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设计始末,拆除损失2亿曾换过三个名字
分类:风俗习惯

原标题:兰州有座桥之前被废弃13年 拆除损失2亿曾换过三个名字

九曲飞虹畅南北一城山水半城桥

历经两年的艰苦施工后,在中立桥原址上建设的金雁黄河大桥终于传来即将竣工的消息。随着近年来黄河北地区的快速发展,这座连接城关中心区、雁滩组团和盐场片区、九州片区的跨河大桥,对于沟通南北,缓解城关黄河大桥、雁滩黄河大桥的交通压力,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然而,受资金等因素制约,金雁大桥通过高架直通平凉路的原始设计方案,最终被修改为与南滨河东路平交。但桥面高、路面低的现状,让金雁大桥与南滨河东路只能以较大的坡度相连,而大桥通车后桥头势必要安装红绿灯,届时,这里的交通如何疏导,雨雪天气湿滑的路面是否会威胁交通安全,引人关注…… “铺油作业大概3天就可以完成,听说最近就要举行通车仪式。” 11月9日,兰州迎来今冬的又一次降温,空气清冷而干燥,入冬后的黄河也早没了汛期时咆哮而过的野性,安静地一路东逝。 在甘肃国际会展中心西侧,开建已逾2年的金雁大桥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工人们忙碌的身影随处可见。600多米长、近20米宽的桥面上,大半已被刷上一层淡淡的防水胶,没有刷到的地方,工人们正忙着用清水冲洗桥面。在大桥主车道与人行道的隔离带上,几名工人一边听着手机播放的音乐一边安装护栏,焊条接触到钢材后发出刺眼的亮光,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不绝于耳。 “整个桥面防水胶的涂刷今天就能完成,接下来就得赶紧铺沥青了。”一位在现场指挥施工的工程师告诉记者,自7月1日主拱合龙后,大桥施工进展一度缓慢,但进入10月份后,随着建设资金紧张的状况得到缓解,金雁大桥的建设进度陡然加快。“铺油作业大概3天就可以完成,听说最近就要举行通车仪式。” 而在大桥南侧,一台轰鸣的大型挖掘机将桥头路面的混凝土连片揭起。“金雁大桥的南侧将与南滨河东路平交,但是桥面本身要比南滨河东路高出不少,因此要对桥头旧有路面拆除重铺。”现场施工人员说。 11月12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金雁黄河大桥施工现场时,桥面的铺油作业已经进行过半,施工人员正在对大桥南侧桥头30多米长的路面进行铺油作业。负责铺油的甘肃建投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桥主桥面东半幅路面的两层沥青已经铺设完毕,西半幅路面也已铺设了一层粗油,即将进行细油铺设。 近日,记者再度走访金雁大桥建设现场看到,整个大桥主桥面的铺油作业已经完成,宽阔的桥面显得十分平整,新铺的沥青泛着黑光。不过,由于桥面高、路面低,平接南滨河东路后,金雁大桥南侧桥头存在较大的坡度。一位施工人员告诉记者,金雁大桥南侧桥面要比南滨河东路高出1米多,平交后南桥头的坡度接近15度。“这可能会是一个安全隐患,一旦降雪造成路面湿滑,这么陡的坡度很可能会造成安全事故,最近听说市政部门要将南滨河东路抬升1.3米,来解决这一问题。” “金雁大桥是连接城关中心区、雁滩组团和盐场片区、九州片区的跨河大桥。” 说起金雁大桥,大多数的兰州人会情不自禁地想到已被拆除的“废桥”——中立桥。 北接中心滩、南连鸭嘴滩的中立桥,是兰州市第一座由民营企业全资建设的跨河大桥。1996年,在得到当时的省计委的批准后,甘肃中立经贸集团有限公司在河北地区的中心滩建设一个集办公、商住、居家、休闲多功能为一体的小区——“兰天园”,同时投资1500万元修建中立桥,作为“兰天园”项目的配套桥梁。彼时的中心滩地区还未得到大规模开发,北滨河东路也尚未建设,因此对于“兰天园”这一项目来说,作为企业自用桥的中立桥显得格外重要。 同年10月,中立桥正式开建,次年11月,大桥主体结构完工。然而正是在主体完工之后,中立桥却因资金短缺而一直停工。同时,规模宏大的“兰天园”项目也一直未破土动工,直到2000年8月,由于土地长时间闲置,兰州市政府依法收回了这一地块,迟迟不能建成通车的中立桥也几乎被判了“死刑”。此后的中立桥在很长时间里“沦落”成为马路市场,但更引起市民关注的是这座“废桥”上频频发生的坠桥事故。而关于这座“废桥”的存留,多年来一直饱受关注和争议。 2005年10月,兰州市相关部门邀请桥梁专家对中立桥进行检测和数据分析,结论是中立桥存在严重安全隐患,建议对桥梁进行安全加固。此后市政府多次发布中立桥或加固、或维修施工、或收尾通车的施工方案,但一直未付诸实施。 直到2010年4月,瘫痪在黄河上13年的中立桥终于等来了“死刑判决书”。兰州市政工程管理处发布公告称,中立桥拆除工程筹建工作基本就绪,已具备公开招标条件。 当年4月底,市建设局发布《关于向广大市民征集新建黄河大桥桥型方案投票的公告》,对中立桥拆除后原址上新建一座综合大桥的三种设计方案面向全社会征集意见。同年5月14日,兰州市政府新闻办发布新闻,5月15日起,闲置了13年的中立桥将被正式拆除。同年7月,中立桥被彻底拆除。 2010年9月29日,兰州市新建的三座跨河大桥——深安大桥、元通大桥、金雁大桥同日奠基,开创了兰州乃至黄河建桥史上的新纪元。同年11月1日,建设方中铁十局正式进入中心滩工地,金雁大桥的建设拉开帷幕。 如今,两年多时间悄然过去,在中立桥原址上重建的金雁大桥,于今年7月1日完成主拱合龙,11月初主桥面钢箱梁吊装完成,目前正在进行铺油等收尾工作。金雁大桥业主方兰州城投公司有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目前大桥已进入桥面铺油作业,按照计划市政府将于11月底前举行通车仪式。 金雁大桥项目总工程师焦国华在接受采访时也证实这一说法。据焦国华介绍,状如彩带的金雁大桥是一座全钢结构的桥梁,“主桥箱梁为全钢结构,没有任何混凝土,整座大桥几乎全部都是空中作业,施工难度很大。大桥桥面及人行阶梯整体完工后,将进行工地围堰的拆除,最快12月底就可以全部拆除。” “非常不容易。”说起金雁大桥的建设进展,城投公司相关负责人感慨颇多。据其介绍,如同大多数兰州市政工程,金雁大桥建设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资金短缺问题。“整个兰州市每年可投入城建的资金不足10亿元,其中绝大部分由城投公司担负。”据记者了解,由于缺少经营实体,加上近两年来信贷政策骤然收紧,城投公司的融资难度加大。 “金雁大桥是连接城关中心区、雁滩组团和盐场片区、九州片区的跨河大桥。”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中立桥建设时中心滩地区还比较荒凉,近年来随着黄河北地区的迅速发展,加上城区机动车数量的激增,南北滨河路的交通压力越来越大,在这一背景下,金雁大桥的建成对于沟通南北、完善城市路网结构、缓解南北滨河路乃至城关黄河大桥、雁滩黄河大桥的交通压力有着巨大的作用。 “今年7月中旬有关人员就对改造方案进行论证,以解决平沙落雁交叉口交通拥堵问题。” 尽管城投公司多方筹措资金,以确保金雁大桥的工程进度,但记者了解,整个大桥的建设资金仍然缺口较多。“实际上还有3000多万元的工程款尚未到位。”一位熟知兰州市政建设的业内人士说。 这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上海市政规划设计研究院对金雁大桥的最初设计方案是,桥南采用高架桥的形式直通平凉路,同时通过匝道将大桥与南滨河东路、读者大道衔接起来,“最终因为资金问题这一方案被修改,大桥南侧也采取了平交。”他同时告诉记者,金雁大桥开建后,相关部门已经意识到了桥南平交带来的问题,“今年7月中旬规划局就已经邀请相关专家学者和城建、交警部门人员对平沙落雁区域的改造方案进行论证,这个方案主要通过在南滨河路设置高架桥与金雁大桥南引桥形成立交,同时在读者大道设置单向地下通道及交通渠化措施,解决平沙落雁交叉口交通拥堵问题。” “如果金雁大桥能在南北两侧都采用高架形式,北侧与盐场路衔接,南侧与平凉路对接,几乎是一个完美的方案。”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城市规划专家表示,金雁大桥北侧桥头空间广阔,未来交通组织的回旋余地较大,但南侧与只有四车道的南滨河东路平交,大桥建成后需要在此安装红绿灯,这势必会形成新的堵点。“另一方面,桥面高、路面低,平交后桥头十几米的坡度较大,一旦遇上雨雪天气路面湿滑,在这么陡的坡度上,车辆遇上红灯如果刹车不及时,追尾事故极易发生。” “对于兰州这样一个狭长的河谷城市来说,跨河大桥几乎可以说是城市的生命线。”兰州交通大学一位交通专家认为,从兰州的现状和发展速度来看,至少需要20座跨河大桥才能满足南北沟通的需要。“南北滨河路本来是城市快速路,但因为车辆越来越多,跨河大桥数量不足,特别是很多大桥普遍采用平交道口,这给滨河路的通行能力造成巨大影响,经常造成桥上排队、桥下堵车的情况。” “对兰州来说,拥堵的交通状况决定了跨河大桥采用双向立交是必然方向。”这位专家说。

兰州晨报(记者 师向东 石玉龙)12月29日,备受瞩目的兰州金雁黄河大桥正式通车。金雁大桥南起南滨河路,紧邻体育公园、敦煌研究院,跨越黄河、B403号路与北滨河路平交,大桥北侧紧连甘肃国际会展中心、甘肃大剧院以及太阳能中心,是连接城关 中心区、雁滩组团区与盐场分区、九州片区的重要桥梁。 12月29日傍晚,记者驱车通过金雁大桥看到,这座全长655.4米的大桥,桥面为双向四车道,桥面总宽度28米,两侧为人行和非机动车道,特别是跨度达138米的主拱,让整座大桥看上去形似飘带。不过美中不足的是,目前桥上的路灯等亮化设施还未启用,使得大桥的造型之美在夜间无法体现。记者驾车体验后发现,金雁黄河大桥正式通车后,从中心滩地区进入南滨河路的时间大大缩短,比原来经城关黄河大桥或雁滩黄河大桥要至少缩短十几分钟。 据金雁黄河大桥建设项目部总工程师焦国华介绍,今年11月1日金雁大桥主桥正式合龙,11月中旬大桥桥面沥青铺设完成。此后,随着气温不断下降,包括引桥、人行天桥等收尾土建作业年内将不再进行。 为确保大桥年内通车,项目部开始对大桥南北两侧的两座辅助铁塔进行拆除,近日拆除作业全部完成后,大桥完全具备通车条件,待明春天气转暖后,将继续进行人行天桥及南北引道的建设,以及施工围堰的拆除。 据悉,金雁大桥是兰州市第一座中承式钢箱系杆拱桥,其中主桥长230米,南引桥为3×30米现浇连续梁,北引桥为3×40米现浇连续梁,引道长215.4米,大桥于2010年9月29日奠基。

众所周知,被黄河穿城而过的兰州是一个多桥的城市,桥梁之于兰州,是重要的交通连接线,也是打通黄河南北岸的唯一要道,而在兰州的众多桥中,在城关区有一座桥曾经却被废弃长达13年之久。

图片 1

图片 2兰州金雁黄河大桥

金雁黄河大桥

这座桥现在叫做金雁大桥,而在此之前,这座桥还曾有过两个名字,一个叫做兰州中立黄河大桥,另一个叫做兰州市中心滩黄河大桥。

图片 3

图片 4兰州中立黄河大桥

深安黄河大桥

兰州中立黄河桥规划始于1996年,最初的规划是悬索桥,选址地段佳,周边风景也好,但在后来13年的时间中,这座桥在一直都没有通车。

图片 5

13年后(2009年),这座桥的修整开始提上日程,当时对于这座桥来说,往后的命运将分为两条路,一是完全拆除,而是保留改造。

银滩黄河大桥

图片 6兰州金雁黄河大桥合龙

桥梁篇

一年之后,兰州中立桥拆除方案确定,并于当年5月份开始桥梁的钢结构拆除工作,最后这座桥完全消失在了兰州人的视野中,取而代之的是新规划的一座大桥。

黄河浩荡,滔滔东去流不尽。金城巍然,座座飞虹南北畅。

然而仅就拆除中立桥,兰州市就需要花费400万元的拆除费,同时拟新建的黄河大桥需投资1.5亿到1.9亿元,这样一拆一建,兰州市就要为此付出2亿多元的代价。

奔腾的河水穿过兰州豪迈东去,哺育了华夏文明的“母亲河”一如继往地滋润着沿途的每一个角落。沧桑厚重、热烈奔放、九曲不回、波澜壮阔,这是黄河的性格。而这样的性格,在我们这个河谷城市的成长中,也十分清晰地留下了烙印。环境的“血脉传承”,让兰州人拥有了朴实、倔强、热情、豪爽的地域特征。黄河之于兰州人,不仅是“母亲”,还是最重要的“动脉”。兰州人爱黄河,与黄河有联系的一切,都力求尽善尽美,比如滨河路,比如水车,还比如——桥。

图片 7兰州金雁黄河大桥

作为唯一一个被黄河穿过中心城区的城市,我们每一天,只要出门就几乎都要与桥梁“邂逅”。黄河兰州段的跨河桥梁目前已超过20余座,仅从中心城区来看,中山桥向东不远处就是元通黄河大桥,向西约4站路就是小西湖黄河大桥……

如今已经很难听到兰州中立黄河大桥这个名字,这个位置已是金雁黄河大桥横跨黄河两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改革开放40年,黄河上的桥梁逐渐增多,不仅沟通南北,更有力地带动了兰州的整体发展。

责任编辑:

交通之桥:世纪伊始是桥梁建设的“黄金年代”

翻开历史档案,黄河之桥的宽度变化,恰好从侧面反映了兰州的发展之变。据《兰州市志·城建综合志·规划建设》记载:七里河黄河大桥,1956年-1958年修建,桥面宽18.4米;城关黄河大桥,原名“兰州黄河大桥”,1975年开始设计,1979年竣工,桥面宽21米;1981年后,兰州开始考虑大桥立体开发;1986至1988年,兰州首座立交桥——东岗立交桥建设;到20世纪90年代,兰州市委、市政府进一步加大对旧城改造和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视程度,桥梁建设有了新发展,1991至1998年,市区新建、改建和扩建桥梁21座;2001年,银滩黄河大桥竣工通车,桥面宽25.5米。

2001至2004年,兰州进入集中建桥发展的“黄金年代”。原兰州市市政工程研究所总工程师、教授级高工李龙生回忆说,那几年,他和其他专家被抽调至兰州市建委(现兰州市城乡建设局),组成了“三桥总监办”——这个临时的“专家班子”,负责3座在建大桥的日常建设监管(“三桥”即雁滩黄河大桥、小西湖黄河大桥、新城黄河大桥)。“雁滩黄河大桥设计建设的桥面宽度达到了31米,应该是当时黄河兰州段桥面最宽的大桥;小西湖黄河大桥原本设计了完整的立交匝道,不过因为拆迁等原因没有完全按原计划实施,但也是当时投资最多、规模最大、科技含量最高的一座黄河大桥,是全国第二座矮塔斜拉桥。”

说起当年的大桥两岸,李龙生还记忆犹新。“雁滩黄河大桥没建成时,雁滩地区只能算是兰州城的偏远地带,大部分地方都是菜地果园,只有一个新港城A区的商品房项目,1000多元/平方米的房价都被人嫌弃,觉得这交通不方便。但随着大桥的落成通车,南北滨河路继续向东延伸,不仅让雁滩片区成了高楼林立的住宅区,盐场片区也逐渐有了会展中心、五星级酒店、大剧院、规划展览馆等,加上之后建设的金雁大桥,沟通了滨河南岸的水车博览园、兰州音乐厅,这一带如今成了兰州人的文化高地。可以说,兰州城的向东扩展和雁滩黄河大桥的建成通车有很大关系。”另外,随着小西湖桥的建设开通,中山桥东西两侧都有了“快捷通道”,所以在2004年,历经百年风雨沧桑的中山铁桥终于卸下渡河重负,开始禁止车辆通行,改作步行景观桥。

经济之桥:民间资本进入桥梁建设领域

改革开放40年,变化的不止是大河奔腾之上的跨河之桥,还有城市繁华之上的人行天桥。你知道吗,兰州市第一座专门供行人过街的天桥,是1989年建设完成的三爱堂人行天桥。到了1999至2000年,在政府投资建设桥梁的同时,兰州敞开了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大门,采取“谁投资、谁建设、谁管理、谁受益”的原则,广泛动员企业或桥位处的周边单位投资建设。2000年,武汉市政工程总公司投资200万元,建成小西湖人行过街天桥;兰州工贸集团公司、甘肃省送变电公司、黄金大厦、建兰路市场和建兰饭店等筹资450万元,建成建兰路十字环形人行过街天桥等……截至2000年底,市区建成各类桥梁桥梁153座,市区跨黄河桥10座,黄河兰州段成为黄河上桥梁密度最大的河段之一。

兰州人魏梅还记得曾经西站十字人行天桥的繁华。“马路北边是西太华商厦,南边是黄金大厦,那是20世纪90年代我们最常逛的商场,后来天桥两边又逐渐开了国美、苏宁电器卖场,还有最火的饭馆、KTV,都聚集在桥两边。那时候西太华商厦附近的人行天桥可以直接通到商场二楼,刚开始我们都觉得挺新奇。后来因为地铁建设,暂时拆除了西站十字的几座天桥,真是觉得过马路不方便了。”

民间资本进入桥梁建设领域,不止促进了兰州的商业发展,也改变了兰州人的居住格局。曾经,“出城一丈,就是乡棒”,但现在,“城里人”的范围随着桥的兴建而扩大。2016年,碧桂园集团投资兴建的雁白黄河大桥提前贯通,从此青白石到城中心不再是那么遥远,桥上行车,5分钟即可到达雁滩,15分钟进入市中心;2017年,元森地产设计建造的元通黄河桥建成通车,从此黄河北的“旧城”庙滩子、九州和黄河南的“城心心”有了“快速通道”,也减轻了城关黄河大桥的交通压力。

人文之桥:“一桥一景”靓丽金城

从1935年甘肃平市官钱局发放的伍角钱币,到1974年的伍市两甘肃省粮票;从兰州卷烟厂出品的“黄河桥”牌香烟,到兰州日用化工厂出产的“黄河”牌牙膏;从金城大剧院的入场券、白塔山公园的门票到兰州火车站的站台票、公交集团的公交车票……黄河铁桥的身影,不止在兰州人的脑海,也印刻在兰州人的身边之物上,而和黄河铁桥的双曝光合影照,几乎是每个兰州80后的童年掠影。2017年盛夏,宝鸡人张旗第一次走进白塔山脚下的兰州黄河桥梁博物馆,被一组组老照片、收藏品吸引、震撼,“黄河铁桥真是一座人文之桥!”

做好桥文章,是近年来兰州在旅游发展、人文经济上提出的新目标。黄河桥梁博物馆能看到百年中山桥的沧桑历史,夜游黄河则能让人领略现代黄河大桥的妩媚多姿。2018年7月,4座跨河桥梁(中山桥、城关黄河大桥、金雁黄河大桥、雁滩黄河大桥)亮灯,初步完成了白塔山及主要跨河桥梁亮化美化工程。市城乡建设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黄河风情线景观亮化提升工程总体方案涉及了西起小西湖立交桥东至雁滩黄河大桥长约8公里的范围,先行启动的示范段工程,主要由黄河风情线核心段的3片区(金城古建片区、现代会展片区、风情民俗片区)和4座跨河桥梁(中山桥、城关黄河大桥、金雁黄河大桥、雁滩黄河大桥)组成,合计约46个节点工程。

除了亮化工程的“锦上添花”,兰州还努力在设计之初就做到“一桥一景”。早在2007年8月,兰州市面向全国设计招标深安大桥方案,最终由上海市政设计院设计的“蝶形”拱桥通过专家评审,“深安蝶舞”曾多次见诸报端。深安大桥成为兰州首座全互通全立交景观桥,不仅一桥连通安宁、七里河、西固三区,而且磅礴大气的造型也不断引得城市摄影爱好者的青睐。兰州的黄河之桥,从最初的军事要塞、民生所需,到现在的旅游经济、人文景观,不但凝结为一代代兰州人的城市记忆,也成为黄河风情线上靓丽的城市名片。兰州晚报全媒体记者赵文瑞/文首席记者马军/图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的设计始末,拆除损失2亿曾换过三个名字

上一篇:安庆餐桌礼仪,快来点击收听吧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