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芭蕾应有中国韵味,芭蕾艺术如何凸显中国
分类:中国史

原标题:芭蕾艺术如何凸显中国气质

在人才储备方面,天芭也努力增强自身的“造血”功能,采取了与辽宁芭蕾舞团附属舞蹈学校合作培养一批后备芭蕾舞演员的模式,定向培养一批天津芭蕾舞团优秀中专毕业生。同时,天芭也在积极筹备多元化的人才培养方案,摸索“团代校、校代团”的人才培养体系。

“创作具有民族特色的芭蕾舞剧不是简单地做‘加法运算’——随便加点民族元素就完事了,而是要对民族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辽宁芭蕾舞团党委书记李成全说。

重庆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刘军直言,中国芭蕾人应该在自己的母体文化里寻找营养,我们的民族里有这种根也有这种元素,就看怎么能做得到,“这种做得到很不容易,我们的藏族舞排练是这么一个过程——跳藏族舞,我们垫着脚尖跳藏族舞、踢踏舞,其实对我们芭蕾舞演员来说太不容易。”这样的辛苦没有白费,芭蕾舞剧《香格里拉》五年演了100多场,有50场在欧洲,两度巡演欧洲、西班牙。

“要使芭蕾在中国土地上根深叶茂,还需要研习芭蕾的古典传统和训练系统。”辽宁芭蕾舞团党委书记李成全表示,“在基本功扎实的基础上,创作具有民族特色的芭蕾舞剧,绝不是简单‘民族 芭蕾’的加法运算。首先,要从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化历史中选取既有代表性又不失时代感的内容作为创作之源,使其从根本上贴近人民生活和心理认知。其次,要把民族特点和芭蕾特点紧密融合,使芭蕾艺术能够在民族审美心理的结构中展现其独特美感,相得益彰。”

内地的芭蕾院团近些年也在培养观众方面积极进行探索,比如中央芭蕾舞团从2014年开始,开展“芭蕾进校园”活动,让四所合作小学的学生上起了芭蕾课。中央芭蕾舞团所属的天桥剧场还每年举办15场“走进芭蕾”活动,由专业演员为观众讲解和展示芭蕾。同时,近年来一些芭蕾院团还开发了一系列文创产品。正如天桥剧场总经理刘精伟所说,演出或许容易忘记,但精美的手机壳、抱枕、芭蕾玩偶,能给观众留下相伴的记忆,增加观众的黏性。

辛丽丽不仅为演员的眼前考虑,更为他们作长远打算。比如,上芭的首席演员季萍萍已成为上芭的艺术总监助理,首席演员范晓枫因为跟腱的意外断裂不得不离开舞台,但现在她慢慢进入了教员的角色,而演员吴虎生也开始尝试编创,他的第一部中型芭蕾作品《难说再见》演出非常成功。“要帮助演员在离开舞台后找到新的发展方向,让他们无后顾之忧,这样才能留得住优秀人才的人和心。”辛丽丽说。

辽宁芭蕾舞团党委书记李成全认为,要创作具有民族特色的芭蕾舞剧,故事选择上就要从五千年文化历史中选取具有代表性,又不失时代感的内容作为创作之源,使其从根本上贴近人民生活和心理认知,其次在创作中要肯花时间要追根溯源、深入调研,不断推翻重塑,把民族特点和芭蕾特点融合提升到民族文化的高度。使芭蕾艺术能够在民族审美心理结构中展现其独特的美感。

“的确,中国芭蕾并不是单单把脚尖立起来那么简单。”兰州芭蕾舞团近年来的芭蕾舞剧《大梦敦煌》在“一带一路”沿线深受瞩目,其艺术总监苏孝林说,“当众多身着华美东方古典服饰的‘飞天’最终以芭蕾舞步出现在舞台时,融合敦煌元素与西方芭蕾舞蹈语言的碰撞,让观众眼前一亮。可以说,中国芭蕾承载着让东方文化走进西方观众视野的使命。其意义是让中国更好地融入世界,让世界更好地理解中国。”

如何扩大观众群体,改变自身“小众艺术”的形象,决定着芭蕾艺术能否发展壮大。

在人才储备方面,天芭也努力增强自身的“造血”功能,采取了与辽宁芭蕾舞团附属舞蹈学校合作培养一批后备芭蕾舞演员的模式,定向培养一批天津芭蕾舞团优秀中专毕业生。同时,天芭也在积极筹备多元化的人才培养方案,摸索“团代校、校代团”的人才培养体系。

在她看来,经典剧一定要有中国气质、中国表达,100年前是外国人主导对中国的想象,21世纪的今天,对中国的想象应该由中国人自己来做,由中国人诠释的带有中国气质、中国精神的,而且有中国文化自信的全新的芭蕾舞世界。

姓名:郑海鸥 工作单位:

富有自己民族特色的芭蕾艺术才最有魅力

为期两个月的国际芭蕾盛会第三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于1月14日落下帷幕。舞步暂时停歇,但关于中国芭蕾如何发展的讨论却未停止。在本届芭蕾演出季闭幕前夕,国内十大芭蕾院团的“掌门人”齐聚京城——举办首届中国芭蕾院团长论坛,就芭蕾人才培养、芭蕾观众培育以及新时代中国芭蕾如何讲述中国故事等现实而迫切的问题展开思想碰撞。

重庆芭蕾舞团的《山水重庆》 钟欣 摄

有人曾质疑,发展中国的民族芭蕾有何必要性和价值?对此,在德国生活了20年的重庆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刘军有许多切身体会和思考。“我15岁在皇家芭蕾舞学院留学,校长让我跳蒙古舞给大家看,没想到广受欢迎,我也在赞美声中获得了很大的自信。”刘军说,这个经历给了她很多启示,“我们一定要重视民族文化,这是我们独一无二的宝贵财富。民族的东西最能打动世界,我们重庆芭蕾舞团此后还专门排演了一台融入藏族舞特色的作品《香格里拉》,5年内在欧洲共演出50场,很多观众反馈,这是他们在当地看到最棒的演出。”

为期两个月的国际芭蕾盛会第三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于1月14日落下帷幕。舞步暂时停歇,但关于中国芭蕾如何发展的讨论却未停止。在本届芭蕾演出季闭幕前夕,国内十大芭蕾院团的“掌门人”齐聚京城——举办首届中国芭蕾院团长论坛,就芭蕾人才培养、芭蕾观众培育以及新时代中国芭蕾如何讲述中国故事等现实而迫切的问题展开思想碰撞。

天津芭蕾舞团团长陈川介绍,在培养芭蕾人才方面,天芭采取了“请进来,走出去”的方式,特别是自2005年起就制订了一年一度的“百日集训”方案,聘请海内外的著名芭蕾舞专家,这项工作已每年纳入芭蕾舞团的日常工作计划,成了常态化的人才培养模式,不仅提高了演员的业务能力,同时也提高了教员队伍的整体素质。

她的发言引来纷纷赞同。李成全认为,原创芭蕾舞剧探索与创新告诉我们,中国的芭蕾艺术绝对不能单纯的西方创作理念和创作延伸,必须要符合中国人的生活逻辑和心理逻辑,要有中国民族文化的印迹,有中国传统道路的价值体现。

后来,重庆芭蕾舞团又将川剧、京剧元素融入芭蕾舞。“世界著名芭蕾舞剧《胡桃夹子》充满外国人对中国舞的想象,今天,需要我们中国人自己来诠释自己,为全世界展示富有中国气质、中国精神的全新的芭蕾舞世界。”刘军说。

在首届中国芭蕾院团长论坛上,刘军的观点让大家产生了共鸣。成立于2013年的兰州芭蕾舞团,是我国最年轻的芭蕾舞团,也是西北地区唯一的芭蕾舞团。成立之初,兰芭就面临着是学习法兰西舞派,还是学习意大利舞派,抑或是学习俄罗斯舞派的选择。最后,兰芭决定走自己的道路,创排了原创民族芭蕾舞剧《大梦敦煌》。“当舞剧的主人公‘莫高’和‘月牙’以芭蕾舞的方式,轻盈飘逸地进行舞蹈叙事,当身着东方古典服饰的‘飞天’以芭蕾舞步出现在舞台上时,那并不是单单把脚尖立起来那么简单,而是东方文化走进西方观众视野的一次成功实践。”兰州芭蕾舞团艺术总监苏孝林说。

“人才问题”成为中国芭蕾舞界这些年难以言说的痛。不过,近些年各院团也在积极探索芭蕾人才培养的新路径,这次论坛上不少院团长分享了各自的经验。

中国舞蹈家协会名誉主席赵汝蘅、白淑湘也参加论坛并发言。

当然,芭蕾的发展绝不能脱离本国群众,有观众基础才有持续发展的潜力。在这方面,中央芭蕾舞团常年开展芭蕾教育进校园、大师面对面、公益惠民演出等艺术普及活动。“在剧场里,香港芭蕾舞团致力于以优秀作品展现香港城市形象、文化底蕴和人民精神。优秀剧目是发展的基础。”香港芭蕾舞团艺术总监卫承天也介绍,主创团队在不断创新形式让芭蕾艺术走出剧场,走入普通群众生活。“比如,通过‘快闪’到城市不同地方,展示芭蕾艺术和演员风貌,借助‘我们一起来跳舞’项目,聚焦学生、老人和40岁以下的从业者,对他们进行业余培训、推动其与香港芭蕾舞团艺术家的深层交流互动,从而让芭蕾为更多人所接受和喜爱,成为更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中国芭蕾;芭蕾;韵味;中国;芭蕾艺术

为期两个月的国际芭蕾盛会第三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于1月 14日落下帷幕。在本届芭蕾演出季闭幕前夕,国内十大芭蕾院团的“掌门人”齐聚京城——举办首届中国芭蕾院团长论坛,就芭蕾人才培养、芭蕾观众培育以及新时代中国芭蕾如何讲述中国故事等现实而迫切的问题展开思想碰撞。内地的芭蕾院团近些年也在培养观众方面积极进行探索,比如中央芭蕾舞团从2014年开始,开展“芭蕾进校园”活动,让四所合作小学的学生上起了芭蕾课。在演绎好、传承好古典芭蕾的同时,中国芭蕾舞人更要发展好自己的民族芭蕾,在讲好中国故事、展示中国精神的过程中绽放中国芭蕾的精彩。

图片 1中央芭蕾舞团的《舞姬》 钟欣 摄

芭蕾艺术;凸显;中国气质

让更多观众在舞台之外感受芭蕾之美

那次经历,让刘军深受触动,她渐渐意识到:尽管中国芭蕾舞先学欧洲,再学苏联,但欧洲的、苏联的并不代表“最好”,富有自己民族特色的芭蕾艺术才最有魅力。此后几十年,她一直在思考,中国芭蕾舞如何从自己的文化母体中汲取营养。

北京12月30日电 “在自己的母体文化里寻找营养,经典剧一定要有中国气质、中国表达”,重庆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刘军说,100年前是外国人主导对中国的想象,21世纪的今天,对中国的想象应该由中国人自己来做。她的一席话引来全场掌声。

中央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冯英也谈道,中国芭蕾要以国际视角,结合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思考,用中国和世界相结合的方式来讲好中国故事。

在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辛丽丽看来,芭蕾人才要“能舞能文”,除了舞蹈技能外,还要全面提升文化素养。为此,上芭从音乐、设计、美术、文学、经济、历史等各方面对芭蕾舞演员进行全方位教育,让他们吸取与芭蕾艺术相关的一切养分。

芭蕾舞;人才培养;观众;演员;团长;芭蕾艺术;中国芭蕾;演出;民族;芭蕾院

他以辽宁芭蕾舞团的作品为例,建团至今始终致力于打造具有中国特色芭蕾艺术作品,创作演出了中国风格的芭蕾舞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嘎达梅林》《二泉映月》和现代芭蕾舞剧《末代皇帝》等,近年来又打造了具有浓厚地域文化特色的原创中国芭蕾作品,如充满辽宁地域风情的芭蕾舞蹈,反映东北抗战精神的原创中国芭蕾舞剧《八女投江》等。

作者简介

重庆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刘军,是芭蕾演员出身,曾留学德国20年。出国之前,她曾对欧洲古典芭蕾十分膜拜。在德期间,一位德国的芭蕾舞团拍戏选人,团长无意中发现会跳蒙古舞的刘军,她蒙古舞“抖肩”的动作让对方十分着迷,大赞“这是世上最美的舞蹈动作”。刘军因会跳蒙古舞而在人才济济的欧洲芭蕾舞界脱颖而出。

富有自己民族特色的芭蕾艺术才最有魅力

图片 2

芭蕾这种艺术形式属舶来品,在中国真正兴起和发展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60余年来,随着《红色娘子军》《白毛女》《大红灯笼高高挂》《牡丹亭》等诸多优秀作品被广大观众熟悉和热爱,芭蕾在中国落地生根并结出累累硕果,实现了芭蕾舞的民族化发展。

在本次芭蕾院团长论坛上,香港芭蕾舞团的做法让芭蕾同行颇受启发。据香港芭蕾舞团艺术总监卫承天介绍,香港芭蕾舞团目前的重要任务就是“探索芭蕾如何走出剧场,走进香港市民的生活中”。比如,他们经常深入到社区、街头、公园、山顶等不同地方,开展各种“短平快”的演出活动,“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让更多市民更多地接触芭蕾、了解芭蕾,进而培养起更多的芭蕾观众”。

重庆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刘军,是芭蕾演员出身,曾留学德国20年。出国之前,她曾对欧洲古典芭蕾十分膜拜。在德期间,一位德国的芭蕾舞团拍戏选人,团长无意中发现会跳蒙古舞的刘军,她蒙古舞“抖肩”的动作让对方十分着迷,大赞“这是世上最美的舞蹈动作”。刘军因会跳蒙古舞而在人才济济的欧洲芭蕾舞界脱颖而出。

首届中国芭蕾院团长论坛29日在北京举行。当下中国所有的芭蕾舞团,即中央芭蕾舞团、香港芭蕾舞团、上海芭蕾舞团、辽宁芭蕾舞团、广州芭蕾舞团、天津芭蕾舞团、苏州芭蕾舞团、北京当代芭蕾舞团、重庆芭蕾舞团、兰州芭蕾舞团等十家芭蕾舞团的负责人共聚一堂,就如何在艺术创作上追求中国特色和中国气质,以及如何推出优秀后备人才等相关问题为中国芭蕾“把脉”。

但新的挑战随之而来,今天,中国的芭蕾艺术如何在创作中凸显中国特色和中国气质,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的审美追求,推进芭蕾艺术在新时代攀登新高峰?此前,中国的10家芭蕾舞团的院团长和有关负责人相聚首届中国芭蕾院团长论坛,就这些议题展开积极研讨。

为期两个月的国际芭蕾盛会第三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于1月14日落下帷幕。在演绎好、传承好古典芭蕾的同时,中国芭蕾舞人更要发展好自己的民族芭蕾,在讲好中国故事、展示中国精神的过程中绽放中国芭蕾的精彩。

在本次芭蕾院团长论坛上,香港芭蕾舞团的做法让芭蕾同行颇受启发。据香港芭蕾舞团艺术总监卫承天介绍,香港芭蕾舞团目前的重要任务就是“探索芭蕾如何走出剧场,走进香港市民的生活中”。比如,他们经常深入到社区、街头、公园、山顶等不同地方,开展各种“短平快”的演出活动,“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让更多市民更多地接触芭蕾、了解芭蕾,进而培养起更多的芭蕾观众”。

图片 3香港芭蕾舞团的《茶花女》 钟欣 摄

(人民日报记者 郑海鸥)

中央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冯英说,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中国芭蕾艺术已经立在了世界舞台之上,而要形成“中国芭蕾学派”还需几代人的努力。在演绎好、传承好古典芭蕾的同时,中国芭蕾舞人更要发展好自己的民族芭蕾,在讲好中国故事、展示中国精神的过程中绽放中国芭蕾的精彩。

内地的芭蕾院团近些年也在培养观众方面积极进行探索,比如中央芭蕾舞团从2014年开始,开展“芭蕾进校园”活动,让四所合作小学的学生上起了芭蕾课。中央芭蕾舞团所属的天桥剧场还每年举办15场“走进芭蕾”活动,由专业演员为观众讲解和展示芭蕾。同时,近年来一些芭蕾院团还开发了一系列文创产品。正如天桥剧场总经理刘精伟所说,演出或许容易忘记,但精美的手机壳、抱枕、芭蕾玩偶,能给观众留下相伴的记忆,增加观众的黏性。

值得一提的是,12月28日至29日,北京天桥剧场也首次迎来中国十家芭蕾舞团首次相聚。这台名为《中国芭蕾力量》的演出两天连演三场,向国内外观众展示了中国芭蕾的民族特色、最新发展成果,共同抒写了中国芭蕾历史的华美新篇章。

芭蕾这种艺术形式属舶来品,在中国真正兴起和发展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60余年来,随着《红色娘子军》《白毛女》《大红灯笼高高挂》《牡丹亭》等诸多优秀作品被广大观众熟悉和热爱,芭蕾在中国落地生根并结出累累硕果,实现了芭蕾舞的民族化发展。

辛丽丽不仅为演员的眼前考虑,更为他们作长远打算。比如,上芭的首席演员季萍萍已成为上芭的艺术总监助理,首席演员范晓枫因为跟腱的意外断裂不得不离开舞台,但现在她慢慢进入了教员的角色,而演员吴虎生也开始尝试编创,他的第一部中型芭蕾作品《难说再见》演出非常成功。“要帮助演员在离开舞台后找到新的发展方向,让他们无后顾之忧,这样才能留得住优秀人才的人和心。”辛丽丽说。

(光明日报记者 韩业庭 通讯员 熊一璇)

各团的当家明星均上演了各自的拿手好戏,其中包括《天鹅湖》、《舞姬》、《孤独的迷宫》、《古典女子四人舞》、《茶花女》、《堂·吉诃德》、《群星炫舞》、《古典大双人舞》、《敦煌》、《艾斯米拉达》、《罗密欧与朱丽叶》、《北京十二月》、《过年》、《大梦敦煌》、《祭》、《山水重庆》等古典与现代经典作品的选段。

“创作具有民族特色的芭蕾舞剧不是简单地做‘加法运算’——随便加点民族元素就完事了,而是要对民族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辽宁芭蕾舞团党委书记李成全说。

如何扩大观众群体,改变自身“小众艺术”的形象,决定着芭蕾艺术能否发展壮大。

北京当代芭蕾舞团副团长黄震坦言,特别反对的就是一些其他的形式把很强的一些中国的元素加进去就说是中国特色,其实我觉得这是一种标签,我们至少认为只有是在骨子里、血液里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才是中国气质。而该团在这方面的尝试是采用一种融合的态度,当代芭蕾本身有着很强包容性,所以我们选取比较灵活的方式来做。从选材开始到表现形式这方面尽量选取一些东方和西方都能够融合的作品,比如最简单的就是中国的《梁祝》和西方的《罗米欧与朱丽叶》,那么我们在尝试过程中选取了一个西方的东西加入到中国的框架里来,重新解构重建的一个东西就是我们的《夜宴》,就是把一些比较具像化的东西用现代舞的方式抽象化。

李成全表示,民族芭蕾舞创作,要肯花时间去追根溯源、深入调研,不断推翻、重塑,把“民族特点”和“芭蕾特点”融合提升到民族文化的高度,使芭蕾艺术能够在民族审美心理的结构中展现其独特美感。比如,辽芭创作的《二泉映月》,在舞蹈语汇编排上,突破了很多芭蕾程式化的东西,运用了很多中国古典舞、民族舞的元素,细腻刻画了人物追求真善美的精神,比古典芭蕾原有的范式更夸张、清晰、易懂,让芭蕾艺术有了中国韵味,展现出了东方式美感。

在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辛丽丽看来,芭蕾人才要“能舞能文”,除了舞蹈技能外,还要全面提升文化素养。为此,上芭从音乐、设计、美术、文学、经济、历史等各方面对芭蕾舞演员进行全方位教育,让他们吸取与芭蕾艺术相关的一切养分。

破解人才困境刻不容缓

让更多观众在舞台之外感受芭蕾之美

那次经历,让刘军深受触动,她渐渐意识到:尽管中国芭蕾舞先学欧洲,再学苏联,但欧洲的、苏联的并不代表“最好”,富有自己民族特色的芭蕾艺术才最有魅力。此后几十年,她一直在思考,中国芭蕾舞如何从自己的文化母体中汲取营养。

中央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冯英说,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中国芭蕾艺术已经立在了世界舞台之上,而要形成“中国芭蕾学派”还需几代人的努力。在演绎好、传承好古典芭蕾的同时,中国芭蕾舞人更要发展好自己的民族芭蕾,在讲好中国故事、展示中国精神的过程中绽放中国芭蕾的精彩。

天津芭蕾舞团团长陈川介绍,在培养芭蕾人才方面,天芭采取了“请进来,走出去”的方式,特别是自2005年起就制订了一年一度的“百日集训”方案,聘请海内外的著名芭蕾舞专家,这项工作已每年纳入芭蕾舞团的日常工作计划,成了常态化的人才培养模式,不仅提高了演员的业务能力,同时也提高了教员队伍的整体素质。

破解人才困境刻不容缓

“人才问题”成为中国芭蕾舞界这些年难以言说的痛。不过,近些年各院团也在积极探索芭蕾人才培养的新路径,这次论坛上不少院团长分享了各自的经验。

李成全表示,民族芭蕾舞创作,要肯花时间去追根溯源、深入调研,不断推翻、重塑,把“民族特点”和“芭蕾特点”融合提升到民族文化的高度,使芭蕾艺术能够在民族审美心理的结构中展现其独特美感。比如,辽芭创作的《二泉映月》,在舞蹈语汇编排上,突破了很多芭蕾程式化的东西,运用了很多中国古典舞、民族舞的元素,细腻刻画了人物追求真善美的精神,比古典芭蕾原有的范式更夸张、清晰、易懂,让芭蕾艺术有了中国韵味,展现出了东方式美感。

(光明日报记者 韩业庭 光明日报通讯员 熊一璇)

在首届中国芭蕾院团长论坛上,刘军的观点让大家产生了共鸣。成立于2013年的兰州芭蕾舞团,是我国最年轻的芭蕾舞团,也是西北地区唯一的芭蕾舞团。成立之初,兰芭就面临着是学习法兰西舞派,还是学习意大利舞派,抑或是学习俄罗斯舞派的选择。最后,兰芭决定走自己的道路,创排了原创民族芭蕾舞剧《大梦敦煌》。“当舞剧的主人公‘莫高’和‘月牙’以芭蕾舞的方式,轻盈飘逸地进行舞蹈叙事,当身着东方古典服饰的‘飞天’以芭蕾舞步出现在舞台上时,那并不是单单把脚尖立起来那么简单,而是东方文化走进西方观众视野的一次成功实践。”兰州芭蕾舞团艺术总监苏孝林说。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芭蕾应有中国韵味,芭蕾艺术如何凸显中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