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弘羊之问是什么桑弘羊怎么死的,为什么要召
分类:世界史

盐铁之议,又称盐铁会议,是汉昭帝时,霍光组织召开的一次讨论国家现行政策的辩论大会,其本质是对汉武帝时期推行的各项政策进行总的评价和估计。汉宣帝时,桓宽根据当时会议的记录,整理为《盐铁论》。

霍光之间的争斗统治阶级内部为了争夺在朝中的利益,他们不惜用残酷的手段,精心策划一切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赐死钩弋夫人之后,消除了太后专权的隐患,但还必须挑选一位忠实可靠的大臣来辅佐幼子弗陵。经过反复的考虑,武帝选用霍光、金日和上官桀三人来共同辅佐弗陵皇帝,同时并让金日和上官桀来制约霍光。 金日,原名日蝉,字翁叔,是匈奴休屠王太子。身材魁梧,体形高大,膂力过人,自幼精于骑射。一个偶然的机遇,金日得遇汉武帝,“拜为马监”。后来,成为 武帝最可信赖的侍臣之一。因金日的父亲休屠王曾保存过匈奴最高统治者单于供奉的祭天金人像。汉武帝就特赐他姓“金”,所以叫金日。 武 帝在临终前正式任命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为车骑将军,上官桀为左将军,桑弘羊为御史大夫,田千秋仍为丞相,他希望这些大臣们能够尽心尽力辅佐皇上治 理天下。霍光靠稳重谨慎,金日靠品行高洁,上官桀靠才力及忠心,桑弘羊靠理财功绩和威望,同时成为托孤重臣,共同辅佐少主。 总观汉武 帝遗诏中的人事安排,托孤大臣之间相互辅助又相互制衡,形成一个坚固而又灵活的有机整体,体现了武帝高妙弘远的政治智慧。金日在接受遗诏之后一年有余就病 故了。他死后,权力欲强的霍光与不甘沦为附庸的上官桀、桑弘羊之间矛盾逐渐激化,而一向明哲保身的丞相田千秋则置身事外,武帝精密的人事安排逐渐瓦解。 昭帝即位初期,民族矛盾有所缓和,但经济凋敝、流民遍野。为此,昭帝采取轻徭薄赋的政策,还派钦差大臣巡行郡国,了解地方民情及吏治情况,并减免各种徭 役赋税。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农业生产得到发展的同时,土地兼并的现象却越来越严重,广大农民的负担也越来越重。盐铁官营等政策的弊端也日益暴露出 来,但桑弘羊为了捍卫自己岌岌可危的政治地位,就不遗余力地坚持汉武帝当年的积极扩张政策,桑弘羊深知那是自己最为宝贵的政治资本。丞相田千秋虽然名分最 高,但他资历最浅,徒有丞相的头衔,田千秋深谙明哲保身的道理,竟然也自成一派,做起了平衡的势力。为抵制霍光,桑弘羊与上官桀勾结起来,共同与霍光唱反 调。在执行何种统治政策问题上,辅政大臣们争论不休,互不服气。这样,在昭帝即位后的几年间,统治阶级中两种不同的政见,始终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始元五年,即元凤政变前两年,霍光以昭帝的名义发布举贤良文学的诏书。次年,又以昭帝的名义命桑弘羊、田千 秋召集各个郡国推举的贤良60余人,齐集长安,就盐铁官营政策及民间疾苦进行讨论,由于有霍光在背后撑腰,参加辩论的贤良文学。对桑弘羊奉行的经济政策进 行了大胆而猛烈的抨击,桑弘羊对此做了有力的答辩,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盐铁会议。 会议内容之一是人民疾苦的原因。贤良文学指责这些政 策的弊端,国家没有推行盐铁专营的政策之前,百姓生活富足;而今天国家推行盐铁专营,造成了百姓的普遍贫困。桑弘羊则主张一旦废除,国家的财政收入将难以 有保证;而且政策能够堵塞豪强地主的兼并之路,有益于农民。之二是对匈奴的政策。贤良文学认为常年征战,士兵都已经疲惫,急需休养生息,主张实行和亲政 策,依靠道德感化维持和平的局面。桑弘羊则认为国家好不容易才击败匈奴,给匈奴机会恢复国力,后果不堪设想。之三是治国措施。贤良文学力主实行德治,减轻 刑罚。桑弘羊则认为用刑宜重,百姓惧怕法律才容易治理,并反唇相讥贤良文学迂腐、不识时务。双方的争论异常激烈,在理论上给桑弘羊官营专卖的思想以沉重的 打击,但由于盐铁诸项政策关系汉廷财政问题,因此只取消酒的专卖,其余各项都没有罢除。会议辩论的实质,在于是否继续坚持汉武帝的朝政方针。辩论的内容, 涉及到当前治国方针政策转变等问题,远远超出了盐铁官营的问题。位居三公的御史大夫与普通士子进行这样的讨论,还是秦汉以来的第一次,这是汉昭帝宽松政治 下的产物。 盐铁会议给以桑弘羊为代表的“深酷用法者”的官僚集团以沉重的打击,但更重要的是使“与民休息”的方针政策得以实施,在客 观上促进了社会进步和生产发展。同时,霍光把桑弘羊扳倒的意图也未实现,不仅如此,双方的矛盾反而更加尖锐了,使桑弘羊站到上官家族一边,最后只好以流血 的形式解决这个矛盾。霍光与桑弘羊之间的矛盾是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归根结底是他们都在想方设法维护自己在朝廷中的利益,从而维护自己家族的利益。

霍光之间的争斗统治阶级内部为了争夺在朝中的利益,他们不惜用残酷的手段,精心策划一切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汉武帝赐死钩弋夫人之后,消除了太后专权的隐患,但还必须挑选一位忠实可靠的大臣来辅佐幼子弗陵。经过反复的考虑,武帝选用霍光、金日和上官桀三人来共同辅佐弗陵皇帝,同时并让金日和上官桀来制约霍光。 金日,原名日蝉,字翁叔,是匈奴休屠王太子。身材魁梧,体形高大,膂力过人,自幼精于骑射。一个偶然的机遇,金日得遇汉武帝,拜为马监。后来,成为 武帝最可信赖的侍臣之一。因金日的父亲休屠王曾保存过匈奴最高统治者单于供奉的祭天金人像。汉武帝就特赐他姓金,所以叫金日。 武 帝在临终前正式任命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为车骑将军,上官桀为左将军,桑弘羊为御史大夫,田千秋仍为丞相,他希望这些大臣们能够尽心尽力辅佐皇上治 理天下。霍光靠稳重谨慎,金日靠品行高洁,上官桀靠才力及忠心,桑弘羊靠理财功绩和威望,同时成为托孤重臣,共同辅佐少主。 总观汉武 帝遗诏中的人事安排,托孤大臣之间相互辅助又相互制衡,形成一个坚固而又灵活的有机整体,体现了武帝高妙弘远的政治智慧。金日在接受遗诏之后一年有余就病 故了。他死后,权力欲强的霍光与不甘沦为附庸的上官桀、桑弘羊之间矛盾逐渐激化,而一向明哲保身的丞相田千秋则置身事外,武帝精密的人事安排逐渐瓦解。 昭帝即位初期,民族矛盾有所缓和,但经济凋敝、流民遍野。为此,昭帝采取轻徭薄赋的政策,还派钦差大臣巡行郡国,了解地方民情及吏治情况,并减免各种徭 役赋税。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农业生产得到发展的同时,土地兼并的现象却越来越严重,广大农民的负担也越来越重。盐铁官营等政策的弊端也日益暴露出 来,但桑弘羊为了捍卫自己岌岌可危的政治地位,就不遗余力地坚持汉武帝当年的积极扩张政策,桑弘羊深知那是自己最为宝贵的政治资本。丞相田千秋虽然名分最 高,但他资历最浅,徒有丞相的头衔,田千秋深谙明哲保身的道理,竟然也自成一派,做起了平衡的势力。为抵制霍光,桑弘羊与上官桀勾结起来,共同与霍光唱反 调。在执行何种统治政策问题上,辅政大臣们争论不休,互不服气。这样,在昭帝即位后的几年间,统治阶级中两种不同的政见,始终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始元五年,即元凤政变前两年,霍光以昭帝的名义发布举贤良文学的诏书。次年,又以昭帝的名义命桑弘羊、田千 秋召集各个郡国推举的贤良60余人,齐集长安,就盐铁官营政策及民间疾苦进行讨论,由于有霍光在背后撑腰,参加辩论的贤良文学。对桑弘羊奉行的经济政策进 行了大胆而猛烈的抨击,桑弘羊对此做了有力的答辩,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盐铁会议。 会议内容之一是人民疾苦的原因。贤良文学指责这些政 策的弊端,国家没有推行盐铁专营的政策之前,百姓生活富足;而今天国家推行盐铁专营,造成了百姓的普遍贫困。桑弘羊则主张一旦废除,国家的财政收入将难以 有保证;而且政策能够堵塞豪强地主的兼并之路,有益于农民。之二是对匈奴的政策。贤良文学认为常年征战,士兵都已经疲惫,急需休养生息,主张实行和亲政 策,依靠道德感化维持和平的局面。桑弘羊则认为国家好不容易才击败匈奴,给匈奴机会恢复国力,后果不堪设想。之三是治国措施。贤良文学力主实行德治,减轻 刑罚。桑弘羊则认为用刑宜重,百姓惧怕法律才容易治理,并反唇相讥贤良文学迂腐、不识时务。双方的争论异常激烈,在理论上给桑弘羊官营专卖的思想以沉重的 打击,但由于盐铁诸项政策关系汉廷财政问题,因此只取消酒的专卖,其余各项都没有罢除。会议辩论的实质,在于是否继续坚持汉武帝的朝政方针。辩论的内容, 涉及到当前治国方针政策转变等问题,远远超出了盐铁官营的问题。位居三公的御史大夫与普通士子进行这样的讨论,还是秦汉以来的第一次,这是汉昭帝宽松政治 下的产物。 盐铁会议给以桑弘羊为代表的深酷用法者的官僚集团以沉重的打击,但更重要的是使与民休息的方针政策得以实施,在客 观上促进了社会进步和生产发展。同时,霍光把桑弘羊扳倒的意图也未实现,不仅如此,双方的矛盾反而更加尖锐了,使桑弘羊站到上官家族一边,最后只好以流血 的形式解决这个矛盾。霍光与桑弘羊之间的矛盾是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归根结底是他们都在想方设法维护自己在朝廷中的利益,从而维护自己家族的利益。

桑弘羊这个人,其实很有头脑,特别是在经济上。他是西汉政治家、财政大臣,事汉武帝、汉昭帝两朝,历任侍中、大农丞、治粟都尉、大司农、御史大夫等职,因功赐爵左庶长。当过的官也不少,身居要职算是汉武帝时期的财政部部长吧,就是人品差了一点点,如果当初要是站对位置跟霍光一起好好地辅佐下汉昭帝,说不定就名垂千古、万古流芳了,只可惜他把经济上的算盘,拨弄到政治上来了,不幸被他猪一样的队友上官桀给坑死了,因而历史上对他的评价也不高,落得个臭名,真是不值得。

背景

侍奉过两代君王的桑弘羊,按理在汉昭帝这一代应该也有经验知道怎么辅佐皇帝了,不过很多人都想不通为什么他又和上官桀勾搭上,谋害霍光为自己找不痛快,这个中原因,我们但要从桑弘羊的个人经历说起。

有为而治

天赋过人的桑弘羊

西汉初期,政府奉行“行仁义、无为而治”,虽然对商人有歧视性政策 ,却对工商业很少干预,因而商品经济快速发展,货币经济也很发达。至文景两朝,人民富裕,国家安定。武帝即位后,外有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内有建立大一统制度框架的需要,兼之武帝雄才大略,便谋划借助祖辈基业彻底解决帝国的长治久安问题。大兴功业必然带来财政的吃紧,因而至武帝中期,国家开始对经济采取干预政策。

桑弘羊,出生年月不详,出生于洛阳的一户富商家庭,标准的富二代公子,当时洛阳是个商业大都市,城里很多都是经商的大户,从小生长在这种环境之中的桑弘羊自然对经商之道是早已明晓的,家乡独特的社会环境对桑弘羊的思想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在家庭中父亲有意将他往成功商人之路上领,似乎桑弘羊也继承了祖辈们经商的天赋,桑弘羊自幼对数学及商业有着浓厚的兴趣,少年时期的桑弘羊就深谙算术和经商之道,还帮助家里进行一些理财。

元朔年间,武帝设置“武功爵”,共值三十余万;还专门树立了一个献财典型——卜式,号召百姓向国家捐献钱财。元狩六年,为应对财政危机,武帝任命孔仅和东郭咸阳为大农丞,实施盐铁官营,募民煮盐而官府专卖,并彻底垄断铁的专营。元封元年,武帝又任命桑弘羊为治粟都尉,代理大农令,天汉元年升为大司农。在桑弘羊的主持下,先后推行算缗、告缗、盐铁官营、均输、平准、币制改革、酒榷等一系列经济政策,这些措施大幅度增加了政府的经济收入,为武帝继续推行文治武功事业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

十三岁的桑弘羊以“精于心算”名闻洛阳,少年天才桑弘羊凭借自己惊人的心算能力,成为西汉时期的特招人才,年仅十三岁任为侍中,侍奉汉武帝兼陪读。将经商之路与政治彻底结合起来,不一样的是他的主业再也不是发家致富,而是帮助国君治国理政。

与民休息

成为陪读的桑弘羊,自然接受了其他少年不能得到的教育,首先他和汉武帝都有着一群高学历的老师,这些老师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在这样的环境下,桑弘羊的涉猎也相当广泛,不仅精通儒学,还兼修法学和工商管理类学科,果然是少年天才,并且在皇家伴读能够接触到一些珍贵的书籍,这都大大增长了桑弘羊的见识。

由于武帝独奉行“有为”,对外征伐不断,兼之大兴功业和救灾,以及朝廷上下的奢靡,仅仅二十年后,国家财政就开始频频出现亏空。同时,武帝时期施行的经济政策,虽然充裕了国家财政,却使一部分财富逐步集中于大官僚、大地主及大商人手中,而剥夺了中小阶层的利益,农民的负担愈来愈重。而且依靠盐铁官营等政策所聚敛的财货,无法维持战争的长期消耗,至武帝晚年时,已是“海内虚耗,户口减半”,民众多次起义。

武帝好大喜功,又爱四处征伐,虽然国家有钱但是也经不起这样折腾,上任二十年后国家财政就开始频频出现亏空,汉武帝也曾下令举行了一些措施,这些方法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总体上仍是杯水车薪,而且还造成了吏治败坏等弊端。

征和四年,武帝下《轮台罪己诏》,指出“此后务在禁绝苛暴,不得擅兴赋役,应致力农耕”,恢复汉初的“与民休息”政策。这预示着经济干预政策又发生了重要的改变,朝着减少干预放松管制的方向发展。

桑弘羊舌战群儒

起因

元狩三年,实施盐铁官营政策,以此来应付财政严重亏空的局面,桑弘羊由于善于计算经济问题,也参与到盐铁官营规划,负责“计算”和“言利”之事。很快桑弘羊就在这方面展示出国人的能力,武帝提拔桑弘羊为大农丞,也就是当时财政部部长的副手,他掌握一国的资金流动和去向,为汉武帝的江山把好财政大关。

后元二年,武帝病重,诏近臣托孤,加封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与桑弘羊,金日磾,上官桀共同辅佐幼主。昭帝即位后,有两种不同的政策并行:一是以霍光为首,主张推举贤良、询问民情、免除田租,即“恤民政策”;一是以桑弘羊为首,坚持再开屯田、增强国力,所谓“富国强兵”政策。二者不但性质相反,而且渊源极深,前者为武帝末年政策的继续,其意合于标榜德治的儒家思想;后者则是武帝中期的积极政策,以增强国家权力为优先考虑,与法家的政治思想合拍。

桑弘羊向武帝建议,仿照春秋时期齐相管仲的办法,实行盐铁专卖政策,于是,公元前119年,武帝下令实行盐铁专卖,在鼓励平民从事食盐生产,官府供给他们主要的生产工具,平民生产出来的食盐由政府统一收购,不得私自买卖。盐铁专卖政策为西汉政府提供了巨额的收入,尤其是耗费巨大的抗击匈奴、开通西域以及开发西南等,一直都是依靠盐铁的收入来支撑的。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豪强兼并,延缓了平民贫困化的过程,但是在一定基础上触犯了贵族的利益,桑弘羊又提出了均输法,进一步发展官营商业,限制私商。公元前110年,桑弘羊开始代理大农令,后来又正式升任大司农,主持全国的财政工作达22年之久。公元前110年,桑弘羊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均输法和平准法。均输法是政府利用各地的贡赋做底本,进行一些大宗的商品贩运贸易,以此调节物资。

武帝去世后,桑弘羊的理财政策并未随之废除。桑弘羊推行的一系列官营政策,由于国家几乎完全控制了生产销售和市场,地主官僚、贵族和商贾,都对这些政策表现出强烈的反对和抵制。霍光掌权后,为了缓解统治集团内部的压力,主张对国家垄断的工商业稍微放松一些,不要管的太死,而桑弘羊则坚决主张严管,二人的经济理念出现明显分歧。

但是“盐铁”专卖的做法却引起过儒生们的反对,为此特意开了一场辩论会,以桑弘羊为代表的支持变革的正方,和儒生代表的反对变革的反方。反方一上来就抛出儒学的一套“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推广道德,提倡仁义。”等等的话,又说自从国家实行盐铁官营、酒类专卖后,简直就是与民争利,财富都到国家口袋了没人民怎么富得起来?反方话音刚落,为国有经济辩护的桑弘羊提出的疑问:中国是一个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国家,如果不执行国营化政策,战争的开支从哪里出?国家的财政从哪里得?地方割据的现象如何化解?而这三项不正是治国者必须面对和解决的最重要课题吗?这是历史上非常著名的“桑弘羊之问”,儒生被问得哑口无言,时至今日仍亟待回答,这场比赛桑弘羊赢了。

始元四年,因昭帝立皇后一事,上官桀父子、鄂邑长公主与霍光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而桑弘羊为子弟谋官也屡屡被霍光拒绝。于是,这几股政治力量就联合起来,试图推翻霍光的辅臣地位。为了保证“与民休息”政策的实行、进一步稳固自己的政治地位,霍光开始酝酿盐铁会议,以使人们认识到这些理财措施的弊端和缺陷,并进一步从政治上打击桑弘羊,为压制桑弘羊提供社会舆论的支持。

桑弘羊在武帝时期继续独掌财权的十年,为皇帝精打细算了十年,在财政上有突出作为,因而在汉武帝临终时嘱咐自己的孩子汉昭帝要好好重视桑弘羊,他本来也想认真辅佐幼帝,没想到霍光的出现让他的梦彻底醒了。

桑弘羊和霍光的经济理念不同,自从桑弘羊推行一系列官营政策以来,由于国家几乎完全控制了整个市场,官僚、贵族和商贾,对这些政策表现出强烈的反对和抵制。霍光掌权后,为了缓解统治集团内部的压力,主张对国家垄断的工商业稍微放宽松些,不要管的太死,而桑弘羊则坚决主张严管。加之桑弘羊本人自矜功伐,以此为家族牟权,因而桑弘羊与霍光矛盾也慢慢激化。

盐铁会议后的第二年,昭帝元凤元年九月,发生了燕王旦与昭帝争夺皇位的斗争,即历史上的“燕王之变”,桑弘羊也被牵连到这一事变中,结果桑弘羊一家都被霍光处死了。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桑弘羊之问是什么桑弘羊怎么死的,为什么要召

上一篇:拿破仑对英国人谈中国,这个问题直到清朝末年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