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六世孙为何只当九月魏相就辞职不干了,魏
分类:中国史

秦国开始进攻赵国时,魏王问当政大臣这事对魏国是否有好处,各位大臣都认为秦国攻打赵国对魏国有好处。他们都说:秦国打败了赵国,那么我们就从此归 服秦国;如果秦国不能打败赵国,那么我们可趁它战败疲惫而去攻击它。子顺却说:不是这回事。秦国自孝公以来,作战没有失败过,现在又交兵权给良将,哪 里会有战败疲惫的可能? 大夫们又说:即使赵国被秦国打败了,对魏国又有什么损害呢?邻国失败的羞耻,正是值得我们国家高兴的 啊。子顺说:秦国,贪婪残暴,它打败了赵国一定又会向别的国家提出要求,我恐怕到那时魏国要受到它的侵略。有这样一个故事:燕雀居住在房屋上,母鸟与 雏鸟相哺食,它们自以为安乐无忧了。然而屋里的炉灶烟囱火焰上冲,整座房子即将被焚毁,燕雀安详的样子不变,它们却没意识到祸患即将来到。现在各位大夫不 醒悟,看不到赵国破灭的祸患即将降临到我们自己身上,难道人可以像燕雀一样无知吗? 子顺是孔子的第六代孙。当初,魏王听说子顺贤 明,便派人带上黄金和礼物,聘请子顺为丞相。子顺对使者说:假如魏王信任我的治国方略,一定能够实现国家的强盛,即使吃蔬菜喝白水,我都会尽力而为。如 果只是想利用我这个人,给我很高的俸禄,那我也只不过同一个普通人一样罢了。使者坚决请求,子顺于是前往魏国。魏王到郊外来迎接他,任子顺为魏相。 子顺撤换过去魏王宠爱的官僚,而任用贤能的官员;剥夺不任事官员的俸禄来赏赐给有功的官员。那些丧失了职务和俸禄的人都不高兴,于是纷纷在背后毁谤子顺。 子顺说:民众,不可与他们谋划事业已经很久了!古代善于处理大事的人,他们任事开始时都不可能不受毁谤。子产任郑国的相,三年之后毁谤才停止;我的先 君孔子任鲁国相,三个月以后毁谤才停止。如今我治魏国政事一天天见成效,虽说还赶不上贤明的人,但是岂能去理会毁谤呢! 子顺任魏国宰相共九个月,向魏王陈述的治国方略都没有被采用,叹气说道:意见得不到采用,这是由于我陈说得不恰当。陈说的话对主上不相合,做主上的官,享受主上的俸禄,这是白得利白吃饭,我的罪过实在不浅啊。 有人对子顺说:魏王不信任你,你怎么不出走呢?子顺回答说:又能到哪里去呢?崤山以东各国都将被秦国吞并,秦国不仁不义,仁义的人是不愿去的。于是,子顺以有病为由闲居在家。 新垣固问子顺:贤人任职的地方,一定政治相应清明。现在你为魏国相,没有做出特别的政绩就自行引退,可能是因为不得志吧,为什么这么快离开相位呢? 子顺说:没有特别好的政绩,因而退位。况且,即使是良医也治不好死亡的。现在秦国有吞并天下的野心,以仁义去侍奉它,一定不能得到安全;拯救危亡都来 不及,哪里还谈得上兴起教化!古时伊尹在夏朝,姜子牙在商朝,而夏、商两国也没有得到治理,难道是伊尹、姜子牙不想治理好吗?是天下大势不允许啊。现在崤 山以东的国家衰败不堪,韩、赵、魏这三晋之国割让土地给秦国以求苟且偷安,东周、西周屈服并入秦国,燕国、赵国、楚国也已经屈服了。由此看来,不超过二十 年,天下一定全部归秦国统治了! 读史有感悟 中国古代知识分子有一传统,叫做合则留,不合则去。子顺便取了这一态度。子顺的言行有两点值得赞许:其一,做官是为了办事,不能办事何必做官;其二,办事须依自己信奉的正确准则,此准则不受尊重,便不可胡乱做事,便不应继续做官。这是一种为政的原则。

孔斌,字子顺,孔子六世孙,贤明有见识,曾在魏国为相。但孔斌在魏国只当了九个月国相,便主动辞职不干了,为什么?

第三十三年(公元前336年)

金沙总站 1

邹地人孟轲求见魏惠王,魏王问:“老先生,您不远千里而来,能给我的国家带来什么利益呢”?孟轲说:“君主您何必张口就要利益,有了仁义就够了!如果君主只为国谋利益,大夫就只为家谋利益,士民百姓所说的也是如何让自身得到利益,上上下下都追逐利益,那么国家就危险了。没有仁爱的人就会抛弃他的亲人,没有忠义的人会把国君放到脑后”。魏惠王点头说:“对”。

(图:孔子画像)

当初,孟轲拜孔伋(孔子嫡孙)为师,曾经请教治理百姓什么最重要。孔伋说:“让他们先得到利益”。孟轲问道:“贤德的人教育百姓,只谈仁义就够了,何必要说利益”?孔伋说:“仁义原本就是利益。上层人不仁良,百姓就无法安分;上层人没有义,百姓就会尔虞我诈,这样造成的不利最为严重。所以《易经》说:‘利,就是义的完美体现’。又说:‘用利益安顿人民,用来弘扬道德’。这些才是利益中最重要的”。(所以谈利益的时候,不要扯不下面子)

一、受聘为魏相

司马光曰:孔伋、孟子的话,都是一个道理。只有仁义的人才知道仁义是最大的利,不仁义的人是不知道的。所以孟子对魏惠王直接宣扬仁义,闭口不谈利,是因为谈话的对象不同的缘故。(子曰:“可与言而不与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言,失言”。)韩昭侯修建一座高大的门楼,屈宜臼说:“您肯定走不出这座门的。为什么呢?因为时运不对。我所说的时运,并不是指时间。(因为原文全是“时”)人生本来就有顺利、不顺利的时候。过去您曾经有好时运,没有修建高门楼。而去年秦国夺去我们的宜阳,今年又大旱,君主不在这时抚恤百姓的危难,反而更加奢侈,这正是古话所说的越穷越摆架子。所以我说时运不对”。(这段话论据不充分,感觉是有结局的印证才加上来的)

魏王(指魏安釐王,下同)听说孔斌贤明,便派使者携带黄金绸缎去聘请他。

越王无疆攻打齐国。齐王派人向他说:攻打齐国不如去攻打楚国好处大。越王于是去攻打楚国,却大败而归。(怎么感觉这越王像小孩子)楚国趁势占领了原先吴国的旧地,向东一直到浙江。越国从此分裂,各家宗族争相为王,或自立为国君,分散在沿海一带,各自向楚国臣服。

金沙总站,孔斌对使者说:“若王能信用吾道,吾道固为治世也,虽蔬食饮水,吾犹为之。若徒欲制服吾身,委以重禄,吾犹一夫耳,魏王奚少于一夫!”

第三十六年

孔斌这话的大概意思是:如果魏王是真心实意想聘我为相,听取我的主张,即便条件再差,我也愿意帮助魏王治理国家,何必带黄金绸缎这些“俗物”呢?反之,如果魏王只是想把我当菩萨供着,那么让我披着一身华装贵服又有何用?与其这样,不如让我当个普通老百姓,魏王哪里会缺少一个老百姓呢!

韩国的门楼修成。韩昭侯却死了,他的儿子继位为韩宣惠王。(结局)

但孔斌最终还是经受不住使者的再三延请,决定前往魏国。孔斌到魏国时,魏王亲自出城迎接,拜他为相。

当初,洛阳人苏秦向秦王进献兼并天下的计划,秦王不采纳,苏秦于是离去,又游说燕文公说:“燕国之所以不遭受侵犯和掠夺,是因为南面有赵国做屏障。而且秦国要想攻打燕国,必须远行千里之外,赵国要攻打燕国,只需行军百里不到。现在您不担忧百里内的忧患,反而顾虑千里之外的秦国,计划没有比这更错的了。我希望大王您能与赵国结为友国,两国一体,然后燕国就没有忧患了”。(可以看得出经过商鞅的改革,秦国强大到什么程度了)

二、贤明与见识

燕文公听从了劝告,资助苏秦车马,派他去游说诸侯。苏秦对赵肃侯说道:“现在,崤山以东赵国最强,秦国的心腹之患也是赵国,然而秦国始终不敢起兵攻打赵国,就是怕韩国、魏国在背后算计。秦国攻打韩、魏两国,没有名山大川阻挡,只要吞并一些土地,很快就能围困国都。韩、魏两国不能抵挡秦国,必定会俯首称臣;秦国没有韩国、魏国的牵制,战祸最终就会到赵国头上。我根据天下的地图来分析,各国的土地面积加起来是秦国的五倍,估计诸侯的兵力相合是秦国的十倍,如果六国结成一气,进攻秦国,一定可以攻破。主张结好秦国的人都想用各国的土地献给秦国,秦国成就霸业他们个人获得荣华富贵,所以各国遭受秦国的侵犯他们却不忧虑。所以这些人日日夜夜总是用秦国的威势来恐吓各国,使各国割地。所以劝大王好好地想想!私下为大王着想,不如联合韩、魏、齐、楚、燕、赵各国为友邦来抵挡秦国,让各国派出大将、国相在洹水举行会议,互换人质,结成同盟,共同宣誓:‘如果秦国攻打某一国,其他五国都要出兵,或者牵制,或者救援。哪一国不遵守盟约,其他五国就一起讨伐它’!(我就想笑)各国结成盟邦来对抗秦国,秦兵再也不敢出函谷关来入侵崤山以东的各国了”。赵肃侯很开心,把苏秦奉为上宾,赏赐丰厚,让他去相约各国。

关于孔斌的贤明与见识,我们举三个例子:

当时秦国派犀首为大将攻打魏国,四万多魏军大败,活捉魏将龙贾,攻取雕阴,又要引兵向东。苏秦担心秦军攻打赵国会挫败他的计划,盘算没有人可以到秦国去用计,于是用激将法挑动张仪,前往秦国。(愤怒是可怕的,使人失智)

1

张仪是魏国人,与苏秦一起在鬼谷先生门下学习联合、分裂之术,苏秦自认为才能不及张仪。张仪游说各国没有被赏识,流落楚国,这时苏秦便召他前来羞辱他。张仪被激怒,心想各国中只有秦国能让赵国吃苦,便前往秦国。苏秦又暗中派下人资助张仪,使张仪见到了秦王。秦王很高兴,把张仪当做客卿。苏秦派来的人告辞时说:“苏秦先生担心秦国攻打赵国会挫败联合计划,认为除了您没有人能操纵秦国,所以激怒您,又暗中派我来资助您,这些都是苏秦先生的计谋”。张仪说:“罢了!我在别人的计谋中还不自知,很明显我不如苏君。请代我拜谢苏君,只要他活着,张仪就不说二话”!(自信是很重要的)

公元前260年,在秦赵长平之战初期,魏王征求群臣对此事的对策,大多数群臣认为秦国进攻赵国,是对魏国有利的事,唯有孔斌提出不同的看法。据《资治通鉴·第五卷》记载:

秦之始伐赵也,魏王问于大夫,皆以为秦伐赵,于魏便。孔斌曰:“何谓也?”曰:“胜赵,则吾因而服焉;不胜赵,则可承敝而击之。”子顺曰:“不然,秦自孝公以来,战未尝屈,今又属其良将,何敝之承!”大夫曰:“纵其胜赵,于我何损?邻之羞,国之福也。”子顺曰:“秦,贪暴之国也,胜赵,必复他求,吾恐于时魏受其师也。先人有言:燕雀处屋,子母相哺,焉相乐也,自以为安矣。灶突炎上,栋宇将焚,燕雀颜不变,不知祸之将及己也。今子不悟赵破患将及己,可以人而同于燕雀乎!”

《资治通鉴》这段记载,表明孔斌比当时魏国的大多数臣子格局更高、目光更远、见识更深,他不仅对秦国“贪暴”本性有着充分的认识,对长平之战赵国战败的后果也看得更加透彻。

2

有一次,魏王向孔斌询问谁是天下高士。孔斌认为,当今天下没有真正的高士,如果说可以有次一等的,那么这个人就是鲁仲连了!魏王却认为,鲁仲连是强求自己去做事,而不是他本性的自然流露,所以算不得高士。孔斌说:“人皆作之。作之不止,乃成君子;作之不变,习与体成,则自然也。”意思是:人都是要强求自己去做一些事情的。假如这样不停地做下去,便会成为君子;始终不变地这样做,习惯与本性渐渐相融合,也就成为自然的了。

3

金沙总站 2

(图:影视剧中的信陵君)

信陵君魏无忌回到魏国不久,第二次受到诋毁(秦国离间)而被魏王废黜,便以生病为由不再朝见魏王参与议事,日夜饮酒作乐,沉湎于女色之中,过了四年(公元前243年)就死去了。韩国国君桓惠王亲至魏国吊丧。

信陵君的儿子颇以此为荣,便将这件事告诉了孔斌。孔斌却说:“你一定要按照礼制推辞掉韩王的悼念活动!礼制规定:‘邻国国君前往某国吊丧,这吊丧活动应由某国的国君来主持。’现在魏王并没有委命你代他主持吊丧仪式,因此你也就没有资格去接待韩王来进行吊丧了。”

经孔斌指点,信陵君的儿子最终没有接受韩王的吊丧。我们假设,如果没有孔斌的指点,信陵君的儿子冒然接受韩王吊丧,那么,魏王会不会抓住这事,整死信陵君的儿子?信陵君的儿子能逃过一劫,多亏了孔斌的贤明与见识。

三、无奈辞相

孔斌在魏国为相,撤换了一批靠关系受宠的官员,代之以贤良人才;剥夺去不干事者的俸禄,转赐给有功之臣。那些失去职位的人自然都不高兴,于是制造出谣言诋毁孔斌。文咨把这些话告诉了孔斌。

金沙总站 3

(图:魏安釐王画像)

孔斌说:“民之不可与虑始久矣!古之善为政者,其初不能无谤。子产相郑,三年而后谤止;吾先君之相鲁,三月而后谤止。今吾为政日新,虽不能及贤,庸知谤乎!”(从来不能与老百姓共商创业大事!古代善于治理政事的人,起初时都免不了被诽谤。子产在郑国做相,三年以后流言蜚语才停止。我的祖先孔子在鲁国做相,也是三个月以后诽谤才终止的。现在我每日改革政事,虽然赶不上前代圣贤,难道还考虑诽谤之言!)

孔斌这话,大家是不是有些眼熟?没错!孔斌这话,与当初商鞅在变法之前与秦国旧贵族辩论时说得话何其相似?!

孔斌不惧毁谤,能忍辱负重,所以,真正令孔斌决定辞相的不是那些人的毁谤,而是魏王。

孔斌在魏国任相共九个月,每次提出重大的建议都不被魏王采用,于是喟然长叹:“建议不被采纳,是我的建议有不合适的地方,建议不合君主的心意,我再做他的官,享用他的俸禄,是不做事白吃饭,我的罪过也太大了!”说完便称病辞去职务。

孔斌辞相后,有人对他说:“魏王不用你,你为什么不到别处去呢?”

孔斌回答:“能到哪里去呢?崤山以东的各国都将被秦国吞并;秦国的行为不仁不义,我决不去那里。”

新垣固问孔斌:“圣贤所到之处,必定是振兴教化、修明政治。而你在魏国做相,没听说干出什么特殊的政绩就自行引退了,你是不是在魏国不得志?否则为什么那么快就辞职呢?”

孔斌说:“正因为没有特殊的政绩,所以就自己引退了。而且在不治之症面前,显不出好医生的本领。现在秦国有吞并天下之心,用仁义之道去事奉它,自然是得不到什么安全;所以,当今拯救危亡都来不及,还侈谈什么振兴教化!当年伊尹曾做过夏朝的官,吕望曾做过商朝的官,但这两个王朝最终无法救药,难道是伊尹、吕望不愿意吗?实在是因为大势已不可挽回。现在崤山以东各国都疲惫不堪、萎靡不振,韩、赵、魏三国争相割地以求偷安,二周折腰归顺秦国,燕国、齐国、楚国也屈服了。由此预见,不出二十年,天下都将归秦国所有了!”

不出二十年,天下将归秦。孔斌的断言虽然在时间上有所出入(实际上是38年左右),但对大趋势的预判还是准确的。孔门之下,难得出了一位像孔斌这样颇具见识、愿意改革的贤明之士,可惜遇到了魏安釐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孔子六世孙为何只当九月魏相就辞职不干了,魏

上一篇:最后结局如何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