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莽追刘秀的传说具体讲的是什么,邢台临城白
分类:风俗习惯

白鸽井村,邢台临城县北部的一个古老而美丽的小村庄,分为北白鸽井和南白鸽井。关于这村子名称的由来,一直有着一段跟“王莽赶刘秀”有关的故事。

问题:在北方流传着许多王莽追刘秀的传说。

图片 1图片 2

水乃万物之源,更为生命之需。

传说,在西汉末年,王莽篡权,刘秀被逐出长安,带着少量的侍卫逃往河北。王莽为了赶尽杀绝刘氏宗亲,一路紧紧追赶。刘秀随行的侍卫有的被杀,有的走散。最后,剩下刘秀只身一人,辗转来到临城的一个小村庄,村子里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大沟,三里多长,是多年流水冲刷形成的。这条沟把村子分成南北两部分。沟底是一些小块的平地,有几眼水井。井口有辘轱,当地村民汲水浇园、种菜种粮。

回答:

11月10日晚11点多,河北保定蠡县男孩聪聪被困在井底107个小时之后,救援人员在40多米深的井底发现了他。但不幸的是,聪聪被发现时已停止了呼吸,医务人员确认其死亡。

人类世世代代依山而居,傍水而生。

刘秀跑到村口,不敢进村找人家躲藏,便顺着村中的深沟寻找藏身之处,很快他发现有一眼枯井,蛛网密布,井底坍塌无水,可以藏身。刘秀正准备下井躲藏,忽然井中扑棱棱飞出两只受惊的白鸽。刘秀手扒井沿,脚蹬井壁,慢慢下到井底藏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两只受惊的鸽子又飞了回来,落在井壁一处凹陷的窝里。一对蜘蛛很快在井口重新织上了网。

小时候就听老人们讲过好多刘秀的故事,刘秀因不满王莽的暴政,遂联络其他起义部队,试图推翻王莽“新”朝政权。王莽为了维护“新”朝政权,举重兵对起义军刘秀进行追杀。有关王莽赶刘秀的故事,在项城及周边广为流传,且经久不衰,如“搬倒井”、“八角井”、“饮马池”、“蝼蛄断颈”等传说。

在我国农村还有多少个枯井没有人管,到底谁来管这样的枯井?这样一个农村的安全隐患问题什么时候才能够引发足够的关注?枯井“吃人”的悲剧何时才不会重演?

井水以玉洁之体态流惠万民,用淳淳之甘甜孕育物华。

王莽的追兵随后赶到村里,挨家挨户搜查,张牙舞爪,大呼小叫,弄得村里鸡飞狗跳,村民纷纷四处躲避。追兵搜了半天没结果。官兵又呼啦啦一下拥到那条黄土沟里。这时节正值早春,沟里没有庄稼,到处光秃秃的。只有水井上插轱辘用的石头井架在那里矗立着,官兵们探着头向井下看,井有一丈多深,水清的照见人影,无处藏人。后来又找到了那一眼枯井,有士兵说这里没水,可能藏着人,下去看看!但细看井口结有蜘蛛网,追兵心想,如果有人下去还不把网撞破?这时两只受惊白鸽扑棱棱从井里飞出来,腾空而起,一只向南飞去,一只向北飞去。追兵们说,看来井下边肯定没人!就继续往别处搜查了。

  搬倒井的传说:话说西汉末年,王莽率领大部兵马追赶刘秀至南顿境内,刘秀军人困马乏,口渴难忍,在鬼修城东、包州城北(现东风行政村崔街村北)正遇一井,士兵观看,井深丈余,苦无取水工具。刘秀无奈,遂仰天叹道:“天若助我,就让井口倾斜吧!”于是手扶井台轻轻一搬,井竟然倾斜,井水自井口涓涓流出,刘秀及军士皆顺利饮用。至今,在“白果树”西约数十米处,留有“搬倒井”遗迹。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崔街群众曾用此井水酿酒,名为“搬倒井酒”。

枯井覆盖物被人挪走 多数枯井无人看管

一口井,系着一方人的命,连着几代人的心,记录着一个村子繁荣与衰败。

后来,人们为纪念这眼有白鸽的井救了刘秀,便把村名改为白鸽井村。随着人口的增加,白鸽井村分成了两个村,人们就以村中的大沟为界,鸽子向北飞去的叫北白鸽井村,向南飞去叫南白鸽井村。历史上,白鸽井村出过许多举人、秀才和拔贡。

  八角井的传说:八角井在南顿故城(鬼修城)北高阜上。据传刘秀被王莽兵追逼,无处躲藏,眼前一井,刘秀慌不择路,跳入井中,因刘秀是真命天子,下有蜘蛛网托住。蜘蛛又在上面结网,王莽兵见此井有蜘蛛网覆盖井口,不会藏人,遂退去,刘秀才幸免于难。据原东风行政村支部书记刘成功回忆,幼年伙伴曾经常在此井处玩耍,此井遗迹尚存。?.{.N

图片 3

老家的那口井,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蓄而不溢,被人们尊为神灵,视为村魂,称为福祉,当作命根。

  A

这个直径三十厘米的漆黑井口,犹如一张大嘴,吞噬了男孩聪聪。虽然投入了500多人,160多台挖掘机,107个小时的紧张救援,却无法再现聪聪纯真的笑脸。

记忆中的那口老井,承载着祖祖辈辈们的生产生活的空间,维系着一代代人的信仰,坚守着一代代人品格的塑造,延续着一个村落文化的传承。

  饮马池的传说:饮马池在鬼修城北250米处,现属荣楼行政村,分前池和后池(现为该行政村的两个自然村)。据传,刘秀被王莽追赶行至于前池,马急需饮水,因池内青蛙叫个不停,马受惊吓,不敢饮水,刘秀一声令下,蛙声嘎然而止,使马匹得以饮水,而相邻水池内的青蛙仍叫声不停。至今仍有“前池青蛙不叫、后池青蛙叫”的说法。现前池和后池两个水坑犹在。

“这口枯井多年没有使用,井里面杂物非常多,”保定蓝天救援队队长庞治表示,救援人员到井下时,没有看到孩子的任何迹象,直至将最后一面井壁拆除后,挖掘井下的泥底才找到孩子。

老井•生活空间•生产生活

  蝼蛄断颈的传说:相传,刘秀军马被王莽追赶至南顿境内谷河北,刘秀困倦至极,倒头便睡。这时,王莽军距此只有一公里,情景危急,但刘秀却呼呼大睡,混然不觉。一只硕大的蝼蛄爬在刘秀脸上,试图弄醒刘秀;刘秀一把抓住蝼蛄,从颈部掐断。这时刘秀听到喧闹及马蹄声,方知是蝼蛄救他,遂拿一根草棍分别插入蝼蛄身、首处,致使蝼蛄成活,并立即组织人马上路,躲过一劫。

枯井从何而来?根据蠡县县委发布的情况通报称:聪聪坠落的枯井建于上世纪90年代末,由中孟尝村几家村民合资而建,成为枯井后曾在井口放置有覆盖物,但不知何时被人挪走。

图片 4

  现蝼蛄颈内部有一硬结,传说为刘秀为救蝼蛄所插的草棍。回答:

图片 5

在儿时记忆里,总能想起这样一幅画面:村头的老树下,古井旁,汲完水的父亲,挑着装满水的木桶,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向家归去.......

首先说这个说法不正确,是王郎追的刘秀,本人为博陵人,对这个有些了解,更元23年,刘秀的失败路线是今正定(真定),藁城,深泽,安平(博陵),饶阳,深州,然后一直南下,其中在今安平县彪冢村,是刘秀的老丞相杨彪的坟,所以叫彪冢。在博陵有一庙宇,曰:圣姑庙,其庙的庙门就在洛阳,是刘秀为感激博陵圣姑修建的。还有就是大家都知道有一个词语叫 披荆斩棘。词语就是刘秀为感激大将冯异为保刘秀在博陵滹沱河河边顺利逃亡时,在洛阳时说的。

有河北媒体调查显示,当地农村枯井很多,但并没有具体部门统计数量。在河北几乎每个村都有废弃的枯井,除多数填埋外,未填埋的枯井大多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枯井变陷阱,根子在没人管。”有媒体这样评论。

图片 6

回答:

就在聪聪被找到的当晚,蠡县政府表示,将会对全县类似枯井进行排查,避免发生此类悲剧。

每个人记忆里都有一口老井,或是在院子里,或是在村口,或是在是在街角,或是在闹市之中,它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角角落落。

小时候经常听大人们说王莽撵刘秀故事太多了,第一吃麦仁的故事,第二封椿树的故事,第三扳倒井的故事,第四搬到山的故事,第五封小枣树圪针弯的故事,第六封喜鹊夏天不喝水冬天不卧窝的故事,第七封骡子不下驹的故事,第八封马不卧着睡,而前蹄抬着的故事,第九封桑葚的故事,第十最后死后埋到黄河里,黄河滚了300米。等等……

打井“赚补贴” 井越打越深

图片 7

回答:

央视记者调查时发现,农村的很多枯井是没有遮盖的,它们全部裸露在田间地头。这么多的枯井裸露在外面,到底应该由谁来管?这个问题到底应该从哪开始解决?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教授接受了央视采访时指出了问题的根源。

自古以来,井与我们的生产生活空间密切相关的。井是生产生活的水源地,在古代,有井存在的地方,必然有人在此生活居住,也必然有人在此耕作生产,毕竟在那个年代,打一口井,是非常昂贵的,所以在某一段时间,井是生活富裕的代表。井不仅解决了人们日常生活需求,还与生产空间密不可分。在古代,农业、工业、畜牧业的发展都离不开井,井在传统的乡村自然经济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陕西渭南市华州区沿秦岭一带有多处关于刘秀的传说,其中最著名的有少华山景区里的潜龙寺,有刘秀手植柏树,山下有刘秀洞,传说刘秀曾藏于此。另外还有马峪里的马泉,传说是刘秀的马蹄子刨的泉水。

图片 8

老井•公共空间•村民交流

回答:

主持人:为什么田间地头会有这么多的枯井?它们是从哪来的,谁打的?

图片 9

王莽赶刘秀夲就是民间传说,史则不然。刘千兄弟报赤眉军,自刘縯死于内讧后刘秀始露头角,时赤眉军众将拥立刘玄号为更始帝,刘秀奉更始令去攻略河北诸地,有功业受封萧王,后自个登坛受位,扫平诸方势力成大一统。其中王莽早己在刘秀平河北之前己遭乱刀了。

郑风田:一开始,我们国家的打井,尤其是缺水的华北地区,都是农民自己打。后来为了改善中低产田,政府给不少补贴,所以井越打越深。尤其华北,因为整个土地呈现漏斗状,需求超过供给,比如打了一口井深50米,可能用两三年,井就没水了,只能越打越深。

公共空间是村落肌理中极其重要的部分,功能复合,意义多元,往往比较随意灵活,也比较具有开放性与兼容性,如生产晾晒的场坝、村口的那口老井等。老井在有的时候,也扮演着文化娱乐、信息交流的空间功能。

回答:

另外村里边原来井比较浅,后来有了补贴,打一口更深的井,原来的浅井可能就没水了,这些没水的井就变成枯井。

图片 10

在河北吴桥有一个村子。相传王莽追刘秀,到了此地有一爷孙在此开茶水店,追刘秀到此地后,刘秀栓马喝水。追兵见到马后开始搜寻刘秀。刘秀着急逃命。没带上马。此村改名忘马店。现在改名王马店。此村现在有古槐。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郑风田指出,各级政府会负责涉农补贴,但因为改善中低产田的需要,尤其是华北地区,中央政府也会给不少。华北基本上地表水很少,打井就是为了让农田从没有水灌溉,变成有水灌溉,井也越打越深。

老井的清晨总是格外忙碌的,三两个妇女在井旁汲水、浣衣,孩子们在一旁嬉笑玩闹,偶尔还有几只不怕生的鸟雀在井边轻啄。忙了一天的人们,傍晚都会聚在敬拜你谈谈天,拉拉家常,也会说说鬼故事,小孩们却一起跳房子、捉迷藏。小小的井台便成为村民们生活交际的人生大舞台,祖祖辈辈在这里上演着一幕幕的生活大剧。

“最近一些地方,村里面打的几个井基本上没用。没用的原因可能是没有配套措施:井必须要有电,如果没有电,井打得好好的就废弃了。”郑风田表示,有的井刚打了几年,基本上一直没用,这样的事不少。

老井•信仰空间•故事传说

郑风田称,打井的费用很高,会有专项补贴。如果要打口一二百米深的井,应该需要很高的费用。井打得越深,补贴也会越高。

图片 11

图片 12

老井,总能牵出一些回味悠长的点滴情节故事,或是一些古老的传说,或是衍生一些无形无象的鬼怪故事,让人生出敬畏之心。

主持人:这变成了一个利益的问题。打井有钱,填井有没有钱?

图片 13

郑风田: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关注。有补贴去打井,但并没有补贴去填回废弃的井。在填井过程中需要的水泥、石子、土壤、机动车运输等,都要不少费用。如果让农民在用完井之后去承担这一部分费用,没有人愿意。一般井废了之后,就扔在那,不会有人管。

老井是历史传说的载体,塑造了人们的信仰。本平台中推出的第三期登封游学考察时的提到的搬倒井村,村头有一口古井,名为“扳倒井”,相传西汉末年,王莽与刘秀在登封大战,大军过唐庄,在嵩山前扎营住宿。刘秀号令大军:“马不踏田,人不入户。”士兵在扳倒井村头住宿。大热天,将士们围着一口石井打水喝。石井很小,将士们围了个水泄不通,挤挤挨挨都想喝水。这时正好八仙由西土东游涝山,途经义军帐前。铁拐李化一老翁拄杖下凡,拨开人群,用木杖将石井一推,石井遂歪斜出水,将士们大乐而饮之。刘秀听说这件事之后,非常高兴,对将士们说:“天助我也!汉业必成。”刘秀亲自到石井旁边看了看,并命令立碑修庙记之,扳倒井村亦随之而生。

枯井究竟该谁管?多部门踢皮球

图片 14

枯井究竟应该怎么样解决呢?有媒体在试图寻找“河北枯井究竟由哪个部门来管”这个问题的答案时,竟然是找不到答案。

老井被人们尊为神灵,视为村魂。在一些地方,每逢大年初一的早上,村民在家中祭祀完天地,必定要领着儿孙男丁,捧着纸香鞭炮,端着新出锅的饺子,来到井台,俯地跪拜,祭祀井神。这时的老井,如同忙碌了一年而得到片刻歇息的老人,缓缓地从井口吐出缕缕热气,静静地倾听着人们的祈祷,安详地享受着人们的祭品,惬意地接纳着人们的虔诚,默默地承诺着人们的需求。

图片 15

老井•道德空间•秩序规范

“从政策上没有明确由水利部门管,井的所有权是谁,谁来管,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河北省水利厅

图片 16

“枯井不归我们管”。——河北省农业厅

每一口井都有一个源头,那源头我们不能亲见,只见汩汩的泉眼,常年累月,经年不息,滋养一方水土一方人。其实一口井水喝久了也会有感情,那感情也如井底的泉眼般慢慢流淌出来,于是,自然而然的,人们就会对老井进行保护。

“我们的管理,没有涉及到枯井方面,建议你们问问农业和水利部门。”——河北省住建厅

图片 17

既然没有明确的部门表示谁应该对枯井负有管理责任,那么在现实中,对于枯井掩埋,封存或警示的工作,应该由谁来做呢?而接受采访的一个镇干部表示,政府没有这项开支。

在有的村子,老井是要维修保养的,通常放在春秋两季,谓之“淘井”。淘井之前,先发告示,让村民提前备水,同时昭示村民捐钱捐物,用于淘井。村民视井如神,慷慨解囊,有的捐钱,有的献物,有的送酒,有的管饭,最穷得人家也要送来几个鸡蛋。淘井通常由村内十几个青壮汉子完成,先把井水淘干,再清理淤泥杂物,接着畅通喷泉涌眼,然后才是维修井壁。每次淘井都会从井内淘出许多首饰烟袋和随身物件,淘井人就会将这些东西清洗干净摆放在井台上,等村民来认领。淘井结束,焚香烧纸,鸣鞭磕头,敬请井神。

未来确认枯井负责方是关键

图片 18

“大家过去都是忙着去打井,打井有各种各样的补贴。但一旦出事,大家都认为跟自己没关系。水井都有一个时间,应该谁打的井就由谁终身负责、或谁使用这口井就由谁负责。”郑风田指出,如果类似这样的法律法规,未来能够通过这次教训制定出来,会是一件大好事。

在去巴东考察的时候,在牛洞坪村中,有口老井,村民们为了保护这口老井,在井边的石壁上写着《村民公约》:“公共饮水,受益全村,精诚爱护,福寿永昌”。虽然字迹已经很模糊了,但村民们都不约而同的遵守着这个不成俗的规定。老井,孕育出了一种行为准则,造就了道德规范的形成。

图片 19

主持人:现在应该由什么样的部门、用什么样的方法来管枯井呢?

郑风田:应该由多种渠道管理。比如NGO组织实际上可以做排查或是一些公益性的工作。此外,农田管理部门、水利部门,或是村集体都可以来做。因为现在没有指定,实际上每个部门做都可以。

郑风田认为,规章对于枯井的管理也很重要,而规章最重要的是,要把谁对枯井负责搞清楚。从井开打之际,就要确认这口井的负责方。

解决公共安全隐患:城市安全体系覆盖农村

自2015年至今,根据各地媒体公开报道统计,意外坠井事件达到29起,31名坠井者,近8成是儿童,近4成生命最终未能被挽救。

图片 20

针对枯井“吃人”问题,除了加强管理之外,根本的解决之道还在于城乡公共服务的一体化。郑风田表示,解决中国公共安全隐患问题,最核心还是应该把城乡原来的二元结构变成城乡全覆盖,把城市的安全体系覆盖到农村,这样一来农村的安全隐患问题也就有望得到解决。

新闻多看点

NEWS MORE

河北开始排查填埋枯井

针对枯井“吃人”的问题,河北省政府日前召开专门会议并发出紧急通知,就相关工作作出具体部署,要求开展全面排查,以村为单位,对现有取水井逐地块 开展拉网式排查,不留死角和盲区,确保一井不漏。对废弃和存在隐患的取水井,要摸清底数,登记造册,建立台账,于今年11月底前完成排查工作。按照安全第 一、分类处置的原则,尽快组织对废弃和存在隐患的取水井采取填埋、封存或防护等措施。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王莽追刘秀的传说具体讲的是什么,邢台临城白

上一篇:开启东汉外戚掌权时代的皇帝,邢台平乡田禾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