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末年乱世实录,发矫诏诸镇应曹公
分类:世界史

中平六年四月,汉灵帝病故,汉少帝立,何太后临朝。大将军何进等人,与十常侍一伙的宦官势力,冲突骤起,何进召四镇外兵进驻京畿,以为外援。八月,何进被宦官张让等谋杀,部将吴匡怀疑其弟何苗与宦官通谋也被杀,宫中大乱。

汉桓帝永康元年

东汉末年,宦官当权,先有窦武、陈蕃密谋除宦反被害;后有大将军何进引外力入京致身死国乱。这场宦官之乱最终由只有三千兵卒入京的董卓亲手了结。从这个角度来看,董卓其实是东汉的功臣。

原标题:董卓进京后是如何立威的?

并州牧董卓是四镇之一,借混乱之机,进入洛阳,当时他只带三千步骑军,为了显示武力,每隔几日,将兵马夜出昼进,扬言凉州军复至,借以虚张声势迷惑世人。为了扩充军队,董卓并吞何进、何苗的部曲,接着,收买丁原部将吕布,《三国演义》说,丁原是以荆州刺史入朝就事,史实是,丁原也是四镇之一,自并州被召入京,擢升为执金吾,负责维护京城的治安,吕布袭杀丁原,董卓再并吞丁原所部。由于董卓兵势的崛起,其后带来的灾难,历史也为之扭曲。

十二月二十八日,三十六岁的汉桓帝刘志驾崩。汉桓帝荒淫了一辈子,身后却没有留下一个儿子。汉桓帝年轻的皇后窦妙与她的父亲、城门校尉窦武为了长期把持朝政,定策奉迎河间王刘开的曾孙刘宏为帝。

说到有功,其实董卓入京后也是做了很多积极工作的。

董卓进京后是如何立威的?

当时,因久旱不雨,司空刘弘被罢免,由董卓取代。随后,董卓强制征召蔡邕入朝,蔡邕名重当时,博学多才,董卓对他敬重有加,初为祭酒,借以考核,第一天擢升侍御史;第二天再升治书御史;第三天跃升尚书,三日之内,历任三台(尚书、御史、谒者三台,是官阶的标志,蔡邕未经主管外交的谒者台,只历两台),成为历史上直线升迁的记录。

汉灵帝建宁元年

第一个要说的就是蔡邕。蔡邕是东汉时期著名文学家、书法家,才女蔡文姬的父亲,先被封为祭酒(国内最高学府的负责人),三日之内,历任侍御史、治书侍御史、尚书、侍中、左中郎将等职,封高阳乡侯,世称“蔡中郎”。

图片 1

九月,董卓挟迫公卿,以少帝刘辩“天姿轻佻,威仪不恪”,而陈留王刘协,“规矩邈然,有尧图之表,言不及邪,有周成之懿。”等为理由,废少帝刘辩,立九岁的刘协为帝。此时的董卓,已自为太尉、前将军、郿侯。随后,毒杀刘辩生母何太后。

正月,窦武出任大将军,封闻喜侯。十二岁的刘宏被迎入洛阳后,新皇帝的桂冠就戴在他的头上,刘宏就是汉灵帝,当年年号从永康改为建宁。

第二是重用陈蕃、窦武以及所有党人的子孙。那些受党锢之祸牵连的陈纪、韩融等人,都封了列卿。

中平五年(公元188年),凉州叛军重新攻入右扶风,围攻陈仓县城。十一月,朝廷拜皇甫嵩为左将军,董卓拜前将军为副,各率两万人救援陈仓。

接着,董卓带头平反冤狱,《后汉书·董卓列传》记载,“卓乃与司徒杨彪,俱带鈇锧,(鈇锧——是古代行腰斩刑时所用工具,表示董卓不惧死上诉,一种形式而已。)诣阙上书,追里陈蕃、窦武及诸党人,以从人望。于是悉复蕃等爵位,擢用子孙。”陈蕃在汉灵帝时官至太傅,窦武是大将军,只因他们痛恨宦官干政,密谋诛杀时,消息泄漏,陈蕃被害狱中,窦武在围攻中自杀。董卓冲击桎梏,在当时颇有震动。

刘宏即位后,前大将军陈蕃升任太傅。窦武、陈蕃与司徒胡广共同辅政,参录尚书事务。

图片 2

董卓向皇甫嵩建议,急速进军,皇甫嵩认为:“陈仓县城防备坚固,凉州叛军必然无法攻克,我军只要按兵不动,以逸待劳即可取得全胜。”于是,不听从董卓的建议。 朝廷准备提拔董卓为少府(九卿之一),董卓不肯受命,上书推辞:“我下属的湟中义从、匈奴士兵都来拦住我的车,苦求我不要抛弃他们,我制止不了他们,只能留下来宽慰他们,如果情况有变,我再向朝廷汇报。”朝廷也无可奈何,十分担忧。

图片 3

这时,成为太后的窦妙临朝听政,窦武和陈蕃等人向窦太后请求剪除曹节、王甫等宦官,但窦太后犹犹豫豫,下不了决心,窦武等人也不敢妄动。

第三,诏令任命公卿以下的子弟为郎,提拔了很多能人治士。如任命吏部尚书汉陽周秘、侍中汝南伍琼、尚书郑公业、长史何显等;派遣太尉刘虞做大司马,封襄贲候;太中大夫杨彪为司空,豫州牧黄琬为司徒;任用尚书韩馥为冀州刺史,侍中刘岱为兖州刺史,陈留孔佃为豫州刺史,颖川张咨为南陽太守;甚至不计前嫌,对厌恶自己而弃官而走的袁绍、王匡、鲍信等人授以太守,以示和解。

中平六年(公元189年)春二月,凉州叛军围攻陈仓县城达八十余日,不克,疲敝而退。皇甫嵩下令追击,董卓劝阻,认为:“穷寇勿追,归众勿迫”,皇甫嵩则认为:“叛军是丧失斗志的疲师,而不是归众、穷寇”。 随后,皇甫嵩让董卓负责殿后,自己率军追击,连战连胜,斩首万余级,叛军首领王国逃走后,不久病死。董卓因此非常忌恨皇甫嵩。 汉灵帝得了重病,下诏拜董卓为并州牧,其下属军队转交给皇甫嵩。这是当时天下第四个州牧,可见地位崇高,董卓接受任命,但是不肯交出军队,上书辩解道:“我掌兵十年,士兵上下和我关系太好了,都要为我卖命,我乞求带这帮士兵去并州,效力边陲。”

十月,会葬何太后时,董卓乘机盗取汉灵帝陵墓的珍宝。

八月,宦官朱瑀偷看了窦武等人写给皇帝的奏章,曹节、王甫等十七名宦官先行下手,挟持汉灵帝,关闭宫门,胁迫尚书撰写诏书,伪造圣旨任命王甫为黄门令,与郑飒一起,劫持窦太后,夺去玺书,领兵包围了窦武和陈蕃,结果窦武走投无路,被迫自杀,陈蕃被捕杀。窦武、陈蕃死后,他们的宗族被全部处死。过去曾被窦武、陈蕃二人举荐的门生故吏,也都免官入狱。窦太后被迁移到南宫云台居住,过了四年,忧郁而死。

第四,选拔大量名士,如韩馥、刘岱、孔伷、张咨、孔融、应劭、张邈担任地方太守等要职,比如荀爽、陈纪、韩融、申屠蟠,任用没有官职的士人荀爽为司空。而与此同时,董卓的亲信,并不处于显要职位,大都只是将校而已。

皇甫郦劝说叔父皇甫嵩趁机除掉董卓,皇甫嵩不从,只是将董卓不肯交出兵权的事上奏朝廷。由是,汉灵帝下诏,责备董卓,董卓对皇甫嵩更加怨恨。

十一月,董卓又自为相国,据武库、拥强兵,大权在握。在宫中奸乱公主,妻略宫人;对公卿虐刑滥罚,睚眦必死人人自危;当时洛阳城中,“贵戚室第相望,金帛财产殷实,董卓纵放兵士,突其庐舍,淫略妇女,剽掳资物。”诸类事件,应是此时集中的史笔。

杀死窦武、陈蕃等人之后,汉灵帝将朝政大权交给宦官们,自己则恣意玩乐,声色犬马。宦官们均升官、晋爵、增邑,宦官们的父兄子弟也都做了公卿列校、牧守令长,遍布天下。

图片 4

最终,董卓带了五千人向并州出发,但是,停留在河东郡就不走了,董卓是想观察洛阳局势。 四月,汉灵帝驾崩。大将军何进掌权,与司隶校尉袁绍合谋诛杀宦官。而何太后不肯下诏,于是何进、袁绍私招董卓领兵进京,以此逼迫何太后。

十二月,董卓采纳尚书周泌、城门校尉伍琼的建议,由周泌、伍琼、尚书郑泰、长史何颙等,组成一个专门机构,淘汰不称职官吏,擢用贤能士俊,如征召荀爽、陈纪、韩融、申屠蟠,他们不同程度遭受党锢之害。陈、韩二人擢升至太扑,申屠不仕,其中的荀爽,已流落江湖十多年,被董卓征召勉强出任,初为平原,行至苑陵为光禄勋,视事三日拜为司空,九十五日位至三公。

宦官王甫下狱、曹节病死后,汉灵帝继续宠信宦官,宦官张让、赵忠等十二人都任中常侍,号称“十常侍”。他们的父兄子弟都在州郡做官,祸害四方。宦官们肆无忌惮,欺上瞒下、以权谋私,卖官鬻爵、收受贿赂、强买强卖、鱼肉百姓、陷害忠良,导致朝野上下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其实,董卓如果只是走到了这一步,董卓可能就会改变中国历史的走向,但是最终历史还是走向了我们所知的归途。董卓也因位高权重,变成越来越肆意妄为。

董卓得知,立即动身。同时,董卓上书,弹劾中常侍张让等人。 但是,不久何进又反悔,派谏议大夫种劭劝阻董卓进京。种劭在黾池见到董卓,要求董卓返回河东郡去讨伐流亡匈奴单于于夫罗,董卓不从,继续上书辩解,并进入河南尹。 迫于董卓进军的压力,何太后终于同意下诏罢免宦官。

随后,任命一批州郡首席官员:韩馥为冀州刺史、刘岱为兖州刺史、孔伷为豫州刺史、张咨为南阳太守、张邈为陈留太守等等。而董卓原来所属,却不处显职。

汉灵帝光和三年

首先,董卓入京后,先是废了少帝刘辨,扶立了董太后抚养“董候”刘协;又夜宿皇宫,奸污骚扰公主,霸占抢掠宫女。

董卓率军抵达洛阳城外,种劭出城劳军时,再次要求董卓撤军,董卓指使士兵上前威胁种劭,种劭大怒,斥责董卓,董卓自知理亏,便率军西撤至洛阳城二十里外的夕阳亭。

初平元年正月,由于董卓的倒行逆施,山东十二路诸侯,以极大地愤慨首先发难,他们以“祸加至尊,虐流百姓”为号召,拥立袁绍为盟主,组成数十万大军,讨伐董卓。从此引燃的战火烽烟,绵延近百年。

十二月,汉灵帝立屠夫之女、贵人何氏为皇后,何皇后的同父异母兄长何进入朝,被任命为侍中,将作大匠、河南尹。

其次,放纵士兵,冲进洛阳城中帝王亲族的宅第家里,奸淫掳掠妇女,抢劫财物。在何太后下葬,又挖开文陵,把墓中的珍宝全都取走。估计也是盗墓的鼻祖了吧。

中平六年(公元189年)八月二十五日,大将军何进在宫内被宦官所害,政变爆发。董卓之弟董旻时任奉车都尉,与何进部将吴匡等人联合攻杀了车骑将军何苗。

其中,被董卓的擢用的这些群士,有的甚至刚刚到任,就成为讨董的参与者,而周泌、伍琼也愿为内应,董卓愤怒之下,认为是周、伍在出卖自己,并诛杀二人。董卓自进京之日,前后仅四个多月,短短地时间,他一面跋扈朝野,一面又擢用士俊,正如一把双刃剑,两刃并用的结果,不仅不能自圆其果,反酿成大乱的作俑者。

汉灵帝中平元年

再次,董卓滥施酷虐的刑罚,有一点仇的一定杀死,宫廷内外的百官没人能够自保。甚至曾派军队到阳城,董卓命令上前把正在土地庙前集会的人们全都杀死,把车上的财物拉走,装上抢来的妇女,把人头系在车辕上,唱着喊着回京城。

董卓望见洛阳上空浓烟滚滚,才得知朝廷发生重大变故,于是急忙下令进军。二十八日,天未亮,董卓才抵达显阳苑,打听到中常侍张让等人劫持皇帝刘辩上了北邙山,于是,又向北邙山赶去。

第一,强权之下别有图谋,董卓强制易君位,冒天下之大不韪,据《董卓列传》所载,“卓以王为贤,且为董太后所养,卓自以与太后同族,有废立意。”他以为,刘协比刘辩有见识,又能与已故的太皇太后攀成“皇亲”,无论表面或私下,就可与新君拉近距离,从而引出的焦点,明显有左右皇帝的目的。废立之后,董卓在朝中横扫一切,本来是热点的何太后,曾经是宦官的靠山,更是首当其冲,打入冷宫后即被毒杀,其母舞阳君也惨遭杀戮,弃尸苑中;就连已死的何苗,也被破棺肢解。为了树威,不惜草菅人命,侍御史扰拢宗因事求见董卓,没有解下佩剑,即被打死!朝臣如此,可见其余。为了助涨部下的嚣张气焰,又将野蛮的风暴刮向民间,纵容军兵劫夺财物、淫略妇女等等,在社会上,留下了不灭的灾难。可见董卓进京的初始,就是以专横残忍留下记忆。

二月,巨鹿人张角、张梁、张宝揭竿而起,发起了声势浩大的黄巾起义。

最后,又毁坏五铢钱,改铸小钱,尽数搜取洛陽和长安铜人、钟虚、飞廉、铜马之类,来充作铸钱的材料。因此钱贱物贵,谷子一石值钱数万。

在北邙山下,董卓见到了浩浩荡荡的迎驾队伍,惊魂未定的刘辩见到飞驰而来的董卓军,吓得大哭,众大臣说:“有诏退兵!”迎驾队伍中的崔烈也叫董卓回避。

三月,汉灵帝任命何进为大将军,派遣北中郎将卢植讨伐张角,左中郎将皇甫嵩、右中郎将朱儁讨伐颍川的黄巾军。

董卓的肆无忌惮,破坏了礼仪、法律、经济等各种制度章程,就像《三国》中王允说的,董卓不仅自己是禽兽,他把王公大臣也都逼成了禽兽。这也让生活在他治下的人们无法可依,升降、生死全凭董卓一时心情。

董卓指着崔烈骂道:“我日夜兼程跑了三百里路,你现在说什么回避?信不信我砍下你的脑袋!”接着,董卓又反诘大臣们道:“诸位公卿,身为国家大臣,不能匡正王室,致使国家动荡,现天子流落在外,你们哪有让我退兵的理由!” 随后,董卓进入迎驾队伍,先拜见刘辩,又伸手从闵贡怀中抱陈留王刘协,刘协不肯,董卓只得与闵贡并马而行,一同入城。董卓又向刘辩询问事变经过,刘辩语无伦次,而刘协却能表述清楚,董卓知道,刘协是董太后抚养长大,号“董侯”,董卓又自认为与董太后同族,于是,心生欢喜,希望刘协能当上皇帝。

十一月,黄巾军主力被残酷镇压下去。

图片 5

原大将军何进和车骑将军何苗的军队也被董卓收编,董卓又引诱吕布杀害执金吾丁原,吞并了张辽等并州人的军队。如此一来,董卓掌握了洛阳的所有军权。 原大将军府幕僚鲍信,不肯归附董卓,向袁绍提出将董卓引诱杀害的计划,袁绍不敢,鲍信则弃官逃亡。

一波未全平,一波又兴起,胡人北宫伯玉与先零羌联合起兵反汉,攻打并杀死护羌校尉伶征、金城太守陈懿。

也许,这才是董卓纵有千般好,却依然出现外有十八路诸侯讨董,内有王允、士孙瑞匡汉的真正原因。

朝廷罢免司空刘弘,派使者到显阳苑拜董卓为司空。

汉灵帝中平二年

董卓邀请袁绍到显阳苑商议废立,袁绍不同意,提出要去请示太傅袁隗。袁绍说:“恐怕大多数人都不会同意你的意见!”董卓闻言大怒:“竖子!天下事岂不决我?我今为之,谁敢不从?尔谓董卓刀为不利乎!”袁绍反讥:“天下健者,岂唯董公?”然后,拿着佩刀作揖而去。董卓知道袁绍的声望地位,也拿他没办法。 董卓将废立之事汇报给太傅袁隗,袁隗同意。袁绍因此弃官逃亡至冀州勃海郡。

汉灵帝先派皇甫嵩,后派张温等讨伐北宫伯玉。

八月三十日,董卓在朝会上提出废立之事,并以霍光事为例,自比田延年(谁反对就立刻处死),满朝文武只有尚书卢植,站出来抗辩,董卓被顶撞得无言以对,气得罢会。

汉灵帝中平四年

后来,董卓还想寻找机会杀害卢植,但被蔡邕、彭伯(或作:彭伯群)劝阻,卢植则弃官逃亡。

朝廷任命何进的弟弟何苗为车骑将军。

九月一日,在崇德前殿,尚书丁宫主持废立仪式,太傅袁隗将刘辩扶下皇座,解除玉玺印绶转交给刘协,然后扶刘协正式登基,是为汉献帝。

汉灵帝中平五年

紧接着,董卓让尚书宣读策文,并弹劾何太后害死董太皇太后的罪责,将其罢免,迁入永安宫。

八月,汉灵帝为防止何进的权力膨胀过快,设置了西园八校尉,任命宦官蹇硕为上军校尉。汉灵帝因为蹇硕身体壮健且很有武略,对他特别亲近信任,任命他为元帅,督察司隶校尉以下百官。

九月三日,何太后被毒杀身亡。董卓不允许朝廷为何太后举办丧礼,而是让刘协到洛阳城内奉常亭,表示哀悼,公卿大臣们穿白衣上朝三天。

汉灵帝有两个儿子,长子是何皇后生的皇子刘辩,次子是王美人生的皇子刘协。群臣请策立太子,汉灵帝认为刘辩轻浮没有威仪,不能做太子,但因何皇后受宠,而且何进又手握大权,因而事情拖了很久不能决定。

九月十二日,朝廷遥封远在幽州的幽州牧兼太尉刘虞为大司马(上公之位),董卓由司空改任太尉,兼领前将军,加节,赐斧钺虎贲,更封郿侯。

汉灵帝中平六年

九月末,董卓联合司徒黄琬、司空杨彪,一同携带鈇锧到朝堂上书,要求为建宁元年(公元168年)九月政变时被诬陷为叛贼的陈蕃、窦武以及次年(公元169年)在“第二次党锢”中,被捕遇害的众多党人平反。刘协准奏,恢复陈蕃等人的爵位,并提拔他们的子孙为官。

汉灵帝病重,将刘协托付给蹇硕。汉灵帝驾崩后,蹇硕领汉灵帝遗诏准备杀死何进拥立刘协为帝,但没有成功。十四岁的皇子刘辩遂得以立为皇帝,即为汉少帝,以何皇后为何太后。何太后临朝听政,封九岁的皇弟刘协为渤海王。后将军袁隗出任太傅,与大将军何进共参录尚书事务。

董卓亲近周毖(周慎之子),伍琼,原大将军府官员何颙、郑泰也成为其幕僚。董卓在幕僚们的建议下,亲近士人,征召名士(如:荀爽、韩融、陈纪)入朝为官,其中,蔡邕成为董卓最信任的幕僚。 同时,董卓又选拔大量名士(如:韩馥、刘岱、孔伷、张咨、孔融、应劭、张邈)担任地方太守等要职,甚至不计前嫌,对厌恶自己而弃官而走的袁绍、王匡、鲍信等人授以太守,以示和解。

何进执掌大权后,杀死蹇硕,接收了蹇硕的军队。

十月三日,董卓趁着何太后遗体下葬的时候,开启文陵(汉灵帝陵墓)时,使人偷取其中珍宝。 董卓仗着军权的威势,放纵士兵在洛阳城内,劫掠富户,搜刮财物,奸淫妇女。

何进还想彻底清除宦党,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何太后,何太后认为宦官曾经帮助过自己,不同意诛杀宦党。何进难以违抗何太后的意愿,而且何太后的母亲舞阳君及何进的弟弟何苗屡次收受宦官的贿赂,知道何进想诛杀宦官,也从中作梗。同时,宦官在宫中有的达数十年之久,封侯贵宠,势力牢固无比,达于朝廷内外。何进新当上大将军,向来敬惮宦官,虽然在外名气很大而其实不能决断,因此,其事久拖不决。

十一月一日,董卓自拜相国,封郿侯,有“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的特权,自此董卓在朝廷中的权势已经如日中天。 董卓又封自己的母亲为“池阳君”,设置令、丞。

何进想威逼何太后,便招并州牧董卓带兵入京,何太后仍然不听。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东汉末年乱世实录,发矫诏诸镇应曹公

上一篇:曹操得陇不望蜀背后的心理分析,导致夏侯渊白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