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知音说与知音听,师旷鼓琴的故事
分类:中国史

故事原文 师旷①不得已,援琴而鼓②。一奏之,有玄鹤二八③,道南方来,集于郎④门之垝⑤。再奏之,而列。三奏之,延颈而鸣,舒翼而舞,音中宫商之声⑥,声闻于天。平公大说⑦,坐者皆喜。 师旷不得已而鼓之。一奏而有玄云从西北方起;再奏之,大风至,大雨随之,裂帷幕⑧,破俎豆⑨,隳廊瓦⑩。坐者散走,平公恐惧,伏于廊室之间。晋国大旱,赤地三年。平公之身遂癃病[11]。 注释 ①师旷:春秋时晋国的乐官,乐师,字子野。 ②援琴而鼓:援,拿。鼓,弹奏。 ③玄鹤二八:玄鹤,黑色的鹤。二八,十六。 ④郎:同廊。 ⑤垝:通危,屋脊。 ⑥宫商之声:宫商,我国古代五音:宫、商、角、徵、羽。这里宫商之声指美好音乐。 ⑦平公大说:平公,指晋平公,名彪,春秋晋国的君主,公元前557前532年在位。说:通悦,愉悦,高兴。 ⑧裂帷幕:撕裂悬在屋内的帐幕。 ⑨破俎豆:俎,古人或作宴会用,或作祭祀用的用来盛牛、羊、猪的器皿;豆,古人用来盛肉或其他菜肴的器皿。俎豆,古人盛食物的器皿。破俎豆,破碎了盛食物的器皿。 ⑩隳廊瓦:隳,毁坏;隳廊瓦,毁坏廊上砖瓦。 [11]癃(lóng龙)病:手足不灵便的病。 故事大意 师旷不得已弹琴。第一曲完,有黑色的鹤十六只,从南方飞来,站立在廊门的屋脊上。二曲完,鹤整齐列队。三曲结束,鹤引颈高鸣,张翅跳舞,鸣叫如音乐一般动听异常。晋平公大喜,在座者都十分高兴。 师旷不得已弹琴。第一曲奏完,有黑色的云从西北角升起。再曲,大风起,大雨倾盆而下,撕破帷幕,餐具破碎,廊瓦毁落。在座者四散跑走。平公吓得躲在廊屋里面不动。晋国大旱,赤地三年,晋平公也得了瘫痪病。 读后感 韩非说了三百多则故事,没有涉及迷信的内容,也很少用神话色彩来讲故事的,本故事用神话形式讲,是一则例外。 本故事也选自《十过》,讲关于反对沉溺音乐的理。韩非在讲本故事中,其中讲了两则小故事,即本题中所录的两则故事。这两个神话故事相互关联,说明晋平公为人、为政有问题,导致天不宁,晋政局出事。 故事的主人公师旷,是当时著名音乐家,善弹琴,还懂政治,懂哲学,懂为人处世之理。故事另一位主人公是晋平公,德行不好,为政不好。 故事的情节是,晋平公请师旷弹琴,平公想听清徴、清角两种曲调的乐。师旷认为,能听这样两首乐曲的人必须是有德行的人,而平公不具备这个条件。平公强制要听,所以出现了故事中所说的师旷的两个不得已。 故事中两个不得已,一发生在师旷奏清徴时,出现了吉庆色彩的欢乐;一发生在师旷奏清角乐曲时,出现了天地的恐怖状态,重重地惩罚了晋平公。 韩非讲这个故事,是想说明当君主的,当统治者的,一定要有好的德行,为政要清明,为人民做善事。而晋平公好享受,贪欢乐,不好好理政,不关心百姓痛痒,不兴修水利,结果遭到了罪恶报应,晋国大旱,赤地三年,国家荒凉,民不聊生,自己得了瘫痪重病。 当领导的值得好好地读读这则故事,使之从中获益。

故事原文师旷①不得已,援琴而鼓②。一奏之,有玄鹤二八③,道南方来,集于郎④门之垝⑤。再奏之,而列。三奏之,延颈而鸣,舒翼而舞,音中宫商之声⑥,声闻于天。平公大说⑦,坐者皆喜。师旷不得已而鼓之。一奏而有玄云从西北方起;再奏之,大风至,大雨随之,裂帷幕⑧,破俎豆⑨,隳廊瓦⑩。坐者散走,平公恐惧,伏于廊室之间。晋国大旱,赤地三年。平公之身遂癃病注释①师旷:春秋时晋国的乐官,乐师,字子野。②援琴而鼓:援,拿。鼓,弹奏。③玄鹤二八:玄鹤,黑色的鹤。二八,十六。④郎:通“廊”。⑤垝:通“危”,屋脊。⑥宫商之声:宫商,我国古代五音:宫、商、角、徵、羽。这里宫商之声指美好音乐。⑦平公大说:平公,指晋平公,名彪,春秋晋国的君主,公元前557年至前532年在位。说:通“悦”,愉悦,高兴。⑧裂帷幕:撕裂悬在屋内的帐幕。⑨破俎豆:俎,古人或作宴会用,或作祭祀用的用来盛牛、羊、猪的器皿;豆,古人用来盛肉或其他菜肴的器皿。俎豆,古人盛食物的器皿。破俎豆,破碎了盛食物的器皿。⑩隳廊瓦:隳,毁坏。隳廊瓦:毁坏廊上砖瓦。病:手足不灵便的病。故事大意师旷不得已弹琴。第一曲完,有黑色的鹤十六只,从南方飞来,站立在廊门的屋脊上。二曲完,鹤整齐列队。三曲结束,鹤引颈高鸣,张翅跳舞,鸣叫如音乐一般动听异常。晋平公大喜,在座者都十分高兴。师旷不得已弹琴。第一曲奏完,有黑色的云从西北角升起。再曲,大风起,大雨倾盆而下,撕破帷幕,餐具破碎,廊瓦毁落。在座者四散跑走。平公吓得躲在廊屋里面不动。晋国大旱,赤地三年,晋平公也得了瘫痪病。读后感韩非说了三百多则故事,没有涉及迷信的内容,也很少用神话色彩来讲故事的,本故事用神话形式讲,是一则例外。本故事也选自《十过》,讲关于反对沉溺音乐的道理。韩非在讲本故事中,其中讲了两则小故事,即本题中所录的两则故事。这两个神话故事相互关联,说明晋平公为人、为政有问题,导致天不宁,晋政局出事。故事的主人公师旷,是当时着名音乐家,善弹琴,还懂政治,懂哲学,懂为人处世之理。故事另一位主人公是晋平公,德行不好,为政不好。故事的情节是,晋平公请师旷弹琴,平公想听清徴、清角两种曲调的乐。师旷认为,能听这样两首乐曲的人必须是有德行的人,而平公不具备这个条件。平公强制要听,所以出现了故事中所说的师旷的两个“不得已”。故事中两个“不得已”,一发生在师旷奏“清徴”时,出现了吉庆色彩的欢乐;一发生在师旷奏“清角”乐曲时,出现了天地的恐怖状态,重重地惩罚了晋平公。韩非讲这个故事,是想说明当君主的,当统治者的,一定要有好的德行,为政要清明,为人民做善事。而晋平公好享受,贪欢乐,不好好理政,不关心百姓痛痒,不兴修水利,结果遭到了罪恶报应,晋国大旱,赤地三年,国家荒凉,民不聊生,自己得了瘫痪重病。当领导的应好好地读读这则故事,可以从中获益。

读史记之乐书,发现音乐是我们祖先的大事,礼第一,乐第二。所谓“治定功成,礼乐乃兴”。古人把乐分成宫商角徵羽,对应的主音为12356,对应的五行为水金木火土。这样,按照古人的同构性原理,乐可以对应万物,比附万物,影响万物,同时为万物所影响。

金沙总站,太史公认为,音乐是动荡血脉,通流精神而和于正心的。故宫动脾而和正圣,商动肺而和正义。角动肝而和正仁,徵动心而和正礼,羽动肾而和正智。闻宫音使人温舒而广大(如同大地一样),闻商音使人方正而好义(秋风扫落叶的感觉),闻角音使人恻隐而爱人(春季万物生长的感觉),闻徵音使人乐善而好施(夏天般的火热),闻羽音使人整齐而好礼(冬天般的坚贞)。古人把万物同构于一,这种范式在音乐中也体现出来。

古人认为,如同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颜色一样,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旋律”。话说郑国的乐令人心淫乱。秦二世时仍然乐此不疲,丞相李斯劝谏他回归《诗》、《书》,赵高却不以为然,二世当然听了赵高的,然后秦朝就完蛋了。汉高祖好像没啥文化,但回沛县老家时,仍然写下大风歌,歌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因有三个兮字,被称为“三侯之章”。高祖驾崩后,沛县刘家宗庙一年四季都唱这首歌,直到孝惠、孝文、孝景几个皇帝一直坚持这个定制。大风歌算汉初的国歌吧。

直到汉武帝才又做了新乐曲十九章,命侍中李延年次序其声,把他封为协律都尉,相当于现在的音乐总局局长吧。当时还组织了一个70人的少年合唱团,春天唱《青阳》,夏天唱《朱明》,秋天唱《西皞》,冬天唱《玄冥》。正月,黄昏开始在祠堂唱歌,到天明才停止,常有流星划过祠坛之上。史记的记载也有些玄妙啊。

乐书记载的最玄妙的故事是这样的:卫灵公要到晋国去串门,路上在濮水边住下。半夜,他听到弹琴的声音,“状似鬼神”,但问随从左右,竟然没有一个听到的。于是他把师涓叫来,命他“听而写之”,再行弹奏。师涓说,“好吧!”于是端坐援琴,听写下来,又练了一天,熟练了。他们继续前往晋国,见到晋平公,平公在施惠之台摆下酒席宴请他们。酒酣之际,灵公说,来的时候听到了新的乐曲,演奏一下如何?平公说好啊!于是让师涓坐在师旷旁边援琴鼓之。还没弹完,师旷就把手按在琴上,说这是亡国之声啊,不可以弹完。平公问怎么回事呢?师旷说,这曲子是师延写给纣王的靡靡之音,武王伐纣,师延向东逃跑,自投于濮水之中,所以这乐曲一定是在濮水之上听到的,先听到它的人国力会被削弱。平公说,寡人所喜欢的是它的声音,还是想听啊。于是师涓就弹完了。平公还不算完,问道,又没有比这还让人悲的音乐?师旷说有啊。平公说我能听听吗?师旷说你德义薄,不能听。平公说,寡人所喜欢的是它的声音,还是想听啊。师旷不得已,援琴而鼓之,一弹,有一十六只玄鹤汇集到廊门之下,再弹,这些鹤伸起颈项鸣叫,张开翅膀舞蹈。平公大喜,起来祝师旷健康长寿。回到座位上又问,有比这更悲的吗?师旷说,有啊,过去黄帝用它把鬼神都合到一起。但您现在德义薄啊,不足以听它,听之将败啊。平公说,寡人老了,喜欢的是它的声音而已,还是想听啊!师旷不得已,援琴而弹。一弹,有白云从西北起;再弹,大风至而雨随之,把廊上的瓦都吹飞了,左右吓得四散,平公也吓得趴在了廊屋之间。然后,晋国大旱,赤地三年。

看来音乐不能随便听啊。

当然,这是史记的记载,也不一定是真事。但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音乐,不同的音乐有不同的影响,却是事实。语录铿锵,文革大兴,小城故事,新世初成。重庆变音,薄氏下狱。太史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啊。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总站知音说与知音听,师旷鼓琴的故事

上一篇:为社稷忍羞的故事,含有人生哲理的小故事两则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