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歌剧,红色娘子军
分类:中国史

由中央歌剧院与海南省委宣传部、海南省文联出品,王艳梅、王持久、陈道斌编剧,朱嘉禾、王艳梅作曲,王湖泉导演、许知俊指挥,王庆爽、韩钧宇、金川等主演的民族歌剧《红色娘子军》日前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

图片 1

海南2016,歌剧《红色娘子军》诞生!

时间:2016年02月19日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蒋 力

图片 2

歌剧《红色娘子军》剧照

  2016年我的观剧之旅始于元月,以往几乎都是四五月开始。非常高兴的是,今年的起始是在海南——年近六旬的我,生平第一次来到海口这个城市。在海口,我看的是一部与海南现代史和革命史息息相关、也是海南现代革命史上影响最大的女子军特务连的故事改编的民族歌剧。这个故事,我辈前后的人无不熟悉,她叫《红色娘子军》。对于我辈来说,即便不熟悉这个题材最初的长篇通讯(那时还不时兴“报告文学”的提法),不熟悉这个题材的琼剧,却不会不熟悉在长篇通讯基础上创作的电影、芭蕾舞剧和京剧;不会不熟悉祝希娟、薛菁华、杜近芳、冯志孝、甚至包括刘庆棠等一批相关演员;更不会不熟悉因电影而诞生的《娘子军连歌》、因舞剧而诞生的《万泉河水清又清》和“五寸钢刀舞”的旋律。京剧的唱腔相对生疏了,但偶尔还能想起几句。舞剧的旋律印象最深,是因为她伴随了我的精神启蒙之年,我就读的小学有一支学生宣传队,在我读到五年级时,我校宣传队的水平达到了顶峰——《红色娘子军》全剧基本照演,少女少男们都脚穿芭蕾鞋上场,琼花的扮演者曾是我的邻桌同学和偶像。《红色娘子军》这个题材,比海南更早、或者说代表着海南,进入我们的视野和记忆。所以,听闻海南省文联策划并组织创作的同名歌剧将要首演的消息时,我就认定她必定成功,必将以歌剧的艺术形式感动我们及比我们更年轻的观众。元月二十、二十一日两晚,我在海南省歌舞剧院,连续看了两场,获得了极大的精神满足。这种满足,是在艺术享受的过程中得到的革命传统教育,是对并不遥远却似乎已渐陌生的一段前辈历史的难得的重温。

  庆功宴上,省文联书记、主席张萍首先肯定了担任该剧编剧兼作曲的王艳梅从创意到创作等方面的贡献。2011年,王艳梅在长沙看了一场音乐会版的歌剧《江姐》,在返回海南的飞机上,她萌生了把《红色娘子军》改编为歌剧的想法。回到海口后,在没有任何人力与财力外援的情况下,王艳梅开始了独立创作。2012年,张萍听了她已完成的部分场次音乐,决定将其搬上海南文艺界新年音乐会,随即拍板正式做这个项目。她当时的原话是:“这件事我们要做,而且必须做好!”作为歌剧音乐剧制作人、评论工作者和相当长时间的媒体人,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我此前都从未注意到现任海南省文联专职副主席兼海南省音协主席王艳梅这个名字,海南的文化人,我只知道作家韩少功(今已退居海南省文联名誉主席,研讨会上与我邻坐),可见我有点居京城(而今多被称为帝都)而自大、却也孤陋寡闻的意思。若不是这部歌剧,完全可能此生与此人无缘相识。事实证明,那于我来说将是一个莫大的遗憾。如果未识王艳梅,恐怕也不会认识张萍。恕我直言,看此剧新闻发布会的报道时,我以为这位书记兼主席的总策划一衔,不过是挂名。没想到她不仅认可了这个创意,将其列入了省文联的“六个一”文艺精品工程,鼓励推动年轻人在一线上大展身手,还争取到了上级领导和企业界的支持,而且从感情上与此剧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情缘。在研讨会上她说了一段话让我感动:答应艳梅做这件事时,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但我认定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是一件值得努力去尝试的事。所以在这部剧的整个创排过程中,除了对剧本创新方面的把关,主要职责是当好“服务员”。举个感性的例子:第二天看戏时,下半场我坐在张萍旁边,演到琼花与几个女战士临牺牲前唱出一曲《殷红的旗》时,从第一句起,张萍几乎小声跟着从头唱到尾。那种投入和忘情,与台上的戏一起感动了我,以至在戏结束后,我与她握手祝贺时,都不敢正面对视,因为我和她都已热泪盈眶,一旦对视,恐难免失态。

  作曲家朱嘉禾,是兰州军区战斗文工团的一级作曲。以往我与他不多的接触,都没有超出歌剧范围。2011年王祖皆、张卓娅作曲的《祝福》,他担任了部分配器。杭州首演时,研讨会由我主持,但没机会让他发言。另一年,他与张千一合作的《太阳之歌》(李有源与《东方红》的故事)在西北演出,我没看到。王艳梅飞到北京求援时,找过羊鸣,找过王祖皆,是王祖皆推荐了朱嘉禾。他应下此事后,即与王艳梅一起到海南深入生活,记录下许多原生态的海南民歌,做了仔细的分析与选材。朱、王的共识是要绕开舞剧音乐,所以除了《娘子军连歌》之外,他们几乎都是在海南民歌的基础上进行的创作。《万泉河水清又清》一曲,他们用了开头的半句,因为那曲子原本就是海南民歌的旋律,是海南的《五指山歌》(我以前也不知道)。创作过程中,他俩电话不断,时有争论,而最终的呈现,我的评价是:融洽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我难分、一个整体的程度。这种融洽,于歌剧音乐的合作创作,是极难得的,夫妻档的合作者(如王祖皆和张卓娅)除外,几乎均难做到。不久前我看的某戏,合作的二人,几乎就是:甲就是甲、乙就是乙、不融不合、自强不息。

  歌剧《红色娘子军》的音乐,对海南民间音乐、民族歌剧经典、戏曲等中国民族音乐元素,做了有机的借鉴,这是第一个特点。其次,是对《娘子军连歌》的贴切得体的运用和发挥(也可以叫发展),而且将《国际歌》作为铺垫,丝毫没有生硬之感,却有极大的升华。我们很难设想,《国际歌》的旋律,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能传到海南这个岛屿上来,但今天我们完全可以接受这种嫁接、组合,因为其主题——“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与“奴隶要翻身”是一致的,或可说,后者是对前者自觉的继承。第三个特点是努力、尽力地保证了此剧的歌剧品位。作曲者没有因条件的限制而顾忌重唱的写作,宣叙调也有一些成功的段落。《木棉花开》与《殷红的旗》两个唱段都非常抒情、动听、感人,民族韵味浓郁。

  导演王湖泉,我的同事,同在一个剧院,同歌剧之事,曾同在两个大戏的剧组里工作,共同语言很多。他是被他的老同学朱嘉禾拉进这个剧组的,到了海南才发现海南之难:资金紧张、可用人材少之又少,最后一点是没有退路。湖泉这个老红军的后代,在歌剧战线上没有当逃兵,却当了一次“军衔”为“制作人”的将领。他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约来了舞美设计王辛刚、灯光设计孟彬、服化设计(总监)韩春启和青年女高音王庆爽,个个都是响当当的“腕儿”,还通过他所在的中央歌剧院副院长宋晨,安排了剧院的舞美工厂担任舞美制作。作为国家歌剧院卓有成就的导演,有这样一个央地密切合作的机会,他特别希望把传统的、正规的歌剧样式带到海南。首演之后,他在朋友圈里发了几句感言,我记下其中的一句:“信念不能丢,理想不能变,灵魂中的种子永远是红色……”这句话中的理念含量很大,能上升到政治高度;其实也很具体,具体到人生的某个细节和艺术的每个环节。这个导演的选定,保证了这部歌剧的舞台呈现没有走样,没有滑向其他剧种,没有成为伪歌剧。尤其是其中相对庄重的、带有仪式感的场面,催人泪下,动人心魄,几乎可以说是非歌剧莫属。

  舞美设计王辛刚,我看过他设计的四五个戏,这次印象最深。最深的地方不是他的斜构图,而是地面,他设计的地面,打破常见的斜坡、大斜坡,改为三块分别为方形、棱形和梯形的有一点点坡度的组合,三块表演区有高中低之分,有形状变化,舞台上的感觉顿显灵活许多。

  孟彬的灯光设计,大气,简洁,干净,不脏不乱不闹不花哨不抢戏,《殷红的旗》那段,红光用的尤为出色,以偶尔的夸张,突出戏剧的高潮和创作理念,是我最喜欢的一段。

  服装上的波纹设计,虽只是一个细节,却可以看出设计者的用心。海南被海包围,也多江河,这个艺术构思显然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群体服装在特定色调里有上下不同的深浅变化,也是韩氏设计的一个特色(设计者是韩春启的女弟子王雪莹)。再一个特色是布料的选材,多用粗麻,强调粗、土、旧、皱的质地感,很符合人物的身份。

  必须要肯定的是,这部以同名京剧为蓝本的民族歌剧在故事改编及剧情设计上的大胆突破颇具新意,编剧王艳梅、王持久、陈道斌确实给了观众意想不到的惊喜,当然,剧本及唱词上或许还存在着一些问题。我没读过剧本,不宜详评。只顺眼看了字幕,所以对唱词敏感些,有些字句还可再做斟酌或修改。

  主要角色演员王庆爽、汤子星、张海庆这三位以往演过的歌剧和音乐剧,我大都看过。庆爽扮演的琼花,可信可爱,纯真朴实,还有点倔强。她的演唱,比《八月桂花遍地开》中的桂花,少了些戏曲范儿,比《土楼》中的云花,少了些歌唱范儿。对人物比较准确的把握,显出经验的增多和主见的增强。子星扮演洪常青,有自己独特的资源优势,他出身海南,从小出入省歌,学琴学艺,成名后到总政歌剧团工作,成为海南人的骄傲。他身材高且偏瘦,与脖子短肚子大的那类美声演员在形体上对比鲜明。他塑造的角色,没有追求外表的潇洒,更在意人物的本身,只是这个人物在军人身份之外的一些心理感觉,子星似乎还未找准,并有效地表现出来。好在他注意征求意见,随时调整,显然有不少可提升的空间。南霸天这个角色,戏略嫌偏少,造型偏老,与洪常青的对唱很精彩,而个人的独立唱段缺少特色,这都给张海庆出了难题。他比庆爽、子星的经验都多些,胜任目前的戏份,且还有很大的余地。饰演连长的方丽歌是海南人,这次她从音乐剧舞台回归歌剧,是新的尝试,难免小有生硬,然不乏生气。在表演上最松弛的是饰演老四的吴志辉,他也是海南人,琼台师专的教师。我个人感觉是:老四的身份稍显拔高了,有时抢戏了,似应微调。作为对歌剧毫无经验的海南省歌舞团的孩子们,以其刻苦努力和积极的状态,最终在首演舞台上绽放光彩。应该说,对年轻的群众演员们来讲,这是一次难得的艺术实践和舞台锻炼机会。他们那些带有海南韵味的形象、口音和生涩而青葱的表演,都在这部新诞生的歌剧中印上了鲜明的海南色彩,这一点,恰恰是以往的舞剧、京剧中所难以见到的。我记得文革之后看年轻一代演出的舞剧《红色娘子军》时,就已感觉缺少了第一代的韵味,更谈不上海南韵味了,留在台上的似乎是已近程式化的表演,印象更深的当然是音乐,所以此后的舞剧,我再未看过。

  这次海南看戏,我颇赞赏的是其经典传承、海南韵味、民族风格的体现。就此而言,该剧当视为民族歌剧领域有继承、有借鉴、有创新、有发展的新成果,可喜可贺!愿早日实现巡演、精演目标,让更多的观众看到她。

1930年,海南岛五指山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一支由劳动妇女组织起来的革命武装队伍--红色娘子军成立了。

由中央歌剧院与海南省委宣传部、海南省文联出品,王艳梅、王持久、陈道斌编剧,朱嘉禾、王艳梅作曲,王湖泉导演、许知俊指挥,王庆爽、韩钧宇、金川等主演的民族歌剧《红色娘子军》日前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序曲响起,管弦铿锵,直奔主题,动机交织发展,气势磅礴。大幕拉开,是吊在柱子上的吴琼花,老四皮鞭挥起,挡不住丫鬟琼花反抗的歌声。深夜,琼花逃出南霸天牢房、晕倒在野外,遇见洪常青一行,在他们的指引下奔赴红区红云岭。清晨,椰林宽阔的操场歌声嘹亮,娘子军连姐妹练兵正忙。历经艰辛的琼花赶来,在洪常青的介绍下参加了红军,随同洪常青前往南府执行任务。故事的前面与舞剧《红色娘子军》情节相似,而舞蹈化为歌词的抒情叙事。

图为歌剧《红色娘子军》编剧、作曲王艳梅、导演王湖泉、 作曲朱嘉禾。 钟欣 摄

琼花是椰林寨大地主南霸天家的女奴,祖辈受南霸天的压迫,她怀着世代的冤仇,一次次反抗、逃跑,一次次被抓回来,被打得遍体鳞伤,关入水牢。

化装成南洋橡胶老板的洪常青一行来到南府,取得南霸天信任。而琼花提前开枪暴露目标,南霸天漏网逃脱。不守纪律、不知错误的琼花被关了禁闭。连长与洪常青谆谆教导,歌声中倾述了各自的身世,让琼花茅塞顿开,明白了红军解放天下穷苦百姓的革命道理。琼花带领红军抓住老四立了新功。这是电影、舞剧与电影剧本没有的故事情节,强调了吴琼花加入革命队伍之后的成长过程。

海口6月20日电 题:王艳梅:民族歌剧《红色娘子军》是一场创作苦旅

这时椰林寨来了一位着装华贵的巨商,他自称从海外归来,携巨款荣显故乡。南霸天企图利用这个侨商扩充反共势力,于是,大摆宴席。

歌剧《红色娘子军》的下半场剧情与舞剧电影也有一些不同。开场的五指山民歌演唱后,琼花要求进步、参加共产党,紧随的是洪常青带队狙击敌人。完成任务后,洪常青命令琼花带领伤病员转移,留下少数队员继续掩护。包围上来的南霸天下令放火烧山,弹药用尽的红军跳下悬崖,壮烈牺牲。吴琼花带领反围剿部队包围白匪,打死南霸天,全歼敌人。“娘子军”连扩红为营,琼花入党并被任命为党代表。音乐声中,一群“娘子军”幸存者、老人们一幅幅生动的照片打出天幕,让观众唏嘘不止,不忘理想,缅怀英雄。

记者 洪坚鹏

这位侨商临走时借口要一个侍女而带走了琼花。在路上,他给琼花松了绑,并给她四个银元,还指点她投奔娘子军的路途。

歌剧编导充分注意歌剧抒情、叙事的特点,没有照搬电影舞剧的情节。根据歌剧表演需要编织剧本,增减情节,宣叙与咏叹的剧词写作各具特色。宣叙歌词朗朗上口,便于吟诵念唱;咏叹句式长短交接、韵律相加便于舒展情怀,看来爽目、唱来上口,剧词雅俗共赏。

由中央歌剧院、中共海南省委宣传部和海南省文联共同出品的大型民族歌剧《红色娘子军》,于本月14日、15日亮相国家大剧院歌剧院舞台,获得了专家学者与观众们的一致好评。日前,歌剧《红色娘子军》的编剧、作曲,海南省文联副主席王艳梅接受了记者采访。

琼花和不愿做封建礼教牺牲品的红莲一起来到娘子军的驻地,参加了娘子军。在这里她又见到那位"华侨巨商",原来他就是娘子军的党代表--洪常青书记。

作曲家充分注重吸收海南民间音乐特色,汉族地区、少数民族地区风格特点兼顾。围绕吴琼花的音乐有提炼、主题集中,反复贯穿,音乐中见形象。上半场南府的黎族歌舞、下半场红云岭五指山民歌等演唱都很出彩。全剧配器细致、织体清晰,乐队有色彩、有对比、有表情,音响有动力。抒情性、戏剧性兼备,体现了作曲家的戏剧音乐写作功力。

图片 3图为歌剧《红色娘子军》剧照。 钟欣 摄

琼花在严格训练和艰苦斗争的考验中,不断成熟进步。

歌剧《红色娘子军》表演出色,女主角王庆爽女高音歌唱声区贯通、刚柔并济,表演入情入戏。男主角男高音嗓音明亮、音色统一。南霸天、老四的扮演者角色入戏,唱演有滋有味。重唱默契、合唱和谐,歌声有气势,管弦有表情。指挥许知俊经验丰富,乐队色彩丰满、句法清楚、音响清晰,涨落有致,托腔托戏,显示出不凡的实力。

歌剧《红色娘子军》以六幕讲述了海南穷苦女儿吴琼花在红军的帮助下,逃离压迫并成长为一名革命战士的故事。

在一次执行到南霸天府上侦察任务时,路遇南霸天,琼花心头怒火难以抑制,开枪打伤了南霸天,但由于她违反了纪律,受到处分,娘子军的领导对她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后来,红军决定解放椰林寨,洪常青又一次利用"侨商"身份,再入南府,并带了"丫头"琼花。黑暗中琼花摸进了南霸天的卧室,她瞄准了南霸天真想一枪把他打死,但是,她想到了纪律,想到洪常青书记的批评和教诲,应将南霸天交给人民去审判,这次她没有开枪,一直坚持到娘子军总攻开始。

该剧舞美参考舞剧、京剧的浪漫色调,蓝天白云、绿树红旗,有明月高悬、有硝烟滚滚,有抒情、有激情,舞台色彩鲜艳、对比鲜明,配合灯光,虚实结合、明暗分明。场景美观大方,风格统一。

这部歌剧从剧本构思、创作、改编到音乐创作,试演、排演,再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历经了整整六年的时间,对王艳梅来说,这是一个最美好的“抵达”,却也是一场漫长的创作苦旅。

娘子军解放了椰林寨,斗争了南霸天,人民欢欣鼓舞。不料,南霸天在夜间乘隙逃跑,琼花在追捕时中了敌人的暗算,受了重伤。

歌剧《红色娘子军》讴歌革命理想、颂扬革命英雄,是继“娘子军”电影、舞剧、京剧“名片”之后,再添同一题材歌剧“名片”一张,为海南地方优秀文化传播立下新功。

忆起童年,《红色娘子军》是那时在夜里露天操场上闪烁播出的电影。王艳梅说:“从此我知道了海南岛,知道了那里曾经有这么一群妇女干出了一番惊天动地的事,记住了其中的主题歌。”

琼花伤愈后再次要求冒险去抓南霸天,洪常青启发她要克服狭隘的复仇观念,树立消灭封建剥削制度、解放全中国的崇高理想。

作者简介

若干年后,王艳梅来到海南,走近了她们,听说了更多关于那段艰苦岁月的动人故事。此后,她不断地写出关于凭吊、缅怀与追寻那段时光的歌曲——《找寻当年》、《永远的丰碑》……

国民党反动派出动大批军队,向海南的革命根据地大举进攻,红军和红色娘子军撤离椰林寨,南霸天又回到椰林寨。在这严峻时刻,琼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洪常青率领娘子军在分界岭执行阻击任务时,为掩护娘子军撤退负重伤,并被捕。

姓名:乐工 工作单位:

2010年末,王艳梅专程赴长沙观看红色经典歌剧《江姐》,在回程的飞机上,“那个埋藏在心底的梦忽然变得无比清晰难以抑制,回到海南,我随即投入了歌剧《红色娘子军》的剧本改编和部分场次的音乐创作工作。”

洪常青在敌人面前,表现出崇高的英雄气概,最后英勇就义。琼花毅然担负起烈士遗下的斗争重担,继任娘子军党代表。她率领娘子军与主力部队汇合重新解放了椰林寨。罪大恶极的南霸天终于得到应有的下场,琼花亲自宣布对沾满人民鲜血的大恶霸南霸天执行枪决。

但由于没有经费,又想试听效果,王艳梅只好将完成的部分场次唱段作为音乐会节目先后“塞进”2011年底及2013年底在海南大学和海口人大会堂举办的海南文艺界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上。

红色娘子军在琼花的带领下,高唱胜利战歌,迈向革命斗争的新征程。

尽管是实验性的试水演出,却受到了业内人士及媒体的极大关注。这成了注入王艳梅心中的一剂强心针。

图片 4图为歌剧《红色娘子军》剧照。 钟欣 摄

在2014年召开的海南省政协会议文艺界别分组讨论会上,王艳梅谈起创作《红色娘子军》面临的困境,参与讨论会的省领导发出声援,文化企业有识之士回应捐助,钱不多,却成为撬动《红色娘子军》创作的第一笔经费。随后,在时任海南省文联主席张萍的支持下,海南省文联将《红色娘子军》创作正式立项,搭建起由朱嘉禾、王持久、陈道斌等国内优秀词曲家加盟的主创班底。

2014年6月,主创人员深入海南琼海、定安、琼中等地,走访故人故地,搜集考察史料。到琼海红色娘子军纪念园、定安母瑞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园,了解琼崖革命战争中发生的每一件历史史实。

王艳梅回忆,2014年12月末,她和作曲家朱嘉禾深入到海南腹地琼中一个黎族村落采集当地音乐素材,得知他们的来意后,全村人聚集在村里的土坝上烧锅煮饭摆酒招待。这次采风他们采集了大量的海南民族民间音乐素材。他们从中挑选提炼人物音乐,设计场景音乐,并对剧情及唱词反复斟酌修改。

2015年10月,在主创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六幕歌剧《红色娘子军》全部创作完成。

2016年春天,由中央歌剧院导演王湖泉执导,王庆爽、汤子星、张海庆、方丽歌、冯葆东、吴志辉等主演,海南省歌舞团担纲演出的民族歌剧《红色娘子军》在海口迎来了实验性首演。

图片 5图为歌剧《红色娘子军》剧照。 钟欣 摄

此后,中央歌剧院加入项目合作,邀请著名剧作家欧阳逸冰担任文学指导,组织原班主创人员从剧本、音乐等方面再度进行了精细打磨。根据史实加入新的内容,使整个故事情节更加曲折,强化人物矛盾冲突,增强戏剧张力,着重细节突出塑造人物个性,以木棉花为意象贯穿全剧始终,深入表现剧中人物的大爱与大恨,恩情、友情与相互仰慕的真情,接入真实感人的历史史实等等。

在忠实于海南本土音乐特点的原则上,除承接性地保留同名电影主题歌《娘子军连歌》以外,绕开以往同一题材艺术作品的音乐风格,力求突破与创新;着力打造《木棉花开》、《殷红的旗》、《我想成为他那样的人》、《我的心飞向你》几个重点唱段,在注重旋律优美的同时,突出海南地方风格和一定的时代感。

在海南省委宣传部的大力支持,海南省文联全力的推动下,今年4月,歌剧《红色娘子军》在中央歌剧院投入实际排练。6月14日、15日的两晚,国家大剧院歌剧院的4800余个座位座无虚席。王庆爽、韩钧宇、陈淼、刘玉、李想、尉金莹、尹海、金川等中央歌剧院的艺术家们将第一代歌剧《红色娘子军》的人物艺术形象精彩定格在舞台上....。.

“一部歌剧的诞生凝聚了太多人的心血,而在出发之初,我们并没去想过要一个怎样的结果,只是执拗地埋头前行,我们的努力与不期而至的机缘让我们看到了远处的灯火....。.这部剧能走到今天,回望一路,痛并快乐。”王艳梅对记者说。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民族歌剧,红色娘子军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