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物保护遇上现代科技,保护修复研究报告
分类:文物考古

图片 1

基本信息:

李倕(711 ~ 736年)是唐朝开国皇帝高祖李渊(566 ~ 635年)的第五代孙女,因病卒于唐开元二十四年,当时年仅25 岁,葬于长安东南郊乐游原。1200 多年后的2001年11 月中旬至2002 年1 月,在西安理工大学曲江校区的基本建设考古中,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这里发现了李倕墓葬,并且对其进行了发掘。

图片 2

基本信息:

编著:中国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德国美因茨罗马-日耳曼中央博物馆

李倕墓葬中发现的砖质朱书墓志对她的身世进行了记述,尽管李倕并无封爵,但其“承富贵之裔”及殷实的家境还是从大量的随葬品中得到了体现,有青铜器、金银器、陶器、瓷器、玉器、漆器、铁器、铅器、象牙制品等,还有装饰华丽的冠饰和佩饰,这些随葬品具有极高的考古学和古代制造工艺研究价值。

日前,陕西历史博物馆修复人员正在修复馆藏“列戟图”壁画。由于壁画存在20种病害,需用一年时间将壁画修复工作完成。 记者 杜玮摄

编著:中国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德国美因茨罗马-日耳曼中央博物馆

出版社:科学出版社

图片 3

记者 郭青

出版社: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6月

修复完成并组装后的李倕冠饰 正面

陕西是文物大省,历史遗存丰厚。近年来,我省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在考古现场文物保护和室内文物保护修复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秦俑彩绘保护、唐李倕墓冠饰成功修复、文物出土现场保护移动实验室等项目受到国内外关注。

出版时间:2018年6月

版次:1

由于历经千年的机械性挤压和渗入雨水的冲击浸泡,李倕墓的许多随葬品,特别是质量较轻的随葬品,如漆器、冠饰及佩饰等,出土时已经偏离其原始位置。一些物品保存状况较差,如李倕衣物已不复存在,仅在局部见到织物痕迹;由金、银、铜、铁等金属材料和绿松石、红宝石、琥珀、珍珠、玛瑙、贝壳等材料制成的冠饰及佩饰部件发生错位,一些珍珠、贝壳出现了粉化现象。这些因素及发掘工作工期迫切的情况,使得在考古发掘现场直接完整提取冠饰和身体佩饰等文物变得异常困难。在这种情况下,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考古队决定对李倕的头冠及身体部分直接采用石膏包整体提取,计划将其拉运至文物修复保护实验室,进行室内再清理。

开展国际合作

版次:1

印刷时间:2018年6月

图片 4

攻关秦俑彩绘保护

印刷时间:2018年6月

印次:1

修复完成并组装后的李倕冠饰 右侧面

自兵马俑发掘开始,对于兵马俑彩绘的保护与研究工作就一直在持续。1987年,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成立了课题组,后来又与德国巴伐利亚州文物局合作,开始对彩绘保护技术进行全面系统的研究。经过多年的艰苦攻关,课题组首先发现秦兵马俑彩绘是由生漆底层和颜料层构成的,并证实其有机层是用中国生漆制作的。彩绘保护的关键便是稳定生漆层,课题组成功地找到了运用聚乙二醇与聚氨酯乳液联合处理和单体渗透——电子束辐射聚合这两套保护方法对秦俑彩绘进行加固,成功有效地保护了一批出土的珍贵彩绘陶俑,不但使以后出土的秦俑保留彩色成为可能,也为保护出土的其他古代漆底彩绘提供了技术支持。这一技术,在保护同类型陶质器物上的彩绘方面得到了推广。

印次:1

ISBN:9787030566782

受发掘时间和环境影响,对考古遗存进行整体提取的方法很早就被引入中国的考古实践。1936 年,在对殷墟的第13 次发掘中,就曾将重达5 吨、藏有17096 片甲骨、被称作商代档案库的H127 整体搬运到北平处理。中德专家这次对李倕墓的整体打包提取,之所以受到了如此多的关注,我想除了文物本身内含丰富多样这一特点外,这项工作在后期对文物的微观清理和保护复原过程中严格执行科学规范的保护流程,是其最大的成功之处。以李倕冠饰为例,在进入文物修复保护实验室的“室内微型发掘”阶段,专家首先对提取的头冠石膏包进行了X 射线探伤检测,并依此制定了打开石膏包后的修复保护方案。随后的工作包括显微镜下的观察、照相记录、用小型工具逐层清理、对脆弱质材料的加固、痕迹的清理、组件的修复、复原组装,以及对其组合关系的分析等。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实验室考古,历经两年多细致的实验室工作,这个由500 余件不同材质的构件组成、代表当时最高工艺水平的冠饰得以被修复和复原,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唯一得以被完整复原的唐代冠饰,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中国国家文物局对李倕冠饰的成功修复给予了高度评价,将其视为中国古代复杂脆弱质文物保护修复的典范。继2006 年德国波恩“中德文物保护科技合作成果展”之后,2010 年中国国家文物局将这一成果在北京“百工千慧——中国文物保护科学和技术成果展”的醒目位置予以展示,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基于李倕冠饰成功修复的背景和经验,2007 ~ 2009 年李倕佩饰也被中德专家成功修复和复原。

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原总工程师周铁说:“保护技术稳定之后,专家首先对秦俑二号坑出土的彩绘俑成功地实施了现场彩绘保护,其中包括至今唯一的一件绿脸俑。随后,秦陵百戏俑坑、秦陵六号陪葬坑和汉阳陵出土的彩绘俑也实施了保护。”

ISBN:9787030566782

内容简介:

图片 5

这项由中德科技人员耗时10多年攻关成功的秦俑彩绘保护技术,2001年通过了由国家文物局组织的成果鉴定,专家认为项目研究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2004年,该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国家文物局把国家陶质文物保护中心设在了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推广应用秦俑彩绘保护技术。

内容简介:

本书囊括考古发掘报告、文物修复保护报告和研究论文14篇,详尽记录了唐李倕墓遗迹和遗物的发掘、现场石膏打包提取、检测、清理、修复和复原过程。不同于传统现场器物单个提取的发掘方法,中国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考古队对复杂脆弱质文物采用石膏包进行封护提取,在文物修复保护实验室开展“室内微型发掘”。经过X射线拍摄、逐层清理、分体保护、整体复原等一系列复杂工艺,中德专家成功修复和复原李倕冠饰和佩饰,堪称中国古代复杂脆弱质文物修复保护的经典案例。

作为一个考古工作者,我不敢对这个修复和复原成果做过多的评价,但这项工作对我们的启示是深刻的。其中,最值得回味的大概是它派生出的考古学研究和阐释方法。记得30 年前,我上林沄先生商周考古课时就曾被告诫,要注意观察遗存之间的关系。林沄先生举了一个石矛头的例子,告诉大家:在考古发掘中,如果发现一个矛头,只顾埋头测量位置、填写标签,是不够的。提取包装前,一定要注意观察它是否有柄的痕迹,能否观察到装柄的方法,柄有多长,其上是否有装饰,等等;否则,许多重要的信息就会因为我们的粗疏而丢失。李倕墓的现场石膏打包提取和“室内微型发掘”或许可以成为对林先生教诲的一种诠释。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前期科学精细的工作将以前看似没有联系的东西联结在一起,使得对考古发掘成果的阐释更接近于真实。以前针对大量类似的考古发掘,我们没有条件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观察处理遗存的关系上,对于发掘出土的各类文物,只能按部就班地进行传统记录,然后小心翼翼地分别提取包装,将本来有联系的东西人为分割。更可悲的是,在后来的研究报告中,认认真真地将这些原本是一体的东西按我们既有的考古报告编写体例,以金、银、铜、铁、蓝宝石、红宝石等分门别类进行描述,使它们的联系再一次受到割裂。试想,如果将几百个零部件构成的李倕的冠饰和佩饰只按材质进行研究和描述,不仅显得繁琐苍白,而且使其重要的科学价值和学术意义黯然失色。

传统考古与科技考古

  本书囊括考古发掘报告、文物修复保护报告和研究论文14篇,详尽记录了唐李倕墓遗迹和遗物的发掘、现场石膏打包提取、检测、清理、修复和复原过程。不同于传统现场器物单个提取的发掘方法,中国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考古队对复杂脆弱质文物采用石膏包进行封护提取,在文物修复保护实验室开展“室内微型发掘”。经过X射线拍摄、逐层清理、分体保护、整体复原等一系列复杂工艺,中德专家成功修复和复原李倕冠饰和佩饰,堪称中国古代复杂脆弱质文物修复保护的经典案例。

目录

《唐李倕墓——考古发掘、保护修复研究报告》即将付之梨枣,这可谓是中德合作十余年磨就的一把剑。多年来,大家默默无闻,以不同的方式,奔向同一个目标,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各有所获。看看本报告的内容:有发掘者马志军的中国式考古报告,有安娜格雷特·格里克(AnnegretGerick)对李倕冠饰石膏包的清理、修复和复原报告,有斯特凡·里特(StephanRitter)对李倕身体石膏包的前期清理及观察报告,有弗里德里克·莫尔- 道(Friederike Moll-Dau)对李倕身体石膏包的清理、保护及佩饰的复原和纺织品残片分析报告,有黄晓娟对李倕身体佩饰的复原报告,有艾法·里茨对李倕墓出土漆盒的保护修复报告,等等。在中国,迄今为止,除了唐李倕墓外,还没有哪个项目将一个并不算大的墓葬考古发掘工作延续如此长的时间,并且介入这么多的科技手段,也没有哪个项目将考古和文物保护如此好地结合在一起。实际上,这都是广义的考古学研究范畴。将文物保护和考古发掘有机结合,是我们这几年的追求。2010 年10月20 日,中国国家文物局批准设立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为依托单位的考古发掘现场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就是基于我们已经取得的一些成果,希望以此进一步构建多学科结合的平台,处理好考古现场的文物保护问题。我相信,本报告的出版,将对中国考古学的发展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

结合的典范唐李倕墓

目录

序一

写到这里,我还想特别重申的是,我们从德国专家那里学到的不仅是理念,他们对待科研严谨认真、锲而不舍的精神更应为大家铭记。(本文由 孙莉、蔡鸿博 摘编自 中国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德国美因茨罗马—日耳曼中央博物馆 编著《唐李倕墓考古发掘、保护修复研究报告》 序一。内容有删节、调整。)

李倕是唐朝开国皇帝高祖李渊的第五代孙女。2001年11月中旬至2002年1月,在西安理工大学曲江校区的基本建设考古中,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这里发现了李倕墓葬,并且对其进行了发掘。

序一

序二

李倕墓葬中发现的砖质朱书墓志对她的身世进行了记述,尽管李倕并无封爵,但其“承富贵之裔”及殷实的家境还是从大量的随葬品中得到了体现。这些随葬品包括青铜器、金银器、陶器、瓷器、玉器、漆器、铁器、铅器、象牙制品等,还有装饰华丽的冠饰和佩饰,具有很高的考古学和古代制造工艺研究价值。

序二

前言

由于历经千年的机械性挤压和渗入雨水的冲击浸泡,李倕墓的许多随葬品,特别是质量较轻的随葬品,如漆器、冠饰及佩饰等,出土时已经偏离其原始位置,使得在考古发掘现场直接完整提取冠饰和身体佩饰等文物变得异常困难。在这种情况下,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考古队决定对李倕的头冠及身体部分直接采用石膏包整体提取,进行室内再清理。

前言

致辞一

中德专家对李倕墓的整体打包提取及清理修复工作,受到了很大的关注。除了文物本身丰富多样这一特点外,这项工作在后期对文物的微观清理和保护复原过程中严格执行科学规范的保护流程,是其最大的成功之处。历经两年多细致的实验室工作,这个由500余件不同材质的构件组成、代表当时最高工艺水平的冠饰得以被修复和复原,是迄今为止中国唯一得以被完整复原的唐代冠饰,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国家文物局对李倕冠饰的成功修复给予了高度评价,将其视为中国古代复杂脆弱质文物保护修复的典范。继2006年德国波恩“中德文物保护科技合作成果展”之后,2010年中国国家文物局将这一成果在北京“百工千慧——中国文物保护科学和技术成果展”的醒目位置予以展示,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基于李倕冠饰成功修复的背景和经验,2007年—2009年李倕佩饰也被中德专家成功修复和复原。

致辞一

致辞二

文物出土现场保护移动

致辞二

唐李倕墓考古发掘与记录 马志军 001

实验室实现考古现场保护

唐李倕墓考古发掘与记录 马志军 001

唐李倕墓及其出土遗物的历史文化分析 费颂雅(Sonja Filip) 097

2008年7月的一天,一辆加长的白色厢式货车静静地停在西安庞留唐代墓葬发掘现场,车身上的黑色大字格外醒目——文物出土现场保护移动实验室。炎炎烈日下,研究人员们紧盯着一块屏幕,上面显示温度、湿度、各种气体浓度的数据不断变化,而传回这些数据的正是移动实验室搭载的考古机器人,它正在未打开的古墓内部进行预先探测。这是我国有史以来首次探明封闭墓葬文物埋藏环境的温湿度参数。机器人携带的摄像头还发现了墓葬内存在壁画等珍贵文物。这样的智能化预先探测在我国之前的考古工作中从未有过。国家文物局科技保护专家组组长王丹华说:“这不仅有利于考古人员的人身安全,而且对于重要文物出土后保存条件的研究,也将提供重要参考依据。”

唐李倕墓及其出土遗物的历史文化分析 费颂雅(Sonja Filip) 097

唐李倕墓出土随葬品小考 张建林 147

“移动实验室”是一个11米长、2米多宽、1.83米高的白色长方形舱体。采用了先进的移动舱体制作技术,具有隔热、保温、防水、室外照明等功能,与承载运输的卡车底板结合紧密,形成一体,能够满足野外环境下实验室工作的要求。文物出土现场保护移动实验室课题负责人苏伯民介绍:“‘移动实验室’有4项基本功能:发掘前的预探测;通过测绘等手段对遗址空间信息进行记录;第一时间对各种材质的出土文物进行分析保护;监测文物埋藏环境,为后续保护提供依据。”

唐李倕墓出土随葬品小考 张建林 147

唐李倕墓出土之银器 安然(Annette Kieser) 165

北京大学教授严文明说:“‘移动实验室’的研究为最大限度地获取信息和及时保护出土文物提供了技术可能,将大大提高我国考古探测和出土文物现场保护能力。”

唐李倕墓出土之银器 安然(Annette Kieser) 165

唐李倕冠饰的清理、修复和复原 安娜格雷特 格里克(Annegret Gerick) 183

唐李倕冠饰的清理、修复和复原 安娜格雷特 格里克(Annegret Gerick) 183

唐李倕身体石膏包清理报告 斯特凡 里特(Stephan Ritter) 241

唐李倕身体石膏包清理报告 斯特凡 里特(Stephan Ritter) 241

唐李倕身体石膏包后期清理、修复保护及适合博物馆陈列的复原报告 弗里德里克 莫尔-道(Friederike Moll-Dau) 257

唐李倕身体石膏包后期清理、修复保护及适合博物馆陈列的复原报告 弗里德里克 莫尔-道(Friederike Moll-Dau) 257

唐李倕身体佩饰的复原与展示 黄晓娟 295

唐李倕身体佩饰的复原与展示 黄晓娟 295

唐李倕墓出土含湿银平脱化妆漆盒的保护修复 艾法 里茨 303

唐李倕墓出土含湿银平脱化妆漆盒的保护修复 艾法 里茨(Eva Ritz) 303

唐李倕身体清理中发现的捻金线和捻银线——材质与工艺 杨军昌 黄晓娟 333

唐李倕身体清理中发现的捻金线和捻银线——材质与工艺 杨军昌 黄晓娟 333

装饰材料的矿物学研究——唐李倕墓出土矿物颜料及镶嵌物的拉曼光谱和X射线荧光分析 苏珊娜 格莱夫(Susanne Greiff) 351

装饰材料的矿物学研究——唐李倕墓出土矿物颜料及镶嵌物的拉曼光谱和X射线荧光分析 苏珊娜 格莱夫(Susanne Greiff) 351

唐李倕墓出土银器的加工痕迹——X射线荧光光谱分析与研究 弗罗里安 斯特伯勒(Florian Strobele) 梁嘉放 361

唐李倕墓出土银器的加工痕迹——X射线荧光光谱分析与研究 弗罗里安 斯特伯勒(Florian Strobele) 梁嘉放 361

唐李倕墓出土冠饰化学成分的无损检测报告 李青会 杨军昌 严静 刘松 董俊卿 顾冬红 377

唐李倕墓出土冠饰化学成分的无损检测报告 李青会 杨军昌 严静 刘松 董俊卿 顾冬红 377

唐李倕面貌复原 周明全 耿国华 杨军昌 385

唐李倕面貌复原 周明全 耿国华 杨军昌 385

后记 393

后记 393

作者简介

责编:荼荼

姓名: 工作单位: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当文物保护遇上现代科技,保护修复研究报告

上一篇:青海喇家遗址首现【金沙总站】,顺利通过验收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