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重要考古发现,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
分类:文物考古

  4月至6月,四川省资阳市协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成资潼高速公路资阳段沿线进行了文物勘查和考古发掘。

内容摘要: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武勇 通讯员 易西兵)近日,广州市文物博物馆学会、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举办的“2018年广州重要考古发现汇报会”在广州举行,这是广州文物考古研究院首次向公众展示年度考古工作。汇报会上,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考古工作者盘点了2018年广州考古工作的主要收获,重点汇报了广州黄埔茶岭新石器遗址、市胸科医院综合楼汉六朝唐宋墓群、番禺唐代曾边窑遗址、解放中路安置房项目唐宋遗址和增城明代莲花书院遗址等5个重要考古项目的情况。

番禺唐代曾边窑遗址出土青瓷四耳罐

图片 1

关键词:

广州是全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地上地下文物资源丰富。据介绍,2018年,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积极配合城市建设工程开展文物考古工作,全年完成考古调查项目182项,考古勘探项目105项,考古发掘项目16宗,发掘面积7172平方米,出土文物2115件。

金羊网讯 记者黄宙辉、通讯员穗文考报道:2月28日上午,在南越王宫博物馆有一场特别的“约会”——广州市文物博物馆学会、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举办“2018年广州重要考古发现汇报会”,让现场听众走近历史的现场,“穿越”数百年乃至数千年,与古代广州先民“面对面”。

  本次勘查发现明代墓群4处、清代墓群7处,发掘出土文物76件。其中,在雁江段发现明代墓群1处、清代墓群2处,考古发掘文物68件;在乐至段发现明代墓群1处、清代墓群3处,考古发掘文物8件;在安岳段发现明代墓群2处、清代墓群2处,未出土有价值的文物,制作石刻拓片15件。

作者简介: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朱海仁表示,举办此次汇报会,是广州市考古院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让文物活起来”重要指示,向社会及时汇报广州文物考古最新成果,让文物考古工作服务于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需要,服务于广州的现代化建设,服务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繁荣兴盛。当前,文物考古事业日益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分享文物考古成果成为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文物考古工作者不仅要继续做好文化遗产的抢救者、保护者和研究者,还要努力做好文化遗产的传播者和传承者。

广州是全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地上地下文物资源十分丰富。记者从汇报会上获悉,2018年,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全年完成考古调查项目182项,考古勘探项目105项,考古发掘项目16宗,发掘面积7172平方米,出土文物2115件。一批重要考古项目,进一步丰富了广州的文化遗产资源,让广州的历史文化底蕴更显厚重。

  本次发掘出土文物以一般文物为主,主要类型为谷仓罐、陶盏、瓷碗、陶炉等陶瓷器以及簪子、耳环等少量金银饰物,未发现珍贵文物。76件出土文物中,保存完整的41件,残品35件,均由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移交当地文物管理所登记入库保管。

  新华社成都7月10日电(记者周相吉)记者从四川省资阳市文物管理所获悉,考古人员日前在资阳发现一批明清古墓群,出土文物70余件。

链接:2018年广州五大重要考古发现

莲花书院遗址出土红砂岩柱础

(原文标题:成资潼高速公路资阳段出土文物76件 图文转自:国家文物局)

  资阳市文物管理所负责人说,发现古墓群的地方位于规划中的成资潼高速公路资阳段。今年上半年,资阳市协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该段沿线进行了文物勘察和考古发掘,发现明代墓群4处、清代墓群7处,发掘出土文物76件。

2018年,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积极配合广州城市建设开展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全年完成考古调查项目182项,考古勘探项目105项,考古发掘项目16宗,发掘面积7172平方米,出土文物2115件。黄埔茶岭新石器遗址、市胸科医院综合住院楼工地汉六朝唐宋墓群、番禺唐代曾边窑遗址、解放中路安置房项目工地唐宋遗址、增城明代莲花书院遗址等重要考古发现,进一步丰富了广州的历史文化内涵,为构建广州古代历史、复原先民的社会生活图景提供了重要材料。

汇报会上,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重点汇报了黄埔茶岭新石器遗址、市胸科医院综合楼汉六朝唐宋墓群、番禺唐代曾边窑遗址、解放中路安置房项目唐宋遗址和增城明代莲花书院遗址等5个重要考古项目。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许永杰教授、郑君雷教授,广东省文物鉴定站刘成基研究员,南越王宫博物馆全洪研究员,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曹劲研究员等专家分别对5个项目进行点评。专家的精彩点评、考古人员的详细汇报,让现场听众走近历史的现场,欣赏到古代广州先民的生产生活以及与周邻地区交流互动的历史图景。

责编:荼荼

  据悉,本次发掘出土的文物主要类型为谷仓罐、陶盏、瓷碗、陶炉等陶瓷器以及簪子、耳环等少量金银饰物。这些文物对研究沱江流域明清时期民间丧葬文化及社会变迁有较大参考价值。76件出土文物中,保存完整的有41件,残品35件。这些文物均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移交当地文物管理所登记入库保管。

1.广州黄埔茶岭先秦遗址

展开剩余72%

  资阳市文物管理所负责人说,近年来,资阳市陆续发现汉墓、东汉崖墓,而这次发现的明清墓群,在川中地区并不多见。

茶岭先秦遗址位于广州市黄埔区九龙镇汤村。2017年8月至2018年2月发掘.发掘面积3113平方米,共清理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商之际的墓葬174座,普通灰坑111座,窑穴类灰坑19座,柱洞302个,出土陶、石、玉等不同质地的小件文物500多件。另清理宋代墓葬1座,明清时期的窑址1处、房基1座、墓葬2座。茶岭遗址是目前广州地区发现的堆积最为丰富、遗迹现象最为复杂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也是本年度广州地区考古发掘规模最大的先秦遗址。从陶器特征来看,与粤北石峡文化有较为密切的联系,同时又存在一些自身的区域性特点。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党支部书记、院长朱海仁表示,举办本次汇报会,是该院向社会及时汇报广州文物考古最新成果,也是该院首次将内部的考古项目汇报会向社会公众开放。当前,文物考古事业日益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分享文物考古成果成为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文物考古工作者不仅要继续做好文化遗产的抢救者、保护者和研究者,还要努力做好文化遗产的传播者和传承者。

2.广州市胸科医院汉六朝唐宋墓群

广州黄埔茶岭先秦遗址航拍图

广州市胸科医院整体改造扩建项目位于广州市越秀区横枝岗路。2018年7月至12月发掘.发掘面积980平方米,清理古代墓葬96座,其中西汉墓葬14座、东汉墓葬5座、西晋墓葬1座、东晋墓葬3座、南朝墓葬5座、唐代墓葬16座、五代墓葬1座、明代墓葬13座、清代墓葬38座,共出土铜器、陶瓷器等各类文物件774件。在综合住院楼东北部发现的南朝时期“元嘉十七年”纪年墓M41,其规模之大、结构之精、保存之完整,为广州考古60余年首见,对研究广州地区南朝时期的墓葬形制及分期断代具有重要意义。

2018年广州五大重要考古发现

3.番禺唐代曾边窑遗址

一、广州黄埔茶岭先秦遗址

番禺唐代曾边窑遗址位于广州市番禺区新造镇曾边村。2018年2月至4月发掘。完成发掘面积450平方米,发现唐代窑炉1座、泥池1座、灰坑12个、灰沟4条,出土文物标本92件。根据遗址的出土器物,初步判断遗址年代为晚唐,性质为民窑。窑体被严重破坏,从发掘情况判断可能是一座龙窑。曾边窑遗址是广州地区目前考古发现的唯一一座唐代窑址,对研究广州以至环珠江口地区唐代陶瓷手工业生产具有重要价值。

茶岭先秦遗址位于广州市黄埔区九龙镇汤村。2017年8月至2018年2月发掘。发掘面积3113平方米,共清理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商之际的墓葬174座,普通灰坑111座,窑穴类灰坑19座,柱洞302个,出土陶、石、玉等不同质地的小件文物500多件。另清理宋代墓葬1座,明清时期的窑址1处、房基1座、墓葬2座。

4.解放中路安置房项目唐宋遗址

茶岭遗址是目前广州地区发现的堆积最为丰富、遗迹现象最为复杂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也是本年度广州地区考古发掘规模最大的先秦遗址。从陶器特征来看,与粤北石峡文化有较为密切的联系,同时又存在一些自身的区域性特点。

解放中路安置房项目唐宋遗址位于广州市越秀区解放中路东侧、惠福中路南侧。2018年7月开始发掘。发掘面积800平方米,发现了丰富的唐宋至明清时期的遗迹。清理唐宋至清代路面、排水沟、灰坑、水井、砖墙等 遗迹96 处,出土唐代至明清时期的铜马镫、酱釉碗、陶罐、牡丹纹瓦当、铁刀、牛角、铜钱等器物370件。

广州市胸科医院晋南朝砖室墓航拍图

5.增城明代莲花书院遗址

二、广州市胸科医院汉六朝唐宋墓群

明代莲花书院遗址位于广州市增城区永宁街南香山。2018年3月至6月发掘。发掘面积约1000平方米,周边勘查清理800平方米,发现房址4座、石墙43段、台阶4处、坑2个、排水孔2个及路面1处,除F1为晚期遗存外其他皆为明代莲花书院的组成部分,并出土牡丹纹瓦当、滴水、青花瓷碗、刻字残碑等文物标本80件。根据发掘情况,可基本复原书院的建筑布局。莲花书院是明代大儒湛若水创办的40余所书院中目前唯一经过考古发掘且保存完整的重要遗址,其时代明确,对于中国古代书院特别是明代书院的研究提供了十分重要的考古资料,具有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2018年12月,明代莲花书院遗址被评为“2018年南粤古驿道文物重大发现”。

广州市胸科医院整体改造扩建项目位于广州市越秀区横枝岗路。2018年7月至12月发掘。发掘面积980平方米,清理古代墓葬96座,其中西汉墓葬14座、东汉墓葬5座、西晋墓葬1座、东晋墓葬3座、南朝墓葬5座、唐代墓葬16座、五代墓葬1座、明代墓葬13座、清代墓葬38座,共出土铜器、陶瓷器等各类文物件774件。

作者简介

在综合住院楼东北部发现的南朝时期“元嘉十七年”纪年墓M41,其规模之大、结构之精、保存之完整,为广州考古60余年首见,对研究广州地区南朝时期的墓葬形制及分期断代具有重要意义。

姓名:武勇 易西兵 工作单位:

三、番禺唐代曾边窑遗址

番禺唐代曾边窑遗址位于广州市番禺区新造镇曾边村。2018年2月至4月发掘。完成发掘面积450平方米,发现唐代窑炉1座、泥池1座、灰坑12个、灰沟4条,出土文物标本92件。

根据遗址的出土器物,初步判断遗址年代为晚唐,性质为民窑。窑体被严重破坏,从发掘情况判断可能是一座龙窑。曾边窑遗址是广州地区目前考古发现的唯一一座唐代窑址,对研究广州以至环珠江口地区唐代陶瓷手工业生产具有重要价值。

四、解放中路安置房项目唐宋遗址

解放中路安置房项目唐宋遗址位于广州市越秀区解放中路东侧、惠福中路南侧。2018年7月开始发掘。发掘面积800平方米,发现了丰富的唐宋至明清时期的遗迹。清理唐宋至清代路面、排水沟、灰坑、水井、砖墙等遗迹96处,出土唐代至明清时期的铜马镫、酱釉碗、陶罐、牡丹纹瓦当、铁刀、牛角、铜钱等器物370件。

五、增城明代莲花书院遗址

明代莲花书院遗址位于广州市增城区永宁街南香山。2018年3月至6月发掘。发掘面积约1000平方米,周边勘查清理800平方米,发现房址4座、石墙43段、台阶4处、坑2个、排水孔2个及路面1处,除F1为晚期遗存外其他皆为明代莲花书院的组成部分,并出土牡丹纹瓦当、滴水、青花瓷碗、刻字残碑等文物标本80件。根据发掘情况,可基本复原书院的建筑布局。

莲花书院是明代大儒湛若水创办的40余所书院中目前唯一经过考古发掘且保存完整的重要遗址,其时代明确,对于中国古代书院特别是明代书院的研究提供了十分重要的考古资料,具有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2018年12月,明代莲花书院遗址被评为“2018年南粤古驿道文物重大发现”。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五大重要考古发现,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

上一篇:开封发现明代周藩永宁王府遗址,河南开封城隍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