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总理为何还特地往返
分类:世界史

原标题:克罗地亚建座桥,为何把波黑堵成内陆国?

原标题:诸神角力场:破碎的南斯拉夫 ——漫谈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下)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马鹏恒、毛克疾】

克罗地亚拟建佩列沙茨大桥工程,横跨克罗地亚北部和佩列沙茨半岛,旨在连接克南北断开的两部分国土。

图片 1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4月10日至12日赴克罗地亚举行第八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并进行国事访问。

图片 2

“火药桶”巴尔干半岛,多次欧洲战争由此引起

在李总理此行中,有一个非常特别的行程安排。4月11日上午,在克罗地亚总理普连科维奇陪同下,李总理冒着大雨驱车往返五个多小时,几乎跨越了整个克罗地亚的国土,只为共同考察正在建设中的佩列沙茨(Peljesac)跨海大桥。

然而这样一个让克罗地亚梦寐以求的工程却让邻国波黑陷入了巨大的焦虑当中。因为大桥一旦建成,波黑那仅有的20公里海岸线将就此与海洋隔绝,这个国家也将从此进入内陆国的行列。

图片 3

图片 4

位于欧亚枢纽的巴尔干各民族都有独立掌控自己国家民族命运的雄心和壮志,但却始终难逃被操纵、被损害、被算计的棋子的命。因为这里必然是欧亚大陆主要势力交锋的前沿,势力争夺的缓冲区,巴尔干半岛其实就是天然的“诸神角力场”。

李克强与普连科维奇为大桥一期工程完工纪念牌揭牌(图/中国政府网)

从地图上乍看之下,克罗地亚那超级变态的海岸线把波黑完全包裹了起来,不仔细看我们还以为波黑真是内陆国呢!然而在紧邻佩列沙茨半岛以北的地方,克罗地亚却给波黑留了大约二十公里的海岸线可以进入亚得里亚海。那么这种奇怪的地理格局是怎样形成的?克罗地亚与波黑的恩怨又从何而来呢?

塞尔维亚人曾经摆脱保加利亚和拜占庭帝国的控制,建立起强大的塞尔维亚帝国。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崛起,最终打碎了“大塞尔维亚”的迷梦。1389年6月的科索沃之战,既是“泛塞尔维亚联盟”与奥斯曼土耳其人的战争,也是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宗教战争。

“第三方市场合作”典范

图片 5

只是这一战塞尔维亚人惨败,帝国精英毁于一旦,国运日衰。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攻克君士坦丁堡,拜占庭帝国覆灭,苟延残喘近千年的古罗马帝国余绪灰飞烟灭。广义上的巴尔干地区包括希腊、保加利亚、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等,全部被纳入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版图。天主教、东正教、伊斯兰教,三大教派势力交织,巴尔干形势更趋复杂。

这座大桥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三百年前,如日中天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侵入巴尔干半岛之后兵锋逐渐消退,意大利半岛上的城邦国家威尼斯却趁势崛起。威尼斯依靠其强大的海军一度称雄地中海,奥斯曼土耳其也无法与之争锋。1699年,精疲力尽的土耳其人与威尼斯签订合约,后者获得了巴尔干半岛上濒临亚得里亚海的沿岸地区,基本上就是今天克罗地亚的沿海部分。这个时候在巴尔干半岛上还有一个以今天杜布罗夫尼克市为中心的城邦国家,叫拉古萨共和国。

图片 6

从佩列沙茨跨海大桥中标的背景和过程看,这一项目是“第三方市场合作”的典范,对于中资工程承包企业有近乎里程碑式的意义。

图片 7

科索沃之战导致了塞尔维亚的沦亡,在五个世纪内都被奥斯曼帝国奴役。塞尔维亚人民至今仍在纪念这场战役。

佩列沙茨跨海大桥是第一个在欧盟境内实施的由欧盟提供资金、采取欧盟标准、全球招标,而由中资企业中标的重大工程项目。欧盟对于大型基建工程有着近乎严苛的技术和施工标准,中资企业中标本身就具有巨大标杆意义。

拉古萨共和国历来接受奥斯曼的保护,如今却与实力大增的威尼斯共和国为邻。为了缓解威尼斯的“泰山压顶”,拉古萨便把与威尼斯接壤的一部分地区割让给了土耳其,希望强大的土耳其能够成为两者之间的缓冲区,而这部分割让的地区就是如今波黑仅有的那一小段海岸线。

起于小亚细亚半岛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得益于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的没落,也像马其顿帝国一样依赖于军事征服带来的凝聚力和勃勃勃生机。但当其军事征服慢慢达到极限,并不断在地中海、在多瑙河畔遭受挫败时,其国势很快就由盛转衰了。

更重要的是,欧洲经济面临重大挑战和不确定性,拮据的欧盟在2017年拿出占总工程款85%的3.57亿欧元赞助克罗地亚修筑佩列沙茨跨海大桥,自然盘算“肥水不流外人田”,不会轻易将工程交给外来企业。令人惊喜的是,2018年1月中国路桥在与一群欧洲公司的竞标中脱颖而出,以极具竞争力的开价拿下这一项目。

图片 8

当强大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慢慢死去时,这个近代的“西亚病夫”就带来了一个近乎无解的世纪难题“东方问题”,实际上就是如何瓜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遗产”,以及其带来的一系列民族、领土、宗教和文化的争端。

然而,可以说从中标的那一刻起,佩列沙茨跨海大桥项目就面临着接连不断的纠纷和审查。不仅路透社、纽约时报等媒体充斥着对中企中标充满质疑的声音,未中标的另一家名为Strabag的奥地利公司更是向法院起诉中国路桥“价格倾销”的行为,因为中国路桥提供的价格比该公司低了20%。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波折反复后,克罗地亚法院主持公道,以中国路桥的财务状况公开透明为据驳回了Strabag公司的上诉。

后来奥匈帝国崛起,从奥斯曼土耳其手中夺走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其中就包括这部分沿海地区。而威尼斯和拉古萨在拿破仑战争当中被一起抹掉,战争结束之后二者合并复国,同样隶属于奥匈帝国。

1683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再次进军维也纳失败,欧洲天主教联盟反攻。1699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第一次作为战败国签订了《卡尔洛维茨和约》,割让了匈牙利和特兰西瓦尼亚给了奥地利。其实,这就是苦逼的“基督教之盾”——匈牙利王国,在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长期激烈的交锋中被揉碎,这次“从怪兽口中被吐了出来”,并入奥地利,为近代奥匈二元帝国的组建奠定了基础。

中国路桥中了标的、赢得诉讼、顺利推进项目,再次证实了中资工程企业已经具备世界级的技术实力和效率优势,如此才得以担纲佩列沙茨跨海大桥这一欧盟精打细算“抠”出来的赞助项目,和克罗地亚多年最大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

图片 9

图片 10

克罗地亚“国家级梦想”

南斯拉夫成立之后,铁托政府按照主体民族和历史疆域划分边界,大体保留了奥匈时期的行政区划。南斯拉夫轰然解体之后,独立的克罗地亚就据此拿走了前南80%的海岸线,留给波黑的只有佩列沙茨半岛以北的一小段。

奥斯曼帝国围攻维也纳。由《卡尔洛维茨和约》,奥斯曼帝国第一次割让领土予欧洲各国,奥地利帝国开始获得从三十年战争造成的长期萧条中脱身并开始扩大版图的机会。

从地缘战略的层面看,中资修建佩列沙茨跨海大桥,帮助克罗地亚实现了“国家级梦想”。

图片 11

其后,英、法、俄、奥匈帝国、普鲁士等列强相继登场,鲸吞、夺取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领土,“东方问题”愈演愈烈,巴尔干各民族的命运,也就越来越不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佩列沙茨跨海大桥本身对于克罗地亚有着超乎寻常的重大意义。

如今,佩列沙茨大桥建成之后,克罗地亚是南北连为一体了,波黑的船恐怕得低着头才能从桥底下通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其实,近代“东方问题”的核心就是如何瓜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以及达达尼尔和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控制问题。但其背后的意义在于对“三洲五海之地”的控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这个正衰落的帝国,曾经控制欧亚非三洲交界之地,控制里海、黑海、红海、阿拉伯海、地中海,这是世界贸易的枢纽、文化交汇的中心,更是世界大棋局的核心,现在也依然是世界大国角力的核心。

自上世纪90年代南斯拉夫联邦解体分裂以来,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克罗地亚最南方的领地——仍一直被波黑的唯一出海口涅姆(Neum)所分隔,成了一块孤悬海外的飞地。

责任编辑:

但欧洲列强的想法是不一致的:

造成这一现象有着深邃的历史背景:由于复杂的历史原因,早在17世纪末,涅姆就成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亚得里亚海东岸控制的“滨海走廊”,是奥斯曼治下波斯尼亚地区的少数入海口。而在南斯拉夫联邦解体后,波黑按照历史传统获得了涅姆的控制权。

英法着眼于“共享”,并不急于给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送终”,而是希望保持帝国的“相对完整”,逐步消化其在北非、中东的“遗产”。

虽然地理位置孤悬一隅,但是在经济上杜布罗夫尼克却是克罗地亚最重要的旅游区之一,也是其最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之一。坐拥亚得里亚海优美的海滨风光和悠久的历史文化——在文艺复兴时期,杜布罗夫尼克是一度可以与威尼斯抗衡的拉古萨共和国所在地。佩列沙茨跨海大桥一修建,便利的交通将不仅为这座城市,还可能将为整个克罗地亚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俄罗斯的想法是“独占”,罗曼诺夫王朝朝思暮想继承拜占庭帝国,也就是古罗马帝国的衣钵,进军君士坦丁堡,将其变成“沙皇格勒”,从黑海前出地中海,获得其梦寐以求的“不冻港”,控制达达尼尔和博斯普鲁斯海峡。

图片 12

奥匈帝国则希望控制整个多瑙河流域,不断向南扩张,完全吞并巴尔干半岛。而通过普丹、普奥、普法三次战争,建立起来的德意志第二帝国虽然号称在“东方问题”没有“特殊利益”,事实却是希望以“东方问题”为筹码,改善其在欧洲强势崛起之后四面受敌的外交窘境。

虽然1996年克罗地亚便和波黑签订了《涅姆协议》,规定克罗地亚本土公民若借道涅姆享有无障碍通行权,可此项协议却一直未被完全落实,各种通关不便的问题层出不穷。在克罗地亚加入欧盟之后,由于欧盟成员国之间《申根条约》的限定,克罗地亚本土到达杜布罗夫尼克需要额外的出入境审查,这种交通不便甚至给克罗地亚政府带来了地缘政治上的深深忧虑。

然而,波黑却长期以来对修建佩列沙茨跨海大桥持高度怀疑的态度。

面对“东方问题”的乱局,德意志第二帝国的“铁血首相”俾斯麦曾断言:

海运以其运量大、费用低的优点,一直是国际贸易中最主要的运输方式,成为一些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命脉。但是独立以来波黑因自身经济原因,一直租用克罗地亚海港。有朝一日在波黑唯一出海口涅姆建设本国大港,也是波黑长久的“国家梦想”,而佩列沙茨跨海大桥可能会对涅姆港的通航能力造成严重影响。

图片 13

因此,波黑对克罗地亚的桥梁设计再三刁难,甚至威胁要诉诸国际法庭。在一国的政治生活中,不能自由前往本国国土对于民族情感的损伤可想而知。正如普连科维奇向李总理所强调的那样,佩列沙茨跨海大桥是克罗地亚人民20年建国以来心心念念的夙愿。

“一定会有一个巴尔干的蠢货引发一场欧洲大战。”

1 2 下一页 余下全文

第一次世界大战也正是因为巴尔干问题而爆发,只是此前“巴尔干火药桶”其实早已危机重重了。

随着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日渐衰败,1823年,英国宣布支持希腊起义,使希腊人摆脱土耳其人的统治,建立希腊王国。19世纪初,塞尔维亚人通过300余年抗争,摆脱土耳其人的统治,重建塞尔维亚王国。其后的巴尔干第一次、第二次战争,巴尔干地区各国相继脱离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各国之间也大打了一场,解决并且再次形成不少领土争议。在这片土地上,民族、领土、宗教、文化争端问题太复杂。

巴尔干第一次战争

图片 14

图片 15

此时——

处于奥匈帝国皇家直属领土的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在考虑:是将奥匈帝国变成“奥地利、匈牙利、斯拉夫三元帝国”,还是建立“大克罗地亚”;

贝尔格莱德的塞尔维亚政治家则觉得自己肩负起了建立“大塞尔维亚王国”的“天命”,应该一统波黑、黑山等塞尔维亚人聚居的地方,马其顿应属于塞尔维亚,科索沃更应是塞尔维亚的“圣地”;

索菲亚的酒馆里则在讨论“大保加利亚”问题;

布加勒斯特关注“大罗马尼亚”话题;

希腊人则希望重现古希腊文明的荣光,建立“大希腊文化圈”。

但不论是梦想,还是现实,大家都感觉本民族“天然归属”的领土被邻居占领了,彼此之间都有领土诉求;再加上各国背后大国势力的影响,除了战争似乎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其中,塞尔维亚与奥匈帝国的矛盾最为尖锐。以塞尔维亚人为主体的黑山,因为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物产贫瘠,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数百年的侵袭中,始终保持独立。塞尔维亚王国希望与黑山合并,奥匈帝国则坚决反对。而波黑地区(即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情况更复杂,既有大量的塞尔维亚人,也有克罗地亚人,还有大量信奉了伊斯兰教的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阿尔巴尼亚人和土耳其移民,这些人后来被认定为一个新的民族——波黑穆族。

图片 16

波黑东邻塞尔维亚,东南部与黑山接壤,西部与北部紧邻克罗地亚。

对于奥匈帝国而言,波黑就是嘴边的肥肉,没有不吃的道理。但对于塞尔维亚,波黑被奥匈帝国吞掉,不仅断了塞尔维亚获取优良出海口的念想,还意味着塞尔维亚将成为奥匈帝国下一个吞并目标。因此,当奥匈帝国宣布吞并波黑时,实际上已经点燃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而奥匈帝国大公斐迪南在波黑首府萨拉热窝遇刺,其实应是大概率事件。

图片 17

1914年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在波黑首都萨拉热窝被塞族民族主义者刺杀,直接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随后就是四年残酷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让四个大帝国寿终正寝。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灭亡,除了君士坦丁堡,也就是现在的伊斯坦布尔,以及小亚细亚的安纳托利亚高原,土耳其失去所有属国和属地,巴尔干国家全部独立,北非和阿拉伯地区被英法意瓜分。奥匈帝国灭亡,变成无关轻重的内陆国家奥地利。德意志第二帝国霍亨索伦王朝宣布退位,俄罗斯罗曼诺夫王朝灭亡。

源自19世纪初的“泛斯拉夫主义”,算是强调了“斯拉夫民族”的血亲和集体认同。不过这一运动的核心居然是在波希米亚和克罗地亚,而且很快从西斯拉夫和南斯拉夫知识分子的“书斋革命”,转化为社会运动的推动力量。有意思的是,“南斯拉夫”这个概念最早是克罗地亚人提出的,而非自诩肩负“天命”的塞尔维亚人。

东斯拉夫人——俄罗斯倒是“泛斯拉夫主义”的积极支持者,自称是斯拉夫各民族的“保护者”、“领导者”,对斯拉夫各民族兄弟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特别是对巴尔干半岛“斯拉夫兄弟的解放事业”表现得尤为支持,其实是为了独占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欧洲部分的领土。

不过,塞尔维亚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将“南斯拉夫”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一战后,成立了“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王国”。1929年,更名为南斯拉夫王国。不过,这种简单而又各怀鬼胎的合并不仅未能消弭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的矛盾,反而使得双方在这短暂的“婚姻”中,彼此看对方越来越不顺眼,矛盾冲突越来越大。

统治南斯拉夫王国成为一个高危职业,政变、暗杀频繁,倒霉的卡拉乔治家族,无力维持国家的政局稳定。毕竟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经济文化发达,塞尔维亚虽然经济落后,但认为自己是一战的胜利者,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等地不过是从奥匈帝国接受的“战争遗产”,始终有“大塞族”倾向。而且塞、克两族宗教也完全不同,一个信仰东正教,一个信仰天主教,可以说他们除了语言相通、人种相同,其他根本找不到认同点。

图片 18

1934年10月9日,南斯拉夫王国国王亚历山大在法国被激进主义团体“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派出的刺客暗杀。

图片 19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在轴心国、同盟国势力的拉扯下,南斯拉夫王国无力决定自己的命运,很快分裂。克罗地亚投入希特勒的怀抱,宣布独立,成立法西斯组织“乌斯塔沙”,开始对塞族人进行无差别的种族屠杀。英法对塞尔维亚则是鞭长莫久,只能让塞族人自求多福了。

塞尔维亚当然不甘被屠杀,也成立极端组织“切尼特克”,反过来屠杀克族人。于是,二战期间在南斯拉夫就出现克族人杀塞族人,塞族人杀克族人,克族人、塞族人共同杀犹太人的局面。由于当时轴心国占优势,克罗地亚“乌斯塔沙”的屠杀规模比塞尔维亚肯定是大得多,其手段之残忍连德国纳粹都“有些鄙视”。

图片 20

法西斯扶持的乌斯塔沙

当然,此时的巴尔干半岛还有另外一位“棋手”——前苏联,棋子则是铁托的共产主义游击队。当然,最终结果大家也都知道,美国成为“救世主”,同盟国战胜轴心国,苏联红军横扫东欧;二战结束,从波罗的海到亚得里亚海,铁幕落下,北约、华约开始对抗。

作为克罗地亚人的铁托,摆脱向前苏联“一边倒”的政策路线,号召亚非拉穷哥们,走出了一条“不结盟运动”的新路子。二战结束后的南斯拉夫,在政治强人铁托的治下,出现了繁荣稳定的局面。

但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的千年恩怨却始终没有化解,铁托对塞、克矛盾的政策选择是淡化和遗忘。只是连续几代人的血海深仇,短短几十年又如何遗忘得了?

Q

图片 21

图片 22

Q

铁托对塞克矛盾的政策选择是淡化和遗忘。

铁托对“大塞族主义”刻意压制,甚至采取了矫枉过正的作法,比如成立马其顿加盟共和国,让它脱离塞尔维亚的管辖;承认波黑穆斯林是一个单独的民族,消减塞尔维亚在波黑的优势;将科索沃、伏伊伏丁设为自治省,埋下科索沃独立的“暗雷”。南斯拉夫繁华的表象之下,暗流涌动。

1980年,铁托去世后,强人政治终结,南斯拉夫不仅不设总统,而且还搞起了六个加盟共和国、两个自治省最高代表组成联邦主席团执政的松散形式。这样南斯拉夫想不分裂都难了。

随着前苏联解体、东欧剧变,1991年,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马其顿四个加盟共和国先后宣布独立,延续近十年的南斯拉夫战争就此爆发。这其间的斯洛文尼亚战争、克罗地亚战争、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就不再介绍了。

图片 23

在南斯拉夫内战过程中,冲突各方多次犯下种族大屠杀的罪行。

简单来说,斯洛文尼亚离欧盟最近,历史包袱最少,很轻松就独立了,流血也算少。克罗地亚得益最多,基本上清理和驱逐了国境内的塞族,“干净得好象他们从来没来过”,只是这其中流血冲突与悲伤的故事,西方媒体是不会过多关注的。波黑战争最惨,穆族、克族、塞族互相残杀,乃至出现种族清洗、屠杀的惨状。塞尔维亚则是美国和欧盟的主要制裁与打击对象,不光经济制裁,还划禁飞区,直接轰炸贝尔格莱德。科索沃宣布独立,也是美国、欧盟最先承认其独立。

短短十几年,南斯拉夫谢幕,“大塞尔维亚”梦碎,黑山也最终离开了南联盟,塞尔维亚变成一个内陆国,巴尔干半岛曾经的强国——南斯拉夫一分为七,最终成为历史。

图片 24

回顾破碎的南斯拉夫,不论是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还是塞尔维亚,其身后依然可以看到域外大国操控的身影。南斯拉夫内战弥漫的炮火,塞族、克族、穆族等各族人民的无尽鲜血和累累白骨,正是大国博弈的代价。

人们曾经以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灭亡,意味着“东方问题”的终结。但在某种程度上,“东方问题”并未终结,在新的政治格局,以及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影响下,巴尔干问题、叙利亚问题、巴以问题、中东问题,依然是灰飞烟灭的奥斯曼帝国留给世人的“政治遗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漫谈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总理为何还特地往返

上一篇:抗战时期都用哪些工具来运输,向他们致敬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