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藏商代文物修正,辉耀千载
分类:文物考古

图片 1

图片 2商·伏鸟双尾青铜虎 江西省博物馆藏

两千多年后,满载着辉煌和希望,它越过长江、黄河,带着“天下瓷都”的精品、人杰地灵的美誉,宋明文韵的宝物踏春而来,只为在首都博物馆与你见上一面。在那里,你将看到来自江西省多家博物馆的160余件精美文物。

图片 3

“赣水流韵 辉耀千载——江西古代文物精品展”明天在首都博物馆拉开帷幕。图为商代兽面纹鹿耳四足青铜甗。本报记者 孙戉摄

图片 4元·青花釉里红堆塑楼阁式人物谷仓 江西省博物馆藏

公元675年,25岁的王勃南下探亲,路过南昌时,恰逢洪州都督阎公在滕王阁上大宴宾客。不谙世事的他“好意”接下写序的包袱,朱笔一挥,文惊四座。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把赣水流韵描绘得有声有色。

双面神人青铜头像

图片 5

图片 6宋·吉州窑黑釉木叶纹碗 江西省博物馆藏

当时唐人对江西的认识尚停留在汉代以前,江西是蛮荒之地,全然不知商王朝时,赣江流域即已存在过高度发达、璀璨夺目的上古文明——江西新干大洋洲青铜文明。那是一个失落已久且神秘玄幻的青铜王国,作为商文化的一部分,它在黄河之外,同四川广汉三星堆一样,为殷墟文化过长江后的“又一春”。

本报讯《江西古代文物精品展》今日在首都博物馆开幕。即日起到5月25日,市民可在首都博物馆欣赏到160余件来自江西的古代文物精品,感受古代江西的历史文化。据了解,这些完整反映古代江西历史文化的文物精品是首次进京展出。

图为元代青花釉里红堆塑阁楼式人物谷仓。 本报记者 孙戉摄

因江而建,依湖而栖,江西以独特的地理优势成就了源远流长的历史与文明:从稻作文明到青铜时代再到陶瓷盛世,这里有陶渊明、王安石等文人墨客,有白鹿洞、白鹭洲等知名书院,更有被誉为“世界瓷都”的景德镇,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文物为镜,正在首都博物馆展出的“赣水流韵 辉耀千载——江西古代文物精品展”,以来自江西省多家博物馆的160余件精美的青铜、陶瓷、玉石、金银、丝织以及书画等文物,勾勒出江西的文明框架以及历史风韵,让观众从中读历史故事、感地域文化悠远。这也是立足北京民俗文化的首都博物馆近年所推出的反映中华民族文化多元一体的重要交流展之一。

两千多年后,满载着辉煌和希望,它越过长江、黄河,带着“天下瓷都”的精品、人杰地灵的美誉,宋明文韵的宝物踏春而来,只为在首都博物馆与你见上一面。在那里,你将看到来自江西省多家博物馆的160余件精美文物。身临展厅,在以大洋洲商代青铜器、景德镇瓷器和八大山人朱耷书画为代表的部分国宝级珍品面前,你将感受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字字真义,那是赣鄱大地上最为重要的文化财富,它将先民的古老智慧与这片土地的灵魂永远地凝聚在了一起。

现存已知最大青铜器“甗王” 兽面纹鹿耳四足青铜甗、“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抄手石砚、上饶万年仙人洞出土的已知世界最早的陶器、仅见于江西的双面神人青铜头像……展览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青铜王国”中,新干大洋洲商代青铜器尤为引人注目。其发现始于1989年,当时被评为“七五”期间全国十大考古重大发现。其中的兽面纹鹿耳四足青铜甗是此次展出中最具“重量级”的青铜器。甗是古代蒸煮器,此件青铜器重达78.5千克,是现存已知最大的青铜器“甗王”。此甗双耳外侧饰燕尾纹,双耳上各立一雄鹿和一雌鹿,回首了望乖巧可爱。

本报记者 刘冕

雄浑刚毅的青铜古风

“一把雨伞”出来的青铜王国

在以“天下瓷都”为主题的第二部分展览中,参观者可以看到世界上发现最早的陶器—江西上饶万年仙人洞出土的距今两万年的陶片。两宋时期,江西瓷业兴旺,景德镇湖田窑、白舍窑、吉州窑、七里镇窑等以生产青白瓷着称。此次展出的吉州窑木叶贴花纹碗、青花云龙纹兽耳盖罐都是瓷器中的精品。

明天起,《赣水流韵 辉耀千载——江西古代文物精品展》将在首都博物馆展出,160件江西省藏国宝级文物讲述的赣水故事,修正了不少“历史误读”。

1989年,赣江中游东岸,新干县大洋洲镇旁的沙滩下,一座尘封了3000余年的商代大墓偶然间露出真容。1300余件文物,尤其是475件青铜器的集中面世,纠正了以前普遍认为汉代以前江西是蛮荒之地的片面认识,证实了青铜时代江西有过雄踞一方的历史阶段,考古学家苏秉琦因此感叹“殷墟文化过长江,江南又一春”。新干大洋洲遗址也被纳入“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

在江西省新干县大洋洲乡一带,流行着这样一种传说:不知哪朝哪代,有几个富商巨贾或达官显贵择土冢葬于此,墓冢中陪葬九缸十八瓮的财宝,每个封土堆犹如一把雨伞,后来只剩下“三把半伞”,随着长期的取土和垦殖,“三把半伞”已夷为平地。

展览的第三部分展示了玉石器、金银器、丝织品、书与画。其中,书画作品既有中国书画史上地位相当显赫的大师朱耷的杰作,也有清初“江西画派”领军人物罗牧的精品。

最早的青花釉里红亮相首博

东到山东,西至甘肃、青海,南及两广,北至辽宁、内蒙古等地,青铜时代对多元一体的中华文明的形成产生过深刻的影响,其中河南安阳、四川三星堆、江西新干等是商文化的重地。此次展览中,虽然新干大洋洲出土的青铜器没有全部展出,但是从礼器的食器、酒器、乐器到兵器的戈、矛、钺、剑、镞等,从工具的刀、凿、铲、锛到农具的铲、镰、犁铧等,种类不一而足,或气势恢宏,或纹饰复杂精美,或形制独特,或多组成套,新颖的造型、精湛的工艺、多样的品类,富含庞杂信息,引人深思。

1989年9月间,为了维修赣江大堤,大洋洲乡组织数千民工在程家大队周家村旁的涝背沙丘掘取沙土。不料这一挖,竟把传说中的“一把雨伞”找了出来。经辨别,这是一处大型商代遗存,埋藏着475件青铜器。

摄影/本报记者 魏彤

昨日,记者来到首博探访,工作人员正在布展。每一件展品都有独立囊匣,江西省博物馆专家彭明瀚不停地嘱咐着工作人员轻拿轻放。

商代的中原文化气息和浓烈的地域特征是展出的青铜器给人的最深印象。从形制来看,许多青铜器与商代中原出土的器物相同或类似:如礼器和兵器的常用器形制与中原差别不大,反映出了中原文化的主导地位;方鼎、簋等器物纹饰繁缛细腻、饕餮纹或兽面纹变化多端,与中原文化的器物类似,有着商晚期的青铜特征。同时这些展品又显现出不同于中原文化之处:礼器中的“鼎”多为中原不常见的“扁足鼎”;酒器中只有盛酒器与注酒器,却没有饮酒器,这与“重酒”的商文化相比大异其趣;礼器中没有一件器物镌刻铭文,而铭文在中原器物上是常见的印记;簋、豆等容器的假腹、鼎足与鼎耳的动物造型,以及多种器物上的燕尾纹、牛首纹等纹饰都是中原青铜器所不常见的形式。由此可以看出,商代江西的青铜器文化是受中原文化影响并有独立发展的青铜文化。

学者们对新干大洋洲青铜器的归属各持己见。有人认为这是独立于商王朝的“虎方”、“戈族”或“句吴”等部族的遗物,也有人认为这是商王朝为掌控青铜资源派贵族南征开疆拓土的佐证。不管定论如何,这些器物凭借其高超的工艺和独特的风格,向我们说明了江西曾经在青铜时代有过和中原文明并行发展、平分秋色的历史阶段。

作者:赵婷婷 netease 本文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160余件江西省藏国宝级文物中,珍品不少。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青花釉里红、最大的青铜甗都将亮相首博,其中不少珍品还是国家明令禁止出境的文物。

展览中一些典型器物对解开时代密码有着重要作用。一件“伏鸟双尾青铜虎”以强烈的设计感引人注意,憨态可掬却不失威严的老虎与伏卧其上的小鸟形成对比,颇有以柔克刚的哲学意味。据悉,“虎”是大洋洲文物中最具特色的地域文化标识,器物中所出现的各种造型虎有56只之多,蔚为大观,为其他地区不多见。所以,有学者认为这是独立于商王朝的“虎方”“戈族”或“句吴”等部族的遗物。此外,展览中不仅出现了享有“甗王”之誉的“兽面纹鹿耳四足青铜甗”,也有浑铸成形难度大的双层底温酒器“兽面纹提梁方腹青铜卣”;不仅有神秘诡异的象征巫师贯通天地的神器“双面神人青铜头像”,也有象征君权和征伐刑杀之权的大型“嵌红铜云纹青铜钺”……这些青铜器物说明该墓主地位显赫,因此有学者认为墓主人是这一方的国君或最高统治者。当然,还有观点认为这是商王朝为掌控青铜资源派贵族南征开疆拓土的佐证,集中出土的234件兵器使铮铮尚武之风油然而生,铸造精良的农具更非普通人所用,应是当地最高统治者的农业典礼用器。

此次摆在首都博物馆展厅最醒目位置的是有“甗王”之称的青铜重器——兽面纹鹿耳四足青铜甗。它通高105厘米,重78.5公斤,是我国迄今发现的商代最大的连体青铜器,也是商代唯一的四足青铜甗。

据介绍,此次到访北京的文物,七成以上都是一级文物,就算是在江西本地,也很难看到这么多的珍贵文物一起亮相。彭明瀚解释:“此次展览级别太高,甚至‘超标’。在江西省博物馆的展线上,国家一级文物的比例也就一半左右。”

不管是何定论,这些器物凭借高超的工艺和独特的风格,证实了青铜时代的江西有着独特的文化系统,体现出当时文化多元一体的发展格局。

甗是古代蒸煮容器,下部鬲用于煮水,上部甑用来放置食物。在这件兽面纹鹿耳四足青铜甗的双耳上,雌雄二鹿立于其间,它们回首了望,乖巧可爱。器身立兽是商代江西青铜文化的地域特点,整器一次浑铸成型,说明当地在商代就已掌握高超的青铜范铸工艺。

文物珍贵,布展也别具匠心。展厅里,潺潺流水声伴着鸟鸣,观众仿佛一下子步入江南鱼米乡。展览并没有按照惯常的时间轴布展,而是按文物种类不同布展,讲述着古江西的往事。

莹润斑斓的瓷都文韵

在新干大洋洲出土青铜器中,虎的造型见得非常多,光是虎的形象,就出现了多达56个,可谓虎多成群,蔚为大观。“这说明当地不单是把虎作为一种象征,他们很有可能将虎作为一种民族图腾加以膜拜”,首都博物馆青铜器专家冯好介绍道,“比如这件伏鸟双尾青铜虎,你看它这种单提虎、并未和其他器型相结合的造型,在国内还没出现过类似的。它上面还有一只小鸟,隐隐约约有种以小扩大的意境。因此,它不可能只是一件简单的装饰品,应该是作为一种文化、或是宗教信仰的象征而存在。”

商代青铜已过江

如果说新干大洋洲的青铜器以坚实、刚毅的雄浑之风再现了江西的远古文明,那么莹润、斑斓的瓷器则承续了端庄、雅致的江西文韵。

如果你以为酷似外星人的青铜面具只会出现在三星堆遗址里,那就大错特错了。展厅一角,一件双面神人青铜头像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獠牙、圆目、阔鼻、尖耳、双角,这种青铜头像五官虽拟人,但拼凑在一起后,给人一种神秘诡异、威严慑人之感。有人认为,这种两面对称的头像可能是象征通行于人与神之间的巫师,顶上圆管、下部方銎,与古人“天圆地方”的理念不谋而合。

人们一般认为,商代青铜文明不过长江,此次展览中的江西青铜器彻底修正了这一旧论,青铜不仅在商代已过江,而且技艺高超。

迈入瓷器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8块不起眼的小陶片,但它们却是2万多年前世界上最早的陶器见证;近处的“硬陶三足鼎”说明3000多年前江西先民已能用1000度以上的高温烧造印纹硬陶;吴城商代遗址出土的原始青瓷则开启了烧制瓷器的先声,由此展开江西瓷业的发展历程:经东汉至五代丰城洪州窑的青瓷,宋代吉州窑的黑釉瓷,宋元时代南丰白舍窑的白瓷、青白瓷,景德镇湖田窑的影青瓷等发展,江西瓷业走向成熟。元代“浮梁瓷局”设立后,景德镇成为当时的制瓷中心,并于明清时期将瓷器艺术推向高峰,御窑厂带动民窑大发展,江西窑火延续不断。

天下瓷都:落霞与蛟龙齐飞

此次展出的青铜器大部分出土自江西新干大洋洲商代遗存。该项目于1989年发掘,当时曾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重大发现之一。彭明瀚表示,此次展出的文物几乎都是孤品:嵌红铜云纹青铜钺——现存最重的青铜钺;兽面纹青铜温鼎——最早的“火锅”雏形;兽面纹提梁方腹青铜卣——独特的中空造型可以扩大温酒的受热面。

江西瓷业在漫长的发展中丰富了瓷器品类,完善了制瓷技术,涌现出多种创新性产品。展出的“灰陶鬶”以夸张的飞禽走兽形象彰显出原始陶器丰富的想象力;洪州窑的“青瓷印花钵”施青釉,略闪青黄色,精美典雅。最为典型的是一件精致的吉州窑“黑釉木叶纹碗”,不仅展示出吉州窑的典型瓷器装饰风,亦是江西瓷器烧造史上的点睛之作。作为宋朝最具特色的民窑,吉州窑独创的清新活泼的木叶贴花、剪纸贴花等黑釉瓷,都是极为名贵的品种,充满了强烈的生活气息和浓郁的民间风味,雅俗兼备。“黑釉木叶纹碗”是一种木叶贴花,即将天然树叶浸水腐蚀后留存叶脉,贴在已施黑釉的瓷器上,再敷透明黄釉经高温烧制而成,树叶的形状、叶脉清晰可见。如果注上茶水,就会看到树叶仿佛在水中漂浮,别有一番情趣。

江西的陶瓷生产史,从上饶万年仙人洞出土的已知世界上最早的陶器算起,已有两万多年的岁月。元代设立“浮梁瓷局”后,景德镇逐步成为古代中国的制瓷中心。

彭明瀚介绍,“这些出土的青铜器展示了一个发展水平与商王朝不相上下的青铜王国,纠正了以往认为汉代以前江西是蛮荒之地的错误认识,同时也为青铜文化的研究提供了新的丰富实物史料。”

元代景德镇创烧的青花、釉里红等品种在陶瓷史上享誉甚高,其复杂而高超的工艺、精美而透润的特性也在展览中一一呈现,代表作有盖罐、梅瓶、高足杯等。其中,高安窖藏出土的“青花云龙纹兽耳盖罐”高大雄浑,肩部两侧各贴塑模印铺首一只,铺首中各穿铜环,在国内不多见;“釉里红彩斑贴塑蟠螭龙纹高足转杯”的杯与杯把可自由转动,集多种工艺于一体,被誉为国内外釉里红瓷器之最。元代的“青花釉里红堆塑楼阁式人物谷仓”,由上下两层和中间的活动式仓门组成,造型复杂,烧制难度高。四周门廊上有堆塑人物18个,正面仓门两旁为楷书七言对联,背面有白地蓝字墓记一方。这是目前罕见的有确切纪年的青花釉里红瓷器,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1980年江西高安发现一个元代窖藏,出土元青花、釉里红瓷、卵白釉瓷、龙泉窑青瓷、钧窑瓷器239件,为全国出土元青花最多的地方。

青铜农具讲述新史实

明清时期,景德镇成为皇家御用瓷的主要产地。明代不仅继续烧造被称为“国瓷”的青花瓷,而且斗彩、五彩、素三彩等新技艺也烧制成功。加上明朝与西亚地区文化交流甚多,景德镇还出现了仿西亚伊斯兰金属器造型的壶形,仿阿拉伯器型瓷器设计的花浇、水注、大扁壶等。到清代,在督陶官唐英等人的努力下,景德镇烧瓷技术大大提高,生产品种又扩展至青花三彩、祭红、粉彩堆塑、珐琅彩等,精美绝伦,品质高超,达到新高峰。

“除了19件元青花外,江西高安还出土了4件釉里红残品。釉里红是元代创烧的一种工艺,它是用铜红釉来作为着色剂的一种瓷器,在釉下用铜红画好之后,再上一层透明釉,然后在高温下还原烧制而成。这种瓷器是非常不容易烧的,但烧出来的颜色很好看,可见其珍贵性。”首都博物馆瓷器专家裴亚静说道。

专家们还从这批出土了20多年的文物中读到新史实。

经过千百年的酝酿积淀,江西文化绽放异彩,这既是江西自古以来尚文重教的基础所致,也是多元文化异质汇聚产生的文明成果。文脉芳香。品味文物有助于今人与历史对话,以更好传承优秀文化。此次展览是江西省宣传部、省文化厅于2月至5月期间在北京举办的“江西风景独好”——2014年北京·江西文化月的首展,陆续还有3个展览、7台剧目在北京重要的公共文化场所呈现,以全面展示江西历史文化风貌,加深观众对江西的了解。赣鄱文韵,在首都北京唱响铿锵有力的文化之声。

在“天下瓷都”的展览单元里,我们将看到元代釉里红瓷器之绝品——釉里红彩斑贴塑蟠螭龙纹的高足转杯,它的特色在于杯与杯把可自由转动,当杯身旋转时,杯内红色彩斑仿佛天边晚霞,映衬着杯身上的堆塑龙,似蛟龙在落霞中翻滚。好一派落霞与蛟龙齐飞!

展品中出现罕见的青铜农具和兵器。彭明瀚解释,最初人们的关注焦点是青铜礼器。青铜作为商代的稀有“战备物资”,很难想象会被应用到农业上。但考古工作者从江西出土的这批文物中整理出一套完整的农业用具,从铲地、播种,到收割,都能找到相应的青铜农具。

而另一件让人叹为观止的瓷器当数青花釉里红堆塑楼阁式人物谷仓了。它为墓主人储存粮食之用,由上下两层和中间的活动式仓门组成,可拆卸,造型复杂,烧制难度极高。四周门廊上还有18个姿态各异的堆塑人物,活灵活现。为什么它能烧出这么好的东西呢?裴亚静认为,这是因为墓主人的父母是景德镇的官吏,所以他们有这个烧制的特权。

“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江西古代社会生产发展的高水平和科技实力。”彭明瀚说,“通过这些青铜器的特点看出,当时的江西是一个独立于商代的文化部落。虽然没有文字记载,但有专家认为,甲骨文中记载的‘虎方’就是江西,这批文物中确实很多都有老虎的造型。”

古代江西名人辈出,说其人杰地灵实不为过,因此展览的第三部分以人文荟萃为主,希望今人在先人遗留下来的清幽书画之中品味到那个时代清雅高洁的文士情趣。如果你想亲身感受江西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美誉的话,那就移步来首都博物馆吧,展览从2月25日一直持续到5月25日。

各省文物将依次进京展示

展览中,还有出土自万年仙人洞的陶片,虽然没有别致的花纹,甚至并非完整器,但这些陶片距今已经有两万年历史,是世界上发现最早的陶器。

来自景德镇的瓷器展品,大都是碎片重新黏合和修复过的。彭明瀚解释:“景德镇的官窑,优中选优的精品送入了故宫,剩下的产品略有瑕疵,只能打碎原地掩埋。”

展览还包括玉石器、金银器、丝织品、书与画等文物,例如明代藩王墓出土的丝织品、明末清初画家朱耷的杰作、清初“江西画派”领军人物罗牧的精品等均在展出之列。

北京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首博将借此契机与全国各省加强合作,逐年安排引进反映各省历史文化特色的优秀展览项目,方便市民饱览各地文物。

文物故事

“甗王”

——兽面纹鹿耳四足青铜甗

甗是古代蒸煮器。该文物为1989年江西新干大洋洲出土,现藏江西省博物馆。它有着“甗王”美誉,通高105厘米,重78.5千克,是目前发现最大的青铜甗。

此甗双耳外侧饰燕尾纹,双耳上各立一雄鹿和一雌鹿,呈回首了望姿态,乖巧可爱。器身上立兽是商代江西青铜文化的地域特点。尤为难得的是,整器一次浑铸成形,说明当地在商代就已掌握高超的青铜范铸工艺。有学者认为,在威严的礼仪重器上装饰鹿,体现了先民对鹿的崇拜,也有人认为可能是象征盐神或生殖神。

最早的青花釉里红

——堆塑楼阁式人物谷仓

该文物是1974年景德镇市郊墓出土,通高29厘米,横宽20.5厘米。明器,器物的本意是墓主人储存粮食之用。

该文物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上、下两层和中间的活动式仓门,可拆卸,造型复杂,烧制难度高。四周门廊上有堆塑人物十八个,包括舞蹈、奏乐、仕女、侍卫俑等,有的怀抱琵琶,有的吹箫弄笛,有的甩袖起舞,姿态各异,活灵活现。正面中间为红色活动式插板仓门,两旁为白地青料楷书七言对联。背面底层正中有正楷直书白地蓝字墓记一方。

这是目前仅见的有确切纪年的青花釉里红瓷器,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2002年初,国家文物局发布了《首批禁止出国一级文物禁止出国展出,这件元代纪年青花釉里红堆塑楼阁式人物谷仓就是其中之一。

最早玉“羽人”

——屈蹲羽人活环玉佩饰

该文物生产年代可以追溯到商代,身高8.7厘米、背脊厚1.4厘米。1989年在江西新干大洋州出土。

该玉佩饰并非常见的绿色或者白色,而呈枣红。羽人造型,作侧身屈臂蹲坐,粗眉,高勾鼻作喙状,嘴微张,半环大耳,头顶戴着高冠,后部用掏雕的技法琢出三个相套的链环。双臂拳屈于胸前,微握拳,手指向内。膝弯曲上耸,脚底板与臀部齐平。腰背至臀部雕刻鳞片纹,两侧雕有羽翼,腿部雕出羽毛。

该文物造型神秘,形象生动,亦人亦鸟,是迄今发现最早的玉“羽人”。“屈蹲羽人活环玉佩饰”掏雕高超,三环相扣,是最早的活链玉器,在中国玉器史上有着很高的地位。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赣藏商代文物修正,辉耀千载

上一篇:被盗文物,遗址石块用来施工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