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坪古墓群惊现三百件出土文物,丹砂文化
分类:文物考古

  去年10月下旬开始的务川自治县大坪古墓群抢救性发掘,日前取得重大收获出土300多件文物。其中,包括多件蒜头壶、青铜器。

“没有金银财宝,但却比金银财宝更宝贵。”考古队员说,这些发现说明早在两千多多年前的汉代,甚至更早,贵州就有了中西文化的交融。

发布时间: 2008/2/10 11:25:05 被阅览数: 次 记者近日从务川大坪汉墓群考古现场获悉,至2007年12月28日,考古队已在该地发掘出33座“两汉”时期古墓,并清理了一座汉代砖瓦窑窑址。 大坪汉墓群是研究汉文化向黔中渗透的一个样本,是贵州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随着务川县石垭子水电站开工建设,两年后,当地大多数汉墓将被淹没。据介绍,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于2007年10月起对大坪汉墓群进行抢救性发掘,预计工期3个月。 记者在考古发掘现场看到,沿洪渡河两岸,分布着6个发掘点。据介绍,到2007年12月28日,考古队已发掘33座“两汉”时期的古墓,并清理了一座汉代砖瓦窑窑址。 考古队队长李飞说,目前已发掘的古墓,只是已探明古墓数量的三分之一。按现在的进度,要全部发掘淹没区的文物,至少还需要5个月。 据了解,考古成果传开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耽搁的时间越长,文物的安全隐患越大。”李飞说,目前,他最担心的是发生盗墓事件。为此,考古队员三人一组,睡在搭建在古墓边的窝棚里,并租来凶悍的农家犬日夜看护。黄黔华 来源:金阳时讯 编辑:Jina

由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主持发掘、务川自治县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配合的务川石垭子水电站库区大坪汉墓抢救性文物考古发掘工作顺利结束。在务川举行的大坪古代汉墓考古发掘汇报会上,专家表示,通过考古科学发掘发现的文化线索证明,从遵义务川流经铜仁地区沿河进入长江的洪渡河水道,正是2000多年前连接中原的仡佬族古先民的“丹砂之路”,具有重大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

  “没有金银财宝,但却比金银财宝更宝贵。”考古队员说,这些发现说明早在两千多多年前的汉代,甚至更早,贵州就有了中西文化的交融。

  掘地数米 惊现最早佛像


发现“丹砂古县”

 

  编号为10的古墓,位于洪渡河边一个斜坡上,最初由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探测发现。考古队员用了20多天,小心翼翼地去掉上面3米多厚的土层,看到了穹顶完全坍塌的砖石墓坑。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大坪汉墓群分布于务川大坪镇龙潭村洪渡河两岸,占地面积30万平方米,系黔东北一带已发现的大型汉墓群。

  掘地数米 发现最早佛像

  “首先发现了两条残缺的青铜马腿。”考古队员说,这个古墓内径长9米多,虽然早年被盗,但仍有许多陪葬品。据介绍,在古墓中,出土了多件陶器、青铜器。其中,包括一具青铜车马俑的残存部分。

9月11日至28日,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务川自治县大坪镇龙潭村朱砂井11座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近20天的考古发掘中,考古者争分夺秒开展工作,获取突破性进展,最大限度地抢救出了水淹区一批重要文物。此次发掘,共出土文物116件和大量钱币,包括罐、釜、盆、钵、甑、博山炉、壶、印章等铜器37件、铁器8件、陶器66件、石器4件、骨器1件和大量钱币、朱砂等。

  编号为10的古墓,位于洪渡河边一个斜坡上,最初由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探测发现。考古队员用了20多天,小心翼翼地去掉上面3米多厚的土层,看到了穹顶完全坍塌的砖石墓坑。

  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助理、考古队队长李飞说,在这座墓底部的淤泥中,有一尊佛像。佛像铸在一根食指粗的青铜“摇钱树”杆残体上。这种佛像,是中国目前发现最早的佛教造像之一。早在上世纪50年代,在贵州清镇的一座汉墓中也出土了一尊这种佛像,但40多年后考古专家才将它识别出来。

“我们在一半以上的古墓内发现了这些古代矿物,尽管大部分古墓有被盗迹象,朱砂仍然随处可见。”省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大坪两汉古墓考古队副领队吴小华介绍,工作人员在一古墓里发现了多达200多粒的朱砂矿颗粒,为务川“丹砂古县”的由来提供了重要历史依据。

  “首先发现了两条残缺的青铜马腿。”考古队员说,这个古墓内径长9米多,虽然早年被盗,但仍有许多陪葬品。据介绍,在古墓中,出土了多件陶器、青铜器。其中,包括一具青铜车马俑的残存部分。

  在坟墓中陪葬“摇钱树”,是“两汉”时期的一种风俗,与道教有关。“"摇钱树"上出现佛教造像,这很有意思。”李飞说。

考古者不禁要问:朱砂从何来?

  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助理、考古队队长李飞说,在这座墓底部的淤泥中,有一尊佛像。佛像铸在一根食指粗的青铜“摇钱树”杆残体上。这种佛像,是中国目前发现最早的佛教造像之一。早在上世纪50年代,在贵州清镇的一座汉墓中也出土了一尊这种佛像,但40多年后考古专家才将它识别出来。

  据了解,佛教由西方传入中国的时间,大约在西汉末年。而10号古墓,从其风格推断,大约形成于东汉中期。李飞认为,墓中佛教造像说明,作为异域文化产物的佛教,沿着河流传入贵州,并与作为本土文化的道教实现了交融。

据嘉庆《思南府志》记载,在明一代,务川朱砂的开采已极具规模,民以采砂为业,商贾辐辏。

  在坟墓中陪葬“摇钱树”,是“两汉”时期的一种风俗,与道教有关。“"摇钱树"上出现佛教造像,这很有意思。”李飞说。

  三百件出土文物 透露两千年的兴盛

而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北大考古系合作,对墓葬内的朱砂、矿山的朱砂和当地冲沟内淘洗出的朱砂分别进行采样,在实验室进行比对,通过北京大学科技考古中心做的“S”同位素检测,结果为墓内出土的朱砂与当地产朱砂完全一致,说明墓内出土的朱砂产地为本地所产。第一次用考古学材料证实了至少在2000年前左右,务川大坪的朱砂开采业已十分发达,就已经开始开采朱砂。

  据了解,佛教由西方传入中国的时间,大约在西汉末年。而10号古墓,从其风格推断,大约形成于东汉中期。李飞认为,墓中佛教造像说明,作为异域文化产物的佛教,沿着河流传入贵州,并与作为本土文化的道教实现了交融。

  大坪汉墓群分布在洪渡河两岸。专家认为,以边江村为中心的方圆数公里内,可能都是古墓群分布的范围。此次发掘的,主要是临近河岸较小范围的一部分。

发掘“丹砂之路”

 

  从今年10月下旬开始,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队通过探测后,已找到33座庄稼地里的汉墓。昨天,记者在考古现场看到,已打开的古墓中,考古队员正在用毛刷等工具清理墓穴。一些古墓中,能看到露头的青铜器、陶器和漆器轮廓,但大多残缺不全。

务川是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当地的仡佬族同胞笃信,自己的祖先是最早进入贵州,并最先发现采集朱砂的民族。当地的民间神话中,就有仡佬是提炼不死仙丹民族一说。在大坪镇龙潭村,至今仍保存着道家先祖葛洪游历至务川,并在当地提炼仙丹的遗址——“葛洪洞”。

  三百件出土文物 透露两千年的兴盛

  据了解,大坪汉墓早年被盗较多,加之地质变化,许多文物被发现时损坏十分严重,有的甚至连残骸都找不全。但考古队员认为,哪怕是一道痕迹,对于研究历史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目前,利用发掘的间隙,考古队员已修复了出土的80余件文物。

“从墓葬中,我们发现了大量的铜器、铁器,虽然没有王侯级的墓葬,但在当地的生产生活条件下,如此规模的墓葬表明,墓主也算是收入较丰的‘白领阶层’。”考古专家认为,时人已对朱砂有相当程度的认识,将朱砂撒在墓中,可能象征墓主财富,也可能与某种宗教意识有关。

  大坪汉墓群分布在洪渡河两岸。专家认为,以边江村为中心的方圆数公里内,可能都是古墓群分布的范围。此次发掘的,主要是临近河岸较小范围的一部分。

  考古队负责人说,截至目前,他们从古墓中取出的300多件文物,包括青铜的蒜头壶、蒜头扁壶等,以及大量陶俑,其中相当部分属于“国宝级”。这些文物形成于西汉和东汉时期,最早的估计在西汉早期。

两汉时期,朱砂有着广泛用途,可作颜料,可入药,可炼水银,更是方士炼丹所必须原料。汉墓在务川的分布,在江边至干溪一带尤为集中,与朱砂的分布区基本重合。

  从今年10月下旬开始,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队通过探测后,已找到33座庄稼地里的汉墓。昨天,记者在考古现场看到,已打开的古墓中,考古队员正在用毛刷等工具清理墓穴。一些古墓中,能看到露头的青铜器、陶器和漆器轮廓,但大多残缺不全。

  另外,考古队在河岸还发掘了两座汉代砖瓦窑遗址。据称,这两座砖瓦窑规模庞大,烧制的物品除了砖瓦,还有陶罐等。根据出土文物丰硕这一现象,考古队认为,在“两汉”时期以前的秦末,洪渡河沿岸可能已比较热闹。到了汉代,达到“兴盛”的地步。“兴盛,不可能突然出现。”考古队负责人说,事物发展是一个渐变过程。可是,又是什么让这个偏僻的地方“繁华如市”呢?一切有待考古人员考证。(来源:搜狐网)

据贵州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飞介绍,从发掘古墓的地理位置来看,这里两岸峭壁,是不适于农业生活生产的地区。惟一能够解释密集汉墓的原因为这里2000年前曾是古人进行开采和提炼朱砂的地区。

  据了解,大坪汉墓早年被盗较多,加之地质变化,许多文物被发现时损坏十分严重,有的甚至连残骸都找不全。但考古队员认为,哪怕是一道痕迹,对于研究历史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目前,利用发掘的间隙,考古队员已修复了出土的80余件文物。

同时,从此次发掘的古墓来看,与重庆三峡地区汉墓文化面貌大致相同,出土器物也有相似之处。专家初步判断,流经沿河洪渡镇经现在重庆涪陵注入长江的这个水上通道,也许正是当年贵州与中原进行矿物交易的“朱砂之路”。

  考古队负责人说,截至目前,他们从古墓中取出的300多件文物,包括青铜的蒜头壶、蒜头扁壶等,以及大量陶俑,其中相当部分属于“国宝级”。这些文物形成于西汉和东汉时期,最早的估计在西汉早期。

寻找“文化地标”

  另外,考古队在河岸还发掘了两座汉代砖瓦窑遗址。据称,这两座砖瓦窑规模庞大,烧制的物品除了砖瓦,还有陶罐等。根据出土文物丰硕这一现象,考古队认为,在“两汉”时期以前的秦末,洪渡河沿岸可能已比较热闹。到了汉代,达到“兴盛”的地步。“兴盛,不可能突然出现。”考古队负责人说,事物发展是一个渐变过程。可是,又是什么让这个偏僻的地方“繁华如市”呢?一切有待考古人员考证。  

两汉时期,大量汉人从峡江通过乌江然后转洪渡河进入务川境内,促成了务川的第一次大开发,对今后务川的政治、经济、历史、文化均产生了巨大影响。

考古专家结合墓葬形制和出土遗物初步分析,整体来看,从墓砖到出土遗物,大坪汉墓均与峡江地区汉墓呈现出较多相似性。

考古者在贵州境内的乌江流域清理了一批新石器时代至商周时期的遗存,其文化面貌与峡江地区的同期遗存基本一致。而在洪渡河下游的洪渡镇清理的一批汉墓和用于烧砖的窑址,墓砖与墓葬的风格均与大坪的接近。

考古专家分析,大坪汉墓风格与乌江下游的峡江地区的同时期墓葬十分接近,有些墓砖和器物如出一辙,如仅盖半边的房屋模型、几何形花纹砖等,反映出该人群逆乌江、洪渡河向黔中地区移动的趋势。

从这个意义而言,务川处在汉文化由北向南逐步渗入贵州的一个重要通道上。

行走在位于务川县城东部8公里处大坪镇洪渡河畔的700年仡佬古寨龙潭村,不难发现当地以考古发现为契机的发展动力。大坪汉墓群就在村寨附近,东5公里有汉唐开采朱砂遗址,被称为最早的炼丹古寨。龙潭仡佬族文化村已经被表述为“世界上最早的朱砂产地和最古老的仡佬丹砂古寨”,其自然风光、悠久历史、文化底蕴及神奇神话赋予了龙潭村新的内涵,已经是务川自治县委、县政府打造的重要的仡佬族文化旅游点。

参加大坪古代汉墓考古发掘汇报会的专家指出,大坪汉墓的发掘,一方面为务川的历史文化建设和“丹砂古县”的打造提供了实物资料和证据,也为“中国的务川、世界的仡佬”的文化影响力打造提供了有力依据。

作者: 本报记者 王小梅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坪古墓群惊现三百件出土文物,丹砂文化

上一篇:克孜尔石窟壁画,国家博物馆馆刊2018年第5期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