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盗文物,遗址石块用来施工
分类:文物考古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香山附近的居民向记者述说古迹被破坏的事情,石狮子的一只脚及绣球不见了。

图为被盗石狮子与“大雅斋”瓷花盆。市文物局供图

安保人员将一级文物“陶瓷花盆”从车上取下来摄/法制晚报记者 郭谦

寺中的敬佛碑被涂黑。

图片 6

今年最大文物盗窃案告破

法制晚报讯 “7·15”京郊文物盗窃案正式告破。

图片 7

遗址内的“晏公祠”遭破坏,内部一处墙壁被扒开。

一座上百斤的石狮子,在文物黑市上卖到数万元,再转手更高达数十万。暴利让一些利欲熏心的人铤而走险,然而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严惩。昨天,市公安局公布今年本市最大一起文物盗窃案,并向市文物局移交追缴回的被盗文物。公安和文物部门共同表示,将联合防范有所抬头的文物盗窃犯罪。

今天上午,北京市公安局怀柔分局召开文物发还大会,25件被盗文物将“完璧归赵”。

北法海寺遗址位于香山南麓。

图片 8

现场:

据了解,文物部门已启动志愿者召集工作,明年上半年千名志愿者将上岗,对零散的田野文物进行巡视。

晚清风云人物,慈禧太后的小叔子,恭亲王奕訢就葬在昌平,如今墓地仅剩一座石牌坊。近日,北京晨报记者在探访时了解到,这位亲王的墓葬历史上屡遭盗毁,几年前,连石牌坊上的狮子也被文物贩子相中,差点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拆走。 据文物部门介绍,最近几年,由于文物收藏市场火热等原因,很多田野文物遭到盗窃分子破坏。另外,即使没有人为的破坏,自然风化腐蚀也在蚕食着这些珍贵的历史遗存。市政协委员、北京市文物局原局长孔繁峙建议,有条件的石刻文物,可以考虑进行复制,将原件统一保护。

在法海寺遗址,工人们用绳索背运石块。

“大雅斋”瓷花盆现身

现场“轻点拿砸坏了可麻烦了”

案例一

昨天上午,在香山法海寺遗址内,附近居民发现,寺内立有“大震超地禅师寿藏”(寿藏即生前预筑的坟墓)石碑,墓穴前的几块大石遭人撬坏。记者探访发现,遗址内的石块被附近陵园的工人运走施工。昨天,香山派出所、海淀区文委介入调查,要求陵园将石块搬回。

昨天,北京市公安局怀柔分局的大院里,24件被盗文物躺在一辆货车内,包括石刻蜡扦底座、石狮子等,其中大多为石刻文物。在文物移交过程中,一座石狮子要两名民警抬着,而更重的石刻文物只能用车辆直接运输。

今天上午,市公安局怀柔分局召开文物发还大会,25件文物将“完璧归赵”移交给市文物局,然后由文物部门核对后发还到文物遗失地。

文物贩子盯上恭亲王墓石狮

居民疑为有人盗墓

据市文物局文物监察执法队队长赵建明介绍,这些石刻文物大多分布在偏远的村间,日常监管难度较大。24件文物中有四件石刻为国家三级文物,还有一件印有“大雅斋制”的瓷花盆。据史料记载,“大雅斋”是慈禧御用画室的斋号,至于这件花盆是否为慈禧御用,还要专家进一步研究。

在会场外,23件文物被放置在一辆卡车的后斗上。两名工人搬起一件石狮门墩准备搬往会场。

晚清重臣恭亲王奕訢是辅助慈禧政变的权臣,但也是洋务运动的代表人物,被保守派冠以“鬼子六”的绰号,是中国晚清史上最知名的历史人物之一。

>>事发

“三级以上就算是国家珍贵文物了。”赵建明表示,目前文物专家已经对被盗文物进行了初步鉴定,部分文物将返还失窃单位,暂时找不到来源地的文物将交由文物管理部门保管。

“轻点,再轻点”。市文物局监察执法大队队长赵建明在旁边紧张地指挥着,“这些都是文物,摔坏了可麻烦了”。

2月22日,雾霾笼罩着京城,北京晨报记者在昌平区崔村镇麻峪村附近的田地里,找到了恭亲王奕訢的墓地。

香山法海寺遗址位于香山南麓,也称万安山法海寺,内有清朝顺治皇帝手迹石碑及大量石刻。相传为“山中第一大寺”宏教寺的旧址,系曹雪芹出家之地。遗址大门前,立有确认法海寺遗址为“海淀区文物暂保单位”的石碑,所刻文字显示,该石碑由海淀区文化文物局于1999年7月所立。

揭秘:

据了解,延庆灵照寺遗失的2个石狮子已经归还寺院,因此不在此次发还之列。

由于历史上屡遭盗毁,如今这位晚清风云人物的陵墓仅剩一座矗立在地上的石牌坊,现为昌平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只见牌坊由三门四柱三楼组成,楼顶上四个小石狮子相对而坐。

附近居民柳先生介绍,他因为一直研究香山文化,因此对于香山法海寺遗址很是关注,经常过来遛弯查看。昨天早晨6点多,他进入遗址内发现,一位名叫“大震超地禅师”的僧人的墓穴遭到破坏,“墓穴前有一块大石碑,旁边堆砌着一些小石块,但现在上面的小石块被挖开,露出里面的黄土”。柳先生表示,他怀疑有人试图盗墓,但因墓穴为大石所造,盗墓者在撬开顶部石块后发现无从下手,知难而退。

嫌疑人先踩点再行窃

揭秘嫌疑人半山腰分赃时被抓

麻峪村76岁的杨老先生祖上即是为恭亲王守陵的,他尊称恭亲王墓为“六爷坟”。据他回忆,小时候家里还有土枪,就是用来驱赶盗陵的土匪用的。那时除了恭亲王墓,周围还有几个王爷的陵墓,可是后来都被毁了。

>>探访

据警方介绍,今年7月中旬,怀柔区九渡河镇被盗4座金声遥将军墓石刻蜡扦底座。经开展大量侦查工作,两个犯罪团伙浮出水面。办案人员辗转多个省市,于9月29日兵分多路集中行动,在顺义、怀柔、密云等地先后将沈某等10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起获被盗文物24件。案发地涉及朝阳、怀柔、延庆等地区。

今年以来,本市盗窃文物案件呈抬头趋势。7月中旬,怀柔区九渡河镇被盗4座金声遥将军墓石刻蜡扦底座,属国家三级珍贵文物。

杨老还记得,上世纪40年代,恭亲王墓被盗挖开以后,可见墓室有三丈多深,里面还有一条10米宽的暗河,河上有一条小船,要乘小船才能到达对岸的棺床。陵墓被土匪盗掘后,金银珠宝相继被拿走,后来连墓里的衣服都被人捡走了。“据说那衣服是用金丝缝的,用火就能化出金子来。”杨老叹了口气说,恭亲王的尸骨也被四处乱丢,后来被村里的老人就地掩埋了。

墓穴前石碑遭破坏

警方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抓获的10名嫌疑人均为北京本地人。嫌疑人在盗窃前先踩点,然后将文物照片从网上传给文物贩子,对方确定收购后,再对文物下手。据嫌疑人交代,一对延庆灵照寺的石狮子可以卖到6万,而文物贩子出手时就涨到了30万。

案发后,警方会同市文物局对被盗文物下落进行搜寻,发现今年以来,我市丰台、朝阳、通州、门头沟、延庆、密云、顺义等地区均有发案。9月29日,沈某等10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同时起获被盗的国家三级以上文物6件,其他石刻、瓷器等一般文物19件,共计25件。

据杨老先生介绍,在50年代修建十三陵水库时,陵墓里的石料以及两个大狮子都被运走了,坟也基本没有了。“当时还要把石牌坊运走,可是没有大型吊车,就留下了。”

昨天上午,记者赶到香山法海寺遗址内。刚进入大门,发现两名工人正坐在石碑上休息,身边有几块石块被绳索捆绑上打算运走。这些工人表示,他们打算把石块运走修路。

警方表示,正是受暴利驱使,一些人才铤而走险,但他们必将受到法律严惩。目前除一名嫌疑人在逃外,其他人均已被逮捕。

抓捕工作是在犯罪嫌疑人分赃时进行的。据办案人员回忆,分赃地在半山腰。“这些人非常狡猾,半山腰的地形易守难攻,还利于逃跑。”

让杨老先生意外的是,这座仅剩的石牌坊两年前竟也被文物贩子盯上,他们在上面的四个石狮子上缠了绷带,准备拆卸下来运走。“我们去问,他们拿着证明材料,说是文物局的,要把文物运走保护。”杨老说,后来有村民报了警,警察来了这些人就装不下去了,他们所谓的证明材料全是伪造的。

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这个墓穴前的石碑上刻有“大震超地禅师寿藏”字样,整个石碑被掩盖在山体内,但现在顶部的石块已经四散掉落,明显遭人破坏。附近的工人们否认这些石块是被他们破坏,但表示他们确实曾搬走其他的石块施工。

措施:

目前,10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

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在遭遇那次未遂的盗窃事件之后,昌平区相关部门在文物旁边加装了监控设施,以便随时可以发现异常情况。

对此,柳先生称,他怀疑墓穴被挖开就是工人所为,一方面他们可能是搬走石块,一方面也不排除他们试图“盗墓”。

公安文物部门联手护宝

揭秘嫌疑人半山腰分赃时被抓

案例二

遗址内一处标有文物保护单位的“晏公祠”也遭人破坏,里面的石刻被凿坏,洞穴内还遗留着废旧衣物、报纸、食品袋等垃圾。遗址内的工人表示,他们是附近金山陵园的工人。但随后赶到的金山陵园工作人员表示,此事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否认此事为他们所为。

市文物局局长舒小峰表示,在文物保护方面,本市将建立公安文物部门联合机制。各区县文委发现文物案件线索,将及时向文物主管部门和公安机关汇报。

释因经济利益驱动偷盗猖獗

北法海寺御笔敬佛碑被涂黑

>>调查

另外,舒小峰透露,由于本市有大量田野石刻文物分布在偏远地区,单靠执法人员监管难度比较大。近期,文物部门将向全市招募志愿者参与田野文物保护,志愿者一旦发现文物被盗线索,将及时反映到公安和文物部门。

偷盗文物的行为为何在今年有所抬头?

北法海寺遗址位于香山南麓,金山陵园的园区之内,现为海淀区文物普查登记单位。2011年以来,北京晨报记者三次探访北法海寺,发现古寺遗址保护一直没有太大改善。

附近陵园搬走石块

据警方办案人员分析,经济利益的驱动使偷盗文物的活动猖獗。另一方面,本市田野文物大多散落四处且没有专门的人员进行看管,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

2月20日,记者再次来到北法海寺遗址,只见在半山腰的地方,就可以看到灌木丛中一段一段的残墙,仅存的山门隐藏在灌木丛中。山门外有两尊破损的石狮,其中一个石狮仅剩下半个脑袋。

昨天上午,接到柳先生的举报后,海淀区香山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进行调查。海淀区文委也随后介入。

据了解,延庆灵照寺被盗的石狮子在收赃时开价30万。由于暴利,“这些犯罪嫌疑人几乎把北京都偷遍了。”办案人员说。

如今,寺内的殿宇都只剩下了基座,有两块石碑矗立在遗址上,其中一块石碑上的“敬佛”二字格外醒目,为顺治皇帝的御笔。可惜的是,石碑上的字迹被墨迹染成漆黑一片,疑为拓片爱好者所为。

昨天下午,海淀区文委文物执法大队负责人高先生称,法海寺是海淀区文物普查登记项目,被作为遗址来进行相关保护。金山陵园的工人们不知道法海寺遗址属文物普查登记项目,他们已经搬走了一些刻有古字的石块,刻有“大震超地禅师寿藏”字样的大石块也有轻微损毁。但他表示,“法海寺始建于明代,刻有‘大震超地禅师寿藏’字样的石碑目前还不能确定是否是墓葬”。

释因经济利益驱动偷盗猖獗

2013年初,北法海寺遗址的一块石碑被人为破坏断为两截,经过修缮后,石碑周围已经围起了铁栏杆。但由于此处遗址可以随意进入,栏杆能起到多大保护作用尚未可知。

高先生告诉记者,文物执法大队已经制止了金山陵园搬走法海寺石块的行为,要求金山陵园必须将已搬走的石块重新搬回遗址,并对金山陵园的这种做法提出了批评。

措施文物部门建千人志愿巡视队

据金山陵园管理处相关负责人介绍,北法海寺不归陵园管辖。陵园工作人员仅是义务维护文物的安全。比如发现有山友进入遗址会进行劝阻。且北法海寺早在清中晚期便已遭到破坏,并逐渐演变成今日残破的景象。

记者 彭科峰 实习记者 祝林隐

针对本市田野文物散落,专业巡视人员不足的情况,本市文物部门准备面向社会招募一批文物巡视志愿者。赵建明介绍,该项工作已经启动,预计明年上半年这些志愿者将上岗。

建议

摄影 记者 胡雪柏

文/记者 赵颖彦

复制石刻文物 原件集中保存

市政协委员、市文物局原局长孔繁峙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田野文物面临的保护问题,从长远看主要涉及两个方面。一个是防止人为破坏,一个就是防治自然损坏。

在防治自然损坏方面,因为现在空气污染很厉害,其中有害物质二氧化硫遇到水会形成酸,对暴露在外的文物腐蚀很厉害。所以,田野文物的防风化和酸雨的问题,必须要解决。

孔繁峙建议,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对小型的田野文物进行复制。比如石碑石刻等,原件送进博物馆,或集中进行保存,将复制品在原址展示。这样不仅使珍贵文物得到良好的保存,也是一个有效防盗的办法。即使被人为破坏,有保存完好的原件,还可以再进行复制。

不能够移动的大型文物,可以考虑研制保护涂料,涂刷在文物表面,这种涂料几年以后自动分解消失,不会对文物有伤害。自然损害的问题也就得到了解决。

孔繁峙认为,目前来看,为防止人为破坏,招募志愿者进行巡护还是一个可行的办法。至于长远的保护方案,还要相关部门制定计划,由易到难,逐步解决问题。

部门回应

招募志愿者巡护文物

市文物局执法大队队长赵建明表示,田野文物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一般市文物局主要负责国家级和市级文物的保护和统计,区县级及以下的普通文物的统计和管理归各区县进行。从实际操作上来看,数量庞大、交叉保护、不断更新等原因导致目前本市的田野文物尚没有一个明确的数据。

赵建明表示,一些不在文物古建院内的文物、老百姓田间地头发现的文物、过去被毁掉的古建筑残留下来的文物等等,这些基本都可以算在田野文物的范畴内,这个数量是非常庞大的。

“我们计划采取志愿服务行动,面向社会招募千名志愿者,协助文物部门盯守文物。文物志愿者主要起巡视和发现的作用,及时提供破坏文物的线索。”赵建明透露,田野文物志愿者招募的前期准备工作还进行之中,春节之后的工作重点现在就在这个方面。目前正在与相关志愿者平台进行接触,准备利用现有的志愿者平台,招募文物保护志愿者。第一批志愿者会招募的比较多,除了专职志愿者之外,也希望更多的市民能够参与进来,发现破坏文物行为及时向相关部门反映,为文物保护尽一份力。

另外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在文物保护方面,本市将建立公安文物部门联合机制。各区县文委发现文物案件线索,要及时向文物主管部门和公安机关汇报。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被盗文物,遗址石块用来施工

上一篇:中宝微拍,大明朝的红绿彩瓷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