜜蜂去打探消息。老人说:你们看这株野山花在岩石缝中生存,多么艰难还开出了美丽的花朵。这种顽强生命力,这种品格难道不值得我们人类学习吗! 。所有的人所有的掌声。

当蜜蜂把老人的话翻译给牡丹花时,牡丹花低下了头,是一种羞愧是一种敬佩吧!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司徒少峰,时髦女巫

上一篇:阿拉丁和神灯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新浪财经,汉高祖刘邦的另一面
    新浪财经,汉高祖刘邦的另一面
    汉高祖刘邦的另一面:非文盲而且善于作诗歌 2016-06-28 22:31:16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x50 基金简称 显示全部93天 收起 显示全部84天 收起 派现金额 第
  • 金沙总站远古传说,A股主要指数的市盈率
    金沙总站远古传说,A股主要指数的市盈率
    大汉朝历史上没有根基的刘恒为何能当上皇帝? 2016-06-28 22:31:16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x50 导读: 本文作者孙清晨为退休老教师。孙老师在教育事业
  • 诗词读写丛话,中国诗史
    诗词读写丛话,中国诗史
    清末民初以来,随着中西方文化的无休止沟通和冲击,涌现出一堆学贯中西的学者。他们将新的学术观念和议程应用到中华价值观学术切磋中去,推出了一
  • 湘剧传承的危机与新路,京剧的乐队
    湘剧传承的危机与新路,京剧的乐队
    戏曲是民族特出的历史观艺术连串,是黎民大众乐见的格局方式。它以敏感的神态表现着国民的精神面貌,以富有的意蕴反映着老百姓的审美央浼。 桂南正
  • 图说敦煌二五四窟,细读石窟绘画窥见敦煌艺术
    图说敦煌二五四窟,细读石窟绘画窥见敦煌艺术
    公元前138年张骞凿空西域,丝绸之路逐渐形成,东西方世界的面貌慢慢发生改变。在唐人的心目中,中国的长安就是世界的中心,甘肃的敦煌就是一个华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